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r

文/骑马上岸的人


虔诚的草原被热雨烫伤

太阳的嘴唇皲裂

野蜂行过无蜜之水

迷失在盛满月亮的血色山谷

农夫的夜晚来临

他们潜入白桦丛生之地

战争

是战争染白了鸽子

惊醒了狼群

锄头和镰刀呵

月光下空空的武器

没有主人的武器

掘着坟墓

坟墓

漫长的水流过的日子

平静的鸽子和狼

再无战争  

骑马上岸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