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写又不得不写的案子,不妨当做一种历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写完了这两个折磨我很久的案子,在给客户将撰写稿件发过去后,我感觉一身轻松,原来也没有想象得那么难,也是可以写的,可能一开始的心态就有问题,觉得难就不愿意动脑筋,不愿意写,越不愿意写就越想逃避。

记得刚入IP行业时,拿到客户提供的技术交底书不会写,去问领导。

“领导,这个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您教教我!”

“检索了吗?”

“没有。”

“先去检索,检索了再来找我。”

“领导,检索了,客户提供的技术方案现有技术都已经公开了,没有创造性。”

“你先别说没有创造性,你先告诉我,客户提供的技术方案和现有技术的区别是什么?区别带来的效果是什么。”

我无言。“去找区别,找效果。写。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时间久了,我渐渐发现,这样的案子越来越多,不管我觉得它有多难,最后都得硬着头皮绞尽脑汁写出来,还不能是应付,而要抱着授权的目的去写。

时间久了,我也渐渐发现,作为一名专利代理人,面对难写却又不得不写的案子,是家常便饭。

多少次,我想甩手不干了;多少次我在心里抱怨为什么客户就不能提供点技术含量高的;多少次我在心里怨恨老板,这样难写的案子为什么还要接......

要想在这行做下去,再难的案子都得逼自己写下去,除非你想逃离这行。

有一天我发现,其实这行写案子虽然很难,但是当你写的案子拿到授权的时候,当客户感激你的时候,你突然发现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其实这行还是很有意义的。

于是,我开始努力寻找办法。办法总是逼出来的。我仔细研究审查指南,时间久了,发觉撰写也不过是按照三步法来进行。

第一步:根据客户提供的技术交底书深入研究其技术方案,做到真正弄明白客户的技术方案,然后进行检索,找到最接近的现有技术;

第二步:将客户提供的技术方案与最接近的现有技术进行对比,找出区别技术特征,确定区别技术特征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和取得的技术效果;

第三步:看上述技术问题和技术效果是否在其它现有技术中公开,若没公开,则具有创造性,进行撰写;若已经公开,则进一步和客户探讨是否还能解决其它的技术问题,是否还存在其他的改进点。

作为专利代理人,切记不能浮躁,在接到难写的案子时,要能沉下心来,要用一种积极的心态去面对,要想办法去解决问题,而不是简单的一句“没创造性,就甩手不管了”。

众生皆苦,苦于求不得,求不得的东西,多半是快乐,而纯粹的快乐是妄念,除非早登极乐。

撂挑子无异于饮鸩止渴,活的越长你越会发现,想靠放下去让自己更舒服一点,仅仅能停留在口头,摘,是摘不干净的。

更何况,摘掉了求学,摘掉了工作,摘掉了失恋,摘掉了婚姻,摘掉了各种包含着痛苦元素的生命构成部分……人,便没什么可拿来活的了。

痛苦常在,却不必生硬刻意地要求自己具备这个力那个力,光斗,是斗不过的,想通看明白,比一味的搏击管用。

作为专利代理人,几乎每天都会面对新的领域,新的案子,新的挑战,在面对难写的案子时,逃避不是办法,更何况很多时候逃是逃不掉的,不妨当作是一次历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