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一游

96
疯狂小梅子
2016.09.10 22:15* 字数 2614
图片来自网络

文|疯狂小梅子

你或许对我的新长篇感兴趣:我的奇葩相亲经历

第一次来杭州,到时已经是深夜,出租车不好打。这是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后面就逐渐的加深了这个印象,连公交车也不大准时,有时候一班要等半个多小时,也没有类似掌上公交的软件可以查询,倒是站牌是电子的,这个比厦门要好多了。

第一天来就开始下雨,江南一带雨水很多,可以下一个礼拜不停歇。我当时不明白哪来的这么多雨水,直到见了西湖,才觉得这么的理所应当。

早上10点才出门,天气阴沉下着冷雨,我撑着一把蓝色白点的伞,就这么没有计划的随便择了一条道一路走了下去。

路边是整齐划一的法国梧桐,主干已经非常的粗壮,看样子都是种了好多年的老树。

梧桐的叶子非常漂亮,特别是金秋十月时,泛着金黄色的梧桐叶子纷纷而落的情景是非常有意境的。

我却没能看到了,这会的叶子大部分已经掉光,只有零零落落的几片还颤颤的挂在枝头。

确也有另一番景致,那些白的枝干,从主干上分成二三枝,立场分明的朝着左右二个方向生长,呈擎举的姿势,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伸开双臂敬天。树干的肌理明晰,每一个隆起都非常的平滑和缓,像男子手臂的肱二头肌。

一直以来梧桐给我的感觉是浪漫、诗意的,现在却好像是一排排裸露肌肉的战士,在守卫着来年娇嫩的春色。

起先并不知道西湖在哪里,就从一个叫什么花圃的站走了进去,从名字上看该是个美丽的地方。绕过黑紫色的门扉,里面是一大片冲天而长的水衫。

细长笔直的主干,没有丝毫的扭曲,只在头顶高远的上空用它暗赫色的枝蔓搭起了自己的一方天地。像是一方遁世离尘的所在。上不接天,下不着地。满眼竟是灰赫色。

一个弯曲的青石板小径穿插在树的中间,二边错落着几盏笔直站立的路灯,白色的圆灯垂着脑袋像打着瞌睡似的。

一时间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千与千寻》那部动画片里的一个场景。就是那个一只脚跳着走的路灯,带着千寻去往钱婆婆家里的那一段路,像极了此时此景。

原来我一直很惊奇,宫崎骏是经历了些什么让他那么的富有想象力。

现在看来,当你接触了这样一处让你怦然心跳的景色,再加一点自己的情绪,就容易成为灵感的来源和创作的素材了。

这也是我觉得旅游的意义。不同于平时按部就班的生活,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我们的眼耳口鼻包括身上的每处神经都是打开的,都是在好奇和接纳新的事物中的。

我喜欢这样的状态,特别是当自己的生活死气沉沉,找不到激情和活力的时候。

青石板路直通向一个水中小榭。周身环水,小榭是用木头盖的二层小屋,被水浸湿了,暗赫色的样子,孤寂冷清。

对面一颗老树趴在水边长着。整棵树像一个跪在水边低头喝水的人,又或者是在水中端详自己的模样?

水满满的与地面持平,又那么的安静的不动声色倒映着这棵树上延展而来的枝叶。二种事物相叠相交,说不出的亲呢,缠绵。

只偶尔有大滴的水珠掉了进去,发出叮咚的脆响,才短暂的将它们拆散。这是江南特有的景致,我喜欢这一方景,呆呆站在水边看了好久,直到冷的不得不踱步离开。

过了这个小榭,迎面而来的竟是沧茫的灰白,满眼的湖水从遥远的山际那头缓缓扑来,直到你伸手可及的地方。

这湖水是唱着梵音而来的,那么的辽阔,茫远,却又那么的宁静。虽然宁静,却又让你真切的感觉到一种力量,暗暗的隐在水中,不露声色,却让你感觉到它的宏大、震撼。

湖面如烟如雾,从遥远的那头传送来一圈圈波纹,像是梵的音波。辽远,深沉,一下一下的抚慰着我的心。

山从天际将天和这水隔开,天是灰白的,水也是灰白的,只有这山是由浅及深的墨灰色。像是一幅黑白灰的水墨画,并且是被雨水浸湿的水墨画,没有了清晰的线条,只有涂抹过似的界线不清的轮廓。

