青笺社诗稿第三十三话

秋书


从我身上

摘取苹果掰断玉米挖出土豆……

在这个星球

在一束野花点亮的房子里

我们聊着云雀,荆槐,笑话何首乌的根

子夜的桂花树上,露水

有凉凉的甜香气

你的嘴唇上有月光

我喜爱这月光

如大雪灌满我的身体



番外篇:

年终


记住这个日子

等待下一个日子

在年终的时候

发现我在日子的森林里穿梭


我站在忧愁的山顶

正为应景而错

短小的雨季正飘来气息

沉着而愉快地

在世俗的领地飞翔


一生中我难免

点燃一盏孤灯

照亮心中那些字

在雾中升腾,被阳光熔化

仿佛黑木的梳子,燃妆台

吞吐蓝幽幽的火舌


到正午,空气也充满奇迹

牺牲的激情再度君临

无边的山谷、广场,那时

诗产生,传播瘟疫


皇帝哥哥,孩子们鞭打的

陀螺,为言辞的确切受苦

在他的脸上,我读出了

今天可怕的事实


因为流去的水,会流回来

逝去的灵魂,会再回转

花瓶会破裂,在黄昏

在一千四百年后



沈夜骁:

秋中城市


秋风的问候没有尺度

如同旧友重逢

橘子林从硕果累累到硕果仅存

而黄昏趁我们打盹时吃了太多


从百货书店旁的啤酒屋离开

滨江公园里晒满了迟暮的周末

我难以习惯在角落里给远方写着断断续续的短讯

直到周围已是灯火通明


月亮一成不变地泡在江里

港口试图偷偷吞咽着什么

只是临近渡口的夜市太浓稠

而叫卖声才刚刚出炉


霜雾渲染一座城需要多久?

乌鸦飞过了整个清秋


番外:诗人所获得的所有命运,都来自自己的延时记忆。



青云子:

秋声


那大提琴在走着神

没看见琴手的脸

像鸟叫声走丢淡黄的矮树林

植物的名称纷纷掉落

植物园里俯拾皆是空的名称牌


让人想到这里是另一层天空

(让人后怕,这里没有什么能留住什么

甚至白云也留不住白色)

天空

天空需要

天空需要一个旁观者的孤独

做什么?


这里的东西都是装饰性的

主人不在家(或者

一整个下午在某个房间里)

落叶落到门前

灰尘落到叶上

一个季节落到灰尘上

压出叶子的脉络

像一些随机的往事泛上一个人的脸

让他的面无表情更加棱角分明


叶子落下来

就有叶子的空白在升上去

我们送走比死亡更安静的

像琴声和琴手

一生不停地送走彼此


番外:艰难的旋转开始后,一首诗甚至可以比时间还快。



涩萝蔓:

乌有

——和《秋书》


那也许是最好的时刻,一剂乌有。

就花去一个冬天

——这众多冬天中的一个

沉在荒野雪屋中,让火取出木头身上的木头

正如从你身上取出苹果,玉米,和土豆


我亦尝试掠过云雀、荆槐,若足够小心

便仍有余情笑话何首乌的根

在木桌旁,使昏黄的灯也感到返潮的是

你在暗中用力,试图擦燃自己宁静的额头

就像桂花亦毕生耽搁于一道暗中的力

而坠入了秋


是怎样一种缓慢。当甜香缓慢成一抹私意

当你遇到的露水已秋凉

我所寻觅的,永是一片乌有

是你的嘴唇凋谢了所有词语

而仅凭月光才能抵达的地方

Ps:过于繁复的表达像是打印出错的众多乱码将密码缠裹住了,我已经尽量擦除那些多余,但它仍旧没能成为一组精确的密码。《秋书》再次以它干净的语言说明一个字有时比十个字能去得更远,这也是一道密码,我仍在寻找。


番外:森林是茂密的,具体到每颗树却是一截笔直的短暂。今天要人全权负责今天,又总有一抹隐秘的什么,暗流似的,使人没入整片森林。什么还会再回转?什么一到黄昏就破裂?常常,至为美好而伟大的事情,只是一种危险的病症。



老鹿:

我的秋天


悬停在素色油纸伞上空的

敌军飞船,我不会向它透露半点

关于时令的秘密。福宁花园里的猫

正滚动着落日,将我驱逐出九月的抽屉


我驾驶着小夜莺,像提着一盏

吊灯,攀登被黑夜勒紧的柿子树影

在那里,我的父亲,一个新晋为老人

的恒星,被误认为树枝。每当这时


他身上就结满金灿灿红彤彤的果实

整个十月,他都在树上随风飘摇

出季节的景深。他身体的边境线确实

像极了秋天。而在幽暗的深处,有一只


蝴蝶正转动温柔的弧形刀片,将我

赖以生存的星球削得鲜嫩多汁。我不会

告诉酣睡的敌人这持续地转动里蕴藏着的

多重韵律。父亲,还在树上,怀疑着一切


都已被虚无瞄准;我还在用结绳记事

誓死抵抗着柿子们念珠般的侵袭

它们在晨光熹微中,等待着

昨日,挤出体内所剩无几的陈年旧蜜


那种裹覆身心的结晶仿佛是对冬雪的悲悯

或者对人世的敌意



注:

柿饼——柿子削皮,用绳串起风干。月余,它会分泌体内的糖分,白色,甜。


番外:  人活一世,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在第一次举起鞭子的时候就总结了陀螺般的一生。在这个什么都可以量产的时代,尤其需要一盏孤灯。


川石:

十月之屋


在秋天的房子里,我们隔廊而坐

横亘其中的是鸟的气候

哪块云是你的故乡?

我们的掌纹是十月的秋水

和盘托出膨胀的欢喜,开裂

汩汩;汩汩是万物法则,是

让神摇他的树枝,狗子摇它的尾巴

哪一个是我们中的天使

不妨进来,颤栗你无端的颤栗

单手托起生脆的泪和苹果

秋天的房子里,窗子在外边响地厉害

我们平缓地拥抱,领受无能

无能是我,是倒吊的广场幽灵

我温柔的朋友如同秋天

手臂高举

一块轻得微不足道的玻璃


青枫:

《秋书》 , 起笔就写着秋的丰收,丰收是另一种失去。野花点亮的不止屋子,连同空荡荡的身体。我愿意将这种情感解读为一种在乎,桂花、云雀、荆槐、何首乌,诗人顾左右而言他。大雪的灌满如同一种埋葬,也或许是一种重生。月光带来的是拯救,也或许是一种假像。但是都不重要,只因为“我喜爱这月光”。

番外:未来从过往中来,回忆在未来等待着一切。它们汇集在语言之中,令人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