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青春散场 第二十一章 我爱你

专题

青春散场 目录

上一章 【连载】青春散场 第二十章 食堂留言薄

青春就像是一个大大的笑脸和一个大大的哭脸,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笑了。



大巴车旁,王箜和袁安晓也在排队献血,王箜的两只手从袁安晓的肩膀传过来,搂着她,他们两个的手相互挽着。

看见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袁安晓憨笑着说“嘿嘿,孟浩,你也来了呀”

“嗯,来了”我说,王箜奸笑着朝我看来。

“弟兄们,咱们献血走,二十多年了,我连自己的血型都不知道” 蛮子和我对视一笑说。

我扫视过去,车旁边几个衣着暴露的女生笑着,笑容好像腻死人,李静也在了。而蛮子奸笑着专挑那些丰臀肥乳的女孩子看,眉飞色舞的。

“别打趣了,献血走,替劳动人民做做贡献咯”厂长过去领了一张表,我们几个也顺次取了表,按照护士的要求填完后直接登上车,车子空间不大,但空间分配合理。

测完血型,300ml的血从自己的血管慢慢的流淌出来,献血的袋子则在机器上左右摇动!

“老大,一包血就换一包牛奶,你说我们划算不?”我在献血的同时与老大聊天,惹的医护人员笑眯眯的。

“权当是大姨妈了”蛮子这么一说,后面车厢男同学开始笑了,女同学各个含苞欲放,假装没有听见,害羞的低着头,犹如企鹅孵卵般。

“你大姨妈量也太大了”斑马迎头怼回去。


此时我的手机响起来了,掏出手机一看,是吴樾的,我按了挂机键,然后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我正在献血了,不方便接电话”吴樾显然有点不高兴,回短信说“啊呀呀,我在献血车外面,看见你了”,我抬头一看,吴樾漠然的看着我,眼尖的斑马告诉我“大号,你樾姐姐来了”,献血完成,拿着献血证,一包200ml的牛奶,走出了献血车的大门。

“你怎么过来了?”我将牛奶递给吴越,她没有接,而是将她手里准备给我喝的玻璃瓶酸奶递了上来说,“哎,有一次献血经历就够了,我大一也献了,不舒服了小半年,所以我不希望你再献血”,她嘟囔着说。

礼堂旁边献完血的同学纷纷从我们的身旁走过,我有点不好意思,心想这么大了,那里还让一个小女生管的我啊,简直是怪事。

“走吧,我们下午没有课,要不去校园逛逛吧”我在他们三个别样的眼睛下和吴樾并肩向文科楼走去。

“行,我们今天下午的课程不重要,就陪你了”她的爽快让我招架不住,逃课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但吴樾的有意为之,让我心里很有快感,但是却被远处紫彤的身影打破了。

“这可不行,逃课陪我逛,我可担待不起”看着紫彤和一个和我模样的男生牵手走过,心里的别扭劲儿又上来了,我转移视线到吴樾的脸上说。

“没关系,原本下午打算不上课去找你的”她把头低下说,马尾辫随着脑袋甩来甩去,脸部红彤彤的,嘴角一颤一颤的,欲说还休。

“哦,什么事情这么重要”我夹紧脚步快步向文科楼走去,我不想见到紫彤的模样,吴樾几乎是跑步跟着我,在文科楼下的一个柱子跟前我被吴樾拽了下来。

“我爱你,号子,我无法自拔的爱你”她欲言又止,嘴唇甚是性感,脸更加红了,双手不知所措的撮在一起,两个大拇指使劲的扣着,低帮的浅色球鞋用力的在地上蹭着,发出沙沙的响声,胸脯起起伏伏。

“我知道的”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显然有点惊讶,眼睛睁的圆圆的,从她的眼睛里能够看出那种单纯和诚实,而我突然感觉到很沉重,就像是背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将我压的死死的。

在我的内心,爱情还是一种理想,而紫彤他妈的居然是我的爱情理想,真是操蛋。

他妈的,我在内心笑自己,一个不在同一轨迹,不在同一频道的女生,能够是我的理想,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此时,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和吴越之间的关系,她的眸子里透出一种希望似乎要将我内心仅有的一点坚决打破,我也怕她的这种希望被我的拒绝而掉入冰窟。爱情,总是没有规律和理由。但它却也无关遇见时间的前后,这种逻辑真让人不爽。

