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人的比赛

1-6年级小孩子200余人,家长有爷爷,有奶奶,有爸爸,有妈妈,有亲戚200余人,老师几十人,“多种多样”人群聚到了一起,一进屋想象不到的热闹。比赛马上开始了,还在人声鼎沸。承办比赛的三个年轻小伙子,文文静静的温柔普通话起不了作用,比赛无法进行。教育局的领导皱起了眉头,作为出席的教育局的嘉宾之一的我,比赛学科又正好是我这个学科,硬着头皮站出来。“小朋友们坐大厅中间,家长和老师坐在两侧,谢谢合作。……好,非常好。小朋友们能参加决赛,说明你们是最棒的”,在比赛之前我们喊口号好不好?我们一起来说“我最棒”!好,再喊一次!”

这是比赛现场静了下来,承办单位趁热打铁,开始了比赛。十人一小组,首先从一年级第一组开始上台通过准备好的平板做速算题。下面的孩子和家长需要静静的看着这十个人坐题。不一会儿下边的孩子坐不住了,嗡嗡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又拿起话筒“这边的小朋友做得非常好,也没有声音……,好,那边的小朋友也做得非常好,真棒,小朋友们都做得非常棒,都在静静的等待。”可惜不多会儿,孩子们又禁不住了,家长有的也站了起来,走到走廊观战,我感到理解而又无奈。又拿起了话筒,恩威并施。这时承办的小伙子突然发现前面比赛过去的小学生许多人没记住自己的上机号码,而比赛是以号码为准计入成绩的,也就是说,现在的成绩和人对不起号来,导致到最后发奖也是无法进行的。教育局我的领导又皱起了眉头,“他们怎么组织的?!”。我一边维持着纪律,处理学生之间的随机“事件”,一边想怎么把那些孩子和上机号对起来?承办单位的三个小伙子,每次学生上台,都需要把它十台机子都恢复到比赛的原界面,又帮着孩子打开正常比赛,他们几个无法抽身来做这些事。这个比赛赛的好累人!

这时过来一个30多岁的女人悄悄告诉我“我是组织部的,我帮您吧!”,我看了看她,点了点头。“光你自己不行,你还得多派人手,一人负责一部分才行。谁发小纪念品!比赛的时候先让学生出来排队,直接发上机号,还得找专人记入学生号与姓名!谁组织纪律,都要责任到人才行”。我听了他果断的语言,心里不禁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在她的建议下,比赛再行进行了一小半后进行十几分钟的中场休息,然后我们几个人对各环节进行了重新安排,从会场成人中抽调了一些在职的教师予以会场帮助。下来的比赛还进入各方面变得有序而流畅。

比赛接近尾声,不过奖状还要现写现打印,在等待奖状的这个空档,是让学生休息还是现场等待?领导给出指示,时间太晚不在留休息时间。那让这几百口子的人有什么活动呢?作为一名数学教师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遍,也没有找出合适的活动能把1-6年级的学生调动起来。又是这位组织部的见义勇为的“侠女”自告奋勇,这一段时间我来支配你,抓紧安排各种奖品奖状的整理。他顺势在屏幕上打出了百位的圆周率,先自己挣呗,倒背,引来学生和家长的掌声。然后说出了记忆的方法和技巧。一场的成人和孩子也有饶有兴趣的背了起来,现场还让几个小孩子前来展示,并安排会后要给予奖品奖励 ,短短的十几分钟被他安排的有趣而又有挑战,并又符合现场比赛的数学味道.我不仅在心里默默的说会后一定结交她这个朋友。

现在的朋友名单里多了一个她,她的朋友信息里多了一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