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做隐士?

1.

你是不是也越发不爱碰手机。

不停增多的微信好友,不停增多的点赞工作量。

心血来潮下载的app,出发点是好的,最终也都成了负累。它们躺在锁屏后面的小格子间里,越来越多,不停膨胀,挤占着脑子里、胸腔里的有限空间,等到一丝缝隙也不留的时候,人也空乏膨胀,威胁着脚踏实地的感受。

2.

近来还常发生这样的事:前一天刚了解或学到的东西,转天就会再次遇到或者被身边的人提到。开始觉得是巧合,次数多了,便意识到是时代的功德——信息传递太快,并自带放大功能。

而人往往就是这样,一些东西被放大了,另一些就要存放在阴影里,成为不安的源头。

3.

所以,听说你想做隐士?

抛弃令人疲乏的社交媒体,抛弃周而复始望不到尽头的工作和生活节奏,抛弃人和人之间的种种套路,抛弃添加剂和调味剂兑出来的食物,抛弃竞赛一般的健身养生自我管理,抛弃各种各样的约束……

想有一栋木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想有一方菜畦,春耕夏忙秋收冬藏;想归隐山林,背依青山面朝湖泊,喂马劈柴,关心粮食和蔬菜。

你觉得不管是培育孩子还是花草,都希望他们生长在温和明媚的地方。

是累了吧?我知道你是累了。

4.

梭罗独居瓦尔登湖,与其说是归隐,不如说是一场玩儿票式的实验。

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做一个隐士?

我相信现在也一定会有探索原始生活方式的隐士。

摒弃了一切现代技术和工具的人,且不论他的日常生活如何富于生趣,生趣背后又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怎么盖房子,怎么侍弄农作物,怎么做排水系统,怎么换灯泡,怎么分辨蘑菇是否有毒……

微博上的某日余生会刨电焊,伐木头,分分钟避开狗熊,你会干啥?

写段子?摄影?弹吉他?网购?

5.

抱着“累了想避世”的想法幻想隐居的人,就好比“玩儿累了,就找个老实人结婚”的想法一样操蛋,老实人挖你家祖坟了?隐居那么好隐的居然成为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

在纷扰的城市奔跑,排队,操心家庭和工作。

在安静的乡下种瓜,除草,惦念阴晴和风雨。

这世上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都值得尊敬,也都各有难处和规则。你是不是想得太少了。

连眼前都活不好,还想去刺探另一种方式的生活。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总把自身看得那么复杂,却把生活看得那么简单。

空有一片归隐的愿望,却没有隐士的胸怀和能力。

反正大家都那么平庸。

但逃离平庸的重点不是在哪里,而是在做什么吧?

6.

许多时候,我们在考虑想不想要、适不适合之前,是不是先反省自己身上的种种素质,是否足以配得上另一种选择。不要像寒暑假支教的热血大学生,热血太过沸腾,很快便蒸发掉,什么也不剩。美其名曰感同身受的经历,却给他人强加了另一种负担。

最后,希望隐士们都不要给大自然带去负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