人无疑是自傲又自怜的动物,保护自己的同时也在失去自己。恋爱中的女生都被灌了迷魂汤,都是孤注一掷的赌徒,就算知道结局会输,也要倾其所有,哪怕血本无归。

女生遇人不淑是场莫大的悲剧,遇人不淑偏偏又爱得深切,那就是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而我,好像就是那个吴樾遇到的不淑的人。

女生大一时找男朋友是因为刚解放要尝新鲜;女生大二时找男朋友是因为终于发现了大学生活的空虚和无聊;女生大三时找男朋友常常是出于攀比,因为身边的女生好象都有男朋友了;女生大四时急着找男朋友的往往是在寻找长期饭票或者跳板,而在吴越身上我没有找到他找男朋友是为了度过大学空虚和无聊时间的理由,她的傲娇是骨子里的,她的要强也是骨子里的,而我的拒绝将会却成了挫败她的唯一的利剑。

我知道她是真正的喜欢,真正的爱,在学校这片天地里。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的面对一些悲凉的事情,直到知道什么叫世事沧桑。犹如破茧为蝶,挣扎着褪掉所有的青涩和丑陋,在阳光下抖动轻盈美丽的翅膀,闪闪的,微微的颤抖。

“学姐,今天咱们不说这个了,坐坐吧”我有点心酸,毕竟她是一个好姑娘,我不想伤害她,如果好了又分手,那就是万劫不复,我心里胡思乱想着。

我尽然无法拒绝,因为我知道她对我的爱很用心,而我也喜欢这个女生,但是我的内心好想还不能成熟到去接受她,其实是我的内心总感觉吴樾是我的哥们儿,最好的那种,我希望保持这种关系。

“号子,那我们就做最好的那种朋友吧”她噙着泪抬头看着我,嘴唇颤抖着,我知道她的难受,她好像明白了我的内心,她放下她的娇傲,泪水冲刷着她为我准备的靓装,黑色的睫毛膏在他的泪水中渐渐褪去,她此时像一个小花猫,我有点想笑,但看着明亮的眸子此时暗淡下来,我于心不忍,我的内心纠结起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那种朋友究竟是那种,也许我们都没有明确的定义。

她叫我号子,号子这个名字是高中时候同学对我的称呼,但大学只有她这么叫我,那种熟悉的声音,让我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我想说对不起,却还是没有说,这些与对不起对得起毕竟没有多大关系。

“哦,那好”我有不舍,但我不能在没有任何准备接受的情况下,让她受累,她以一种和莫名的神情看着我。

吴樾开始沉默,此时,沉默像一头魔鬼,我不知道该如何结束这对话。过了好长时间,吴樾转换了角色一样拉起我的手,她手心里的凉触到了我,我有意躲避,可她好像是在抓一根救命稻草,牢牢的拽住我,我无力挣脱,她的手指冰凉,好像是经过了一场生死一样,我抓着他的手说“走吧,太冷了,你的手都凉了,去喝点奶茶,暖暖身子”。她点头示意,去了一食堂的避风塘。此时奶茶店里放着周杰伦的曲子《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紧紧的把那拥抱变成永远

......

在爱情里,我还是没有弄懂自己,究竟怎样的东西才算作爱情?开始在爱情中行走,一草一木都能为之伤感,就像吴越,对着一杯原味奶茶都能沉思许久,里面却是爱情的迷惘,痛苦的挣扎,还有无尽的期待甚至是没完没了的暧昧。

十八九岁的爱情开始憧憬天长地久,开始在乎是否绚丽后,还有明天,可是我和吴越究竟在做着什么?我的不决绝对她来说是伤害还是让她有所寄托?我不明白,自己的内心乱作一团。

喝完奶茶,把她送到了宿舍楼,她进去的时候冲我微笑,挤出的微笑使得脸略微变形,我也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显然她是不快乐的,而我也不快乐。


我问青春,然后看见你在笑、在哭、在闹。

专题

青春散场 目录

下一章【连载】青春散场 第二十二章 孟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