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羽翼未丰,我不敢老去

17年前

我躺在医院产床上,配合着医生的指导用着力,心中默默祈祷“孩子,赶紧出来吧,妈妈好痛……”

就在我感觉快要虚脱时,一声嘹亮的啼哭伴随医生一句“恭喜,是个小子!”的声音飘进我耳中,我便再也支撑不住沉沉睡去。

待我醒来时,已被送至病房,身边多了一个小家伙(那时新出生的正常孩子是被直接送到产妇身边的),扭头看看,纺锤形的头(产道挤压)、大大的耳朵、蛤蟆样的大嘴、满脸一对瞪圆的大眼、长长的细胳膊细腿……从哪个角度看,都象外星人!天哪,这个怪物是我生的!?

看到你,我没有预想中的喜悦,只有恐慌,我就这样成了你的妈妈!?

你越长越可愛,终于让我有了初为人母的喜悦,那与生俱来的母愛便也随着你明媚的笑脸四溢了。

满月后便不再给你用尿布,床边放个小盆给你把尿,你的作息很有规律,晚上十一点吃完,能一觉睡到天亮且中间不吃不尿,刚满11个月你就能走得很稳了,是一个很好带的孩子。

11个月就走得很稳了
16年前

我在厨房做饭,你坐在我脚边的小板凳上,拿着一本《幼儿画报》煞有介事的给自己讲着故事,不哭也不闹。

带你去逛街,听到街边店铺传来的音乐声,你便停下脚步随着音乐节奏挥动小手跳起舞来,那韵味十足的神情与表演常引得路人驻足观看。

彼时你爷爷奶奶尚未退休,刚1岁9个月你便被送到了我单位的幼儿园(那时许多没人带刚满六个月的孩子就被送到托幼班了),你自己会吃饭而且从不尿裤子,很受阿姨们喜欢。

乖巧懂事的你让我既喜且心疼。

省心的宝贝1岁啦
15年前

2岁11个月,这一年的春节我们是在海南过的,亚龙湾的温泉池边,你兴奋的在里面嬉戏玩耍,没过一会儿,便与众小孩打成一片,玩得不亦乐乎。

你从不认生且有很强的融合力,能很好的与陌生人、陌生环境相处,不象我,总是那么淡漠,给人不太容易相处的感觉。

都说看过世界的孩子心气不会低,舒适圈也会更大,自信心更足,我想尽自己所能多带你四处走走看看。

萌萌哒宝贝两岁了
14年前

3岁5个月,我带你在广场骑自行车,正接电话呢,便听到一声凄历的惨叫,你被一个大孩子撞倒,右臂磕在了铁栏杆上,软软无力的耷拉着,我心下一惊,抱起你赶紧送往旁边的医院,拍片后显示肘关节骨折加右上臂骨裂,听到医生说全麻会影响智力,你闹腾着不让打,就那么在局部麻醉的情况下做了两个多小时手术,出来后你嘴唇干裂,嗓子都哭哑了,抱在怀里那么轻,象一堆棉花团,却还不忘安慰我“妈妈不哭……”

手术后的康复训练不仅考验你也更考验我,所幸,半年后终于让你的右臂恢复如初了,除了那道半尺长的疤痕。

如果可以,我愿意替你承担你所有的痛。

成长总是伴随着痛,我的宝贝3岁了
13年前

因我单位幼儿园停办,只得把你转去条件更好的私立爱弥儿幼儿园,新颖的教学模式(各种剪纸及模型制作更多的是锻炼孩子们的动手能力)让你兴奋不已。

看你动手能力很强,我很高兴,常常在自己忙工作或是追剧时,怕你捣乱吵我,扔给你一堆七零八落的模型,让你坐在地垫上去拼装,这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我也可以偷得短暂的自由时光。每每想要独处时,就如法泡制,竟是屡试不爽。

看着你拼装好的模型,我惊奇的看着你,很不解你小脑瓜里装着什么?是用什么思路拼装的?问你,你答“照着图片拼”,近一米长的折叠图片,我看着就晕。

空间想象及逻辑思维能力很强,这是你独有的优势还是性别优势我不想去深究。

12年前

从我与家人的谈话中你得知我与你父亲已离婚,你问我:“妈妈,你和爸爸离婚了吗?”

