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容器

你会看见雾,看见云,看见太阳……

                                                            ——Lydia

      有些事物的存在对于你,对于我均是必要且真实存在的,尽管它并无实体。例如文字和音乐,还有梦。

        它们都有相同的特质,都是一种无法绝对替代的象征,真正关于内心,关于生命。不存在譬喻和近似。

        那些曲调,那些文字,对于每个人而言并非孤独地存在。在播放器的时间轴里,它们是中断的,中断了个体与情感的联系。既然它存在于你的存在里,就不会完全中断,当你感到刺痛之处,它就是抽象的具体内容,内化于心的那些瞬间。既而抽象也有了内容,记忆也有了容器,缺失和遗憾也随之而来。因为那些音乐既是记忆的容器,也是记忆本身。

        有些歌曲,你喜欢它的翻唱版本,并非是原来的歌手唱的不够到位,只是翻唱后浓烈的不仅仅是那些音符,更是一字一句的往昔。那些音乐在第一个音符响起的时候,你就输了,溃败的无力抵抗,那些过了不会再回来的,都在那首不同风格演绎的音乐之中。这些音乐,文字都记录了些什么,虽然内容都大致相同,但只要记录了,就会变成你的一部分。在那些个你翻涌的时候,也适时的露出只言片语,仅仅是只言片语也足以毁灭。这种状态亦无主动与被动之分,但你总是被动,因为音乐和记忆本无意,只是自我赋予的意义不同,到头来还是伤到自己罢了。

        有些时候,我们在那些熟悉的调调中寻找一条退路,从当前退回到过去,却发现那条路并非如此,最后只有退回内心,那条路也是由你留存记忆的音乐和文字构建,最后步向破灭。在新旧和时线中并不能记住很多,却也有一段音乐能帮你留存,那些岁岁年年,那些只有心知道的音调。

        但无论音乐,文字都是思想的产物,那些不用刻意回想的记忆经过思想,就多了一分伪装,一分逃避。就像对于同样的音乐,你和他亦有不同的感受,自然也难以言说。不仅是不同人在不同的维度向容器加注,即便在同一维度,加注的内容也不尽相同,就算是两者恰逢相同,其中主观意识也定是有所区别的。恰如酒窖里不会有两桶完全相同的酒一样。无论过多久,大致的味道也早已决定,就算感觉不同,也是你的内心早已不再如当初那般,若是真正向内奔走,总还是会有痕迹可以追寻。

        音乐和文字从来都是单向容器,记忆与之绑在一起,定不会被遗忘,只会消失。

迷离的眼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