身临这画中,还有什么俗事烦扰?脑中所想,也全是对这自然的敬畏和生命的痴恋。

之所以有如此亲近的感受,还来源于这里的湖都是没有栅栏的,水面就在你的脚边,触手可及。

也不担心有游人掉了进去,也许更因为没有防护,所以被迫的使大家反而更加小心警惕,走路也认真多了。所以也没有听说有人掉进西湖之类的事。

西湖雪景

湖边长的是垂柳,柳枝细细长长,飘飘绕绕,像美女柔软的发丝,上面零星的几片柳叶随风翻飞,发出清泠的声响,像点缀在发间的银饰。

我不自禁的想到的却是温婉的女子,不是那句“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这首诗的影响,而是你真实的感受就是如此,再想到这首诗,就有一种与古人情神共通的快意。

更让我坚信用女子来形容西湖最为贴切,还来源于不多久在一个桥边转弯处,看到苏小小的坟墓。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所在的地方正是西湖。

这个桥边已经是西湖的外围,来来往往很多的行人和车辆。其实杭州的市中心正是围绕着西湖画了个大圆,所以我这只瞎猫无论从周边哪个站进来,都会遇见西湖这只宠大的耗子的。

苏小小是南齐时钱塘的名妓,一提到名妓总让人感觉到一丝风尘的味道。其实那时候很多是卖艺不卖身的,苏小小应该是歌妓,很会吟诗作曲,非常有灵气

的女子。她本是个官家小姐,只不过后来落魄了,但也不至于靠卖艺为生,之所以为妓,确是她执着于自己的爱好,并且有些离经叛道。

毕竟那时候对女子的约束非常的苛刻,所谓好人家的女子是不会成天和诸多男子混在一起的。她有她的坚持和信仰,在今天看来,她是个很有主见和思想的姑娘。

她有美丽和才华,却没有等到一个圆满的爱情。曾和一个叫阮郁的男子有过一段,却因为对方父母得知是妓,将他们强行分开,从此音讯全无,此生再也不曾见面。

苏小小能被后世得知,源于她曾经慷慨帮助一位进京赶考的书生,叫鲍仁,鲍仁金榜题名之后,过来探望苏小小,却未料想她已经香消玉殒。鲍仁感念苏小小在他患难时的慷慨解囊,便依照苏小小的生前遗愿,将她葬在了西湖桥畔。

西湖的景色虽美,故事更是凄婉动人,有了这些痴情女子的灵魂驻守,它的美就有了内涵和神韵。也难怪从古至今慕名前来的游人络绎不绝,很多佳作由此而来。

还有我们都迷恋过的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断桥就在离此不远的地方。电视上白娘子和许仙从二头奔跑相拥的画面还闪现在眼前,断桥就已经在我脚下

了。只是和我相象中的断桥完全的不同。已经没有任何作古的痕迹,全新的水泥拱桥,虽然四周没有任何遮挡,周围的远山近水尽收眼底,但是踏着这样完全是现代触感的桥,完全没办法和脑中的故事融合在一起。

断桥或许更适合观景吧!

走过断桥之后,就渐渐融入了现代城市的繁华之中,到处是行人和车辆,红绿灯闪闪烁烁,又能感觉到属于我们世界里的繁忙和紧张了。

就像是梦游了一场,从梦里走到了现实,心里突生出一丝怅然若失的感觉。就像千寻终于和父母走出了那座鬼城,却发现自己的情感已经留在了那里。
--end

日常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