犹豫许久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谁知你听到后竟是从沙发上跳起来欢呼道:“好啊好啊,我们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

见你欢呼,我问你:“你知道什么是离婚吗?”

你歪着脑袋想了一会说:“离婚就是把找到的愛又不要了。

一句话答得我泪流满面。

男人靠不住就当是丧偶,我终于从这段丧偶般的婚姻中走了出来,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关于婚姻关于他,此处省略几十万字。)

我很失败吧,让你有这样一个父亲。

离婚后,经你同意,我做的最决绝的事就是为你改姓改名,尽管知道实质重于形式血浓于水,但就是不愿听到你父亲的姓氏从我口中唤出。

11年前

国庆节带你去广西玩,桂林七星公园有耍猴的,你模仿猴子的动作维妙维肖,逗得同行人哈哈大笑,直赞你有表演天赋。

北海银滩大酒店后面有泳池,来自西北的你对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在我猝不及防间你已连衣服跳进了泳池,本就是旱鸭子的你,入池后就传来“救命!救命!”的呼唤,所幸你跳进去的是浅水区,我只得跳下去把你捞上来,看着你胡乱扑腾的手脚,我有些好笑,我们要在此住两晚,遂请教练教你游泳,只几个小时后,你已经能游得象模象样了。

你智商不低情商更是够用,未来的你想必会不用那么辛苦吧,我以为。

桂林漓江游(6岁)
10年前

你成了一名小学生,老师讲的那些你早就会了,是以学得很是轻松,每学期都能拿回来一两张奖状,我把它贴在餐厅墙上,可眼错不见就被你揭下来藏起来,不屑地说“那有什么可炫耀的,不就是一张纸吗?你看一下就行了。”

你不以一点点成绩沾沾自喜,能看淡荣誉,很有男孩子大气的思维方式,反倒是我,狭隘了。

9年前

带你在步行街逛,街边艺术学校的老师摆了古筝现场弹奏招生,你看到后执意要报名去学,我告诉你学古筝的都是女孩子没有男孩子,你反问我:“《笑傲江湖》中的令孤冲就是男的,他不也会弹吗?”

我无语,遂为你报名、买筝,自此开启了你的古筝学习生涯。亳无意外,你是几十位学古筝的孩子中唯一的男孩子。

每天放学后不用我督促放下书包你就坐在筝前开始练习起来,每天坚持练40分钟,没过多久,你已经能把二级曲目弹的很娴熟了。

果然,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8年前

你获得了市级小学生低年级组作文竞赛二等奖,看到你的获奖作文,文笔流畅真情实感自然流露,完全没有哗众取宠的娇柔造作,我很欣慰。

无论多忙,自你三岁起,每周我至少会抽出一天或半天时间带你去书店看书,你翻画报我看书,安静地坐在书店,你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耐烦或无聊。

孩子,人这一辈子,朋友会有很多,或许愛人也会中途分道扬镳,但书却可以成为你一生的朋友,开卷有益说的就是它。

家有小儿初长成
7年前

你说四年级的东西你全会,想跳过四年级直接上五年级,我不信,找了一套很难的四年级下学年的试卷给你做,数学满分,语文95分,英语98分,我有些心动了,拿着你答的试卷去你就读的学校找老师和校长,学校以没有先例为由拒绝了。

看你闷闷不乐了许久,终于又开开心心上学放学。

你能适时调整自己做一个阳光快乐的孩子,我很开心,谁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性格存在缺陷?看你扬着灿烂的笑脸与老师同学们愉快相处,哪里能看到单亲家庭孩子的半点不幸福。

你让我看到,一个人幸福与否,与家庭、外界都无关,只与自己有关。

6年前

我问你:“同学和老师有没有因为你父母离婚而歧视你?同情你?笑话你?”

你不屑地看我一眼说:“我们班81个同学,有24个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还有12个可有意思了,TA们说TA们的爸爸妈妈都各自有女朋友或男朋友,但父母就是不离婚。还有7个同学,TA们的父母天天不是吵架就是打架,搞得TA们都快神经质了,还不如离婚呢。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谁笑话谁呢?”

