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的故事(五十八)

妞妞的故事,讲述妞妞别样的人生。


“听见了!”女人没有反驳,随口应了一声。她透过窗玻璃看见院子里或坐或站,或说话或做事的人,茫然的应着,她此刻的心里有许多的话想说,但又不知说什么,就那么呆呆地望着外面。


1.


妞妞回到赵家庄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京城派车把她先送到县城,再由蒋建新一同回到赵家庄。


当吉普车停在赵家庄村口的那一刻,立刻引来无数双眼睛。因为二娃的灵堂就设在村口,有不少帮忙张罗的人,当然还有不少看热闹的村里人。


“蒋县长!”有人认识蒋建新,是专管灵前事宜的邻居本家大哥赵甲生,立刻迎上前去招呼。


“我带妞妞去给她哥上柱香。”蒋建新对赵甲生说。


“好!跟我来吧!”赵甲生带着蒋建新和妞妞来到二娃的灵堂前,点了三炷香递给妞妞,“来,妞妞,给你哥上柱香吧!”。


妞妞并没有接递过来地香,而是两眼死死的盯着灵前的一张相片——一张二娃的两寸黑白照,照片上的二娃戴着红领巾,戴着一顶棉帽子,笑得很开心,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那照片还是邻居乔叔给照的,乔叔是开照相馆的。那天乔叔来家里,身上挎着照相机,正好孩子们都在家,赵长山就让他给全家人照了一张相,还给每个孩子也都照了一张。

妞妞走过去,把二娃的照片拿在手里,没有人阻止她。她把照片拿在手里,用小手轻轻地抚摸着,她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二哥!二哥!”妞妞轻声的呼唤着二哥,眼泪随着那一声声呼唤顺着脸颊流下来。二哥对她的疼爱是其他两个哥哥不能比的,二哥更心细一些: 一起出门的时候,他会拉着妞妞的手,怕她走丢了;一起玩得时候,他会陪着他,怕她摔伤;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会给她剥红薯皮……想起二哥的好,妞妞管不住自己,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一个劲儿地往下淌。

“来!给你哥磕个头吧!”赵甲生拉着妞妞到了灵前,把她摁在灵前跪下,又让她磕了三个头,才把她拉起来。妞妞就这样任由他摆布着,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她并没有像一般孩子那样放声的大哭,只是一味地流泪,抽咽着,双肩不停地抖动,她快要晕过去了,她小小的身子摇晃的一下,靠在了蒋建新的身上。


“乖妞妞!不哭了!”蒋建新用手拍着妞妞的肩膀轻声的安慰着,她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孩子,看着妞妞倒在自己身上颤抖的样子,他自己也不由的哽咽了。他知道自己不能阻止她,但也不想再看她这样伤心,他抱起妞妞就大步地向吉普车走去。


2.


吉普车带着妞妞和蒋建新回到胡同口停下来,蒋建新没有多想,直接抱着妞妞下车。他迈开大步向胡同里走,司机小魏想要帮他,被他直接撞了个趔趄。他没有停下脚步,用他军人般特有的稳健地步伐,抱着妞妞走进赵家大院,走进屋里。路上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们,他没有去理会,他只想让妞妞早些回家,让她好好休息,这孩子现在的状态糟透了。


“妞妞!妞妞怎么啦?”赵长山看见妞妞的一刹那,“扑通”一声就从椅子里弹了起来。

“妞妞!我的妞妞!她怎么啦?”钱蓝云一点儿不比男人的速度慢,“呼哧”一下就爬到了炕边。

“妞妞没事!可能有些累,让她躺一会儿吧!”蒋建新说着话,就把妞妞放到了炕上,钱蓝云立刻拿了一个枕头放好。

“妈——”妞妞忽然睁开眼叫了一声,然后大声地哭了起来。

“妞妞!”赵长山不等蒋建新放下妞妞,立刻从他怀里接过来。

“爸——”妞妞再一次大声地喊了一声,哭声更大了,满屋子的人被这一声呼唤都惊得流泪了。

几天来压抑在大家心中的那份难过与不舍,此刻一股脑儿都涌了上来。赵长山抱着妞妞,钱蓝云也抱着妞妞,一家人就这么任由泪水自由的流淌着,没有谁阻拦,没有人说话,屋里只有哭泣声。

“好了!长山,你看把孩子哭坏了!”蒋建新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终于说话了。

“哦!”赵长山听蒋建新这么说,这才抽搭着擦汗自己的眼泪,又擦擦妞妞的眼泪。

“来,到妈这来!”钱蓝云这么说着,赵长山这才把妞妞放在炕上。

“我们到外面说话吧!”蒋建新对赵长山说,此刻屋里的其他人早就都去了院里。

“好!”赵长山答应着,俩人走到堂屋去。


(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