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元的善意

图片来源网络


01

初秋早晨的食堂人烟寂寥,学校食堂早餐花样少,几乎没有什么人到食堂吃早餐。风扇嘎吱嘎吱响着,想努力吹干闷湿的地板,食堂的阿姨用小喇叭放着闽南歌,油烟一阵阵地从厨房里恍恍惚惚弥散开来。

我习惯性地带上一袋肉松到食堂打一碗白粥当早餐,肉松是母亲用土猪肉炒制而成,每次回家我都会带一袋来学校当早餐的配菜。负责打粥的是食堂的一位大叔,早晨常常只有他一个人在窗口打菜。

白粥一碗5角钱。有一天早上食堂大叔却只算了我4角钱,我满脸讶异地看着大叔,他摆摆手笑着解释今天的粥比较稀,算4角钱就好。

一角钱那么微不足道,谁会在乎这一角钱?大概食堂大叔是心善,不愿让孩子们吃亏,可就是这一角钱,让我恍惚间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02

连着十几天我都只点一碗白粥,有一次我来晚了,看到锅里已经没有白粥了,正要离开,食堂大叔说还留着一碗。我坐下正要开始吃饭,大叔挥手让我过去,给我打了一碗花生汤,我半天才明白大叔是让我试试这个花生汤,不用钱,还说了句好喝明天再来打。

那一刻我莫名地感动,大叔不知道我带了肉松,以为我早餐只喝一碗白粥,怕营养跟不上,才悄悄地给打点花生汤。独自一人在外求学,很少有人会这么关心自己,何况是素不相识的人。只觉得那花生汤好甜好甜,甜到了嗓子里,眼眶不禁湿润,心里却是很温暖。

我想大叔大概是把我当成贫困生了,悄悄关照着。虽然自己并不是贫困生,但受到这般的照顾心里真的很感动。大叔这么做对他自己并没有好处,他只是想让这些孩子吃得更好些。在食堂里吃饭,打汤的阿姨会说不够了再来打;有时点了4角钱的饭,不够吃对大叔说再加1角钱的饭,他总会再给你打上远超过1角钱的饭量;有时一盘菜只剩下一人份,食堂阿姨会便宜打给学生。虽然这些都是食堂里极其细微的举动,但这背后何尝不藏着无数的善意。

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食堂里未必只有缺斤少两恨不得给你少打点菜的阿姨,同样有人心底存善,悄悄关照你的人。一角钱不算什么,一碗花生汤也微不足道,善意无法用物质和金钱来衡量,但这小小的举动却让人看到了这个复杂的社会仍旧有它温暖的一面。

我不知道它从何而来,又将走向何处。

善意只是善意,一份简单的心意,一种心灵的选择,一份朴素的关照。我们可以知道社会险恶,它教我们要懂得避开陷阱和伤害,但同时我们也需要守护存善的心。


03

曾经和同学做课题的调研,遇到的人林林总总,有人把你拒之门外,有人对你置之不理,有人甚至斥责你,但更多的人是以包容的心态来支持你。

有一次调研根雕产业的项目,和同学一起到了根雕店,已经做好吃闭门羹的准备,没想到这家店的老板却客气地接待了我们,请我们坐下来喝茶。从茉莉花茶喝到了武夷岩茶,王老板对我们的疑问知无不言,并热心介绍我们到根雕艺术协会参观,请更专业的人士帮助我们。那次,天下起了大雨,王老板索性把店关了,开车带我们到协会参观,我讶异得说不出话,他耽误了一下午的工夫被我们的各种问题轰炸,已经让我们很感激了,没想到还亲自为我们引荐。

在时间如生命,人情冷漠的今天,他本可以直接打发我们离开,可是他没有。我们甚至有些在他做生意,可是他全然不在意,或许他就是千万个心底存善,愿意呵护包容这些孩子成长的人。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包容和支持才给了年轻一代成长和领悟的空间,给了他们另一双看社会的眼睛。一个真正有温度的社会需要的正是这些心底留善的人,他们不对社会失望,他们做事不总是以利益为标尺,他们知道社会人情的回归寄托在年轻一代的身上,需要无数个你我他默契地守护。

我们的身边其实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存在,当我们对这个社会的冷漠人情保持着高度警惕的同时,也会感触到来自陌生人深深浅浅的关照。可能你在街头填问卷遭遇过白眼,遭遇过置之不理,遭遇过呵斥,但也会遇见有人愿意站着跟你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有人愿意放下手边的事情为你沏上一杯茶,有人愿意为你牵线搭桥引导你走得更远,而他们只是陌生人。

世间冷暖,如人饮水,层出不穷的新闻事件让我们目睹了这个社会的信任感一点点在崩塌,心里早已有了太多的戒备,我们不再会固执地相信人人皆为善人。我们能做的或许是心怀戒备,也心怀善意,戒备让我们不至于天真地落入陷阱受到伤害,善意让我们更敏锐地感触社会的人情温暖。

心善不是义务,不是责任,它只是一种选择,源于生活,也回归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