你能这样客观的看问题,说明你在成长,有了自己的判断。

5年前

我从工地回单位刚到办公楼下,就见你手中拿着纸从办公楼内冲了出来,我刚想喊一声你慢点跑别磕着,话还没出口呢,就见你从三个台阶上跳下来重重摔到了地上,我跑过去扶起你抹去你嘴上的血迹,嘴巴磕破事小,可你的门牙被磕掉了一个小角,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有了缺陷,虽不影响美观,但终究成了我心头的刺。

你那么迫不及待,只为告诉我,连同优秀毕业生的奖状,你共得了3张奖状,想要让妈妈分享你的喜悦。

我很高兴,但更遗憾,这可是恒牙,没有机会再换了。

乐极生悲你体验到了吧,往后还得内敛些才是。

4年前

中学,你在我读初中的母校就读,户口不在此片区,费了些周折才让你进去,七年级第二学期,我忙于参加应聘,希望调动工作到省城,带你逃离那个让我毫无留恋的是非之地。

经自己努力,朋友帮忙,总算得到了我期盼已久的结果,虽然迟了些,终究是如偿所愿。因放松对你的管教,就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你迷上了网络游戏,待我知道时你已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看着一夜之间象被洗脑一样充满戾气的你,我悔不能眠,那个乖巧上进懂事的孩子哪里去了?

因你上网吧,对你批评教育后,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发现客厅厨房的垃圾桶里都是被你撕成小碎片的奖状,连要为你拼起来也不能够了,只得倒掉。

带你到我工作的城市读书,你调皮捣蛋弄得我班都没法上,只得又把你送回原来的城市,寄养在你爷爷奶奶家。

自此后,我成了铁路常客,隔一周奔波一次,只为去探望你,不让你缺失母愛。

3年前

你翻看我的微信聊天记录,知道了一些我的轨迹,对我说:“妈妈,你离婚这么多年,如果有喜欢你你也喜欢的,就嫁了吧,我不想看你一个人。”

闻听此语鼻子微酸,我笑曰:“那我嫁人了,对方要让我生孩子怎么办?”

“那你就生啊,一个男人娶一个女人,连娃都不想给他生,娶她干嘛?”(西北大男子主义竟是天生的)

“以后我们年龄大了,孩子还小,谁管TA啊?”

“我管啊,我很快就长大了,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我都会负责把TA养大的,你不用想太多。”

“你连自己都管不好,能管谁?”

“谁还没有不懂事过?”你嚷道。

…………

我期待那个有责任心、乖巧懂事的孩子早日回归。

2年前

看到身边的朋友为孩子所谓的早恋问题闹心,我试探着问你有女朋友吗,你扭捏许久对我说“有个二中高二的女孩追我。”

“韩剧愛情神话看多了吧,你居然搞姐弟恋?”

“她5岁上学,年龄比我小一岁,而且学习很好,属于学霸级的。”

“学霸追你这个学渣?那就是长得很难看了。”

“妈妈,你不要戴有色眼镜看人,她是想考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的。”

“有照片吗?给妈看看呗。”我软磨硬泡。

你犹豫半天还是给我看了那个女孩的照片,“挺清纯漂亮耐看的。”我赞道,只为套问更多,看你们交往到什么程度,聊了一会,你不悦道:“你们大人真复杂,我没答应做她男朋友,我学习这么差,就当个好朋友交往吧。”

原来你拎得清自己与同龄人的差距啊,孩子,只要你愿意努力,现在开始还不晚。

孩子,为了你有更好的选择权,更大的话语权,是时候调整自己了。

今天

连滚带爬你总算有了高中学籍,虽然是最烂的高中。

你依然不好好学习,我着急到要抓狂。

那日我做的那个奇怪的梦难道暗示了你的这一劫难?

元旦放假前一天,当我听到你视网膜脱离的消息时,既在意料之中(手机不离身且动辄游戏玩通宵)又在意料之外(你还未成年),种种顾虑后听从你叔叔建议到北京做手术。

唉,又得麻烦人,这是我最不愿做的。

来京的火车上,那个女孩打电话给你,见你不耐烦的态度和语气,我假装视而不见。

成长,许多事情都需要你自己拿主意,作为母亲,我只能从旁引导并适时给点建议。

今天是你的生日,看你躺在病床上辗转难眠,时不时问我一句:“妈妈,全麻做手术,我会不会over了?”

“不会的,你想太多了……”我安慰道。

其实,我比你更恐慌。

躺在医院走廊加床静等手术的你


L's L 2018年1月4日•北京•宣武医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