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能相互迁就,“老大”当废材又何妨?

老大这称号,在中国通常指孩子中最大的那位,依次是老二、老三;在南方,习惯称阿大,依次是阿二、阿三,两者意义殊同。

此外,各行业、团体、帮派中的头目,亦以老大冠之,其中以老大称呼匪首,最令人侧目。

兵荒马乱年代,土匪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盛行久远,从而滋生出的各类匪首老大,更是不计其数。这当中,只有极少的匪首不称老大,如《智取威虎山》里的座山雕,兄弟七人,排行老三,成了“大当家”“大掌柜”后,盛名之下,仍管手下人称他“三爷”,把老大名号让给手下。这种不称老大的匪首毕竟罕见,大概,东北的“大当家”“大掌柜”似乎比老大更有面子,更牛!

甭管匪首多牛,因作恶多端、为祸一方,在解放初期剿匪斗争中,皆被剿灭殆尽。

千年的匪患虽已消弥,但遗风匪气却又借尸还魂,摇身一变,变成了混迹社会的黑道老大。

改革开放初,受港台警匪片影响,匪首老大重出江湖,各路大佬风云际会,杀伐江湖血雨腥风。这种集张狂冷酷、飞扬跋扈的形象甫一出现,即刻受到潮人的热烈追捧和刻意模仿,其教化之功立竿见影,不乏让人以称老大为荣者焉!流风所及,古惑仔大行其道,身份比老板更受用!

而今,时过境迁,国人法治意识增强,潮人早已厌倦了江湖上打打杀杀、触犯刑法的往事,而更热衷于有朝一日当上老板!老大这名号日渐式微。

然则,大凡有老大名号的人,多少都让人附会一些联想。

当初考虑在高中班群里的微名时,老婆在旁半嘲讽半怂恿说:你那些狗肉朋友不都叫你老大吗?就用老大吧!

我既半推半就,心头又半上半下。

果然,不出几天,班群里接连有同学发短信来,要求改这号名,那口气不容置疑。

遂改为“土米鱼”(鲫鱼,我这边方言管它土米鱼)。

后来想想不妥,有位不太熟识的钓友好象也叫“土米鱼”。

最后想到本名“坚”字,最终改成无象征意义的“坚果”。

如此既可避免同学们心里不爽,又不至于万一真的唐突真老大而担受无妄之灾(小生怕怕),可谓一举两得!

细想起来,我这“老大”称号,缘于当年招工进厂时几位同事给起的。当时我住的宿舍共4人,招工考试我的成绩最好,且年龄最大,于是有好事者起哄叫起“老大”来。当初尽管诚惶诚恐,非我所愿,但他们的善意实难违拗,且一旦叫开,覆水难收。

我这人天生的王宝强式的属相,为人慷慨,向来人缘不错。由此,许多人也纷纷效仿附和着叫我“老大”了。

面对众人如此抬举,我有自知之明,深知这“老大”徒有虚名,不值一哂。而事实也是如此。

有一次,乘电动车搭老婆上街,在一处十字路口等红灯,不想车子被人从后面蹭了一下,回头看,是一开摩托戴蛤蟆镜的大汉,既不道歉,还满不在乎,仿佛我们合该欠撞似的。这下可把我那位平日极为强势、得理不饶人的老婆惹毛了,不顾我再三拉扯,下车后二话没说,照着大汉车子踹出一记凌厉的“无影脚”。大汉猝不及防,单脚支地的他立马人仰车翻。我们离开时,他还在风中凌乱着……

又有一次,眼看昔日同事又有人升迁了,我打拚多年,却仍在底层原地踏步。透过同事的朋友,得知以往升迁者对我的风评:这傢伙技术能力、工作经验一流,可为人处世木疙瘩脑袋,不懂变通!言意之下,我就是个智商高、情商低的人!每次听到此类“箴言”,总觉得特郁闷,总感到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还好,平日对我挑三拣四、怒我不争的老婆反倒理解,安慰道:事在人为,用不着与别人计较,老娘就是看不惯被人从背后指着脊梁说三道四的得瑟者!这得瑟者,正是通过各种门滥攀升的昔日同事。我为之释然,感激涕零,感慨无限:知夫莫若妻,信然!

再有就是,一年来,工作业绩高歌猛进,接近年底却偃旗息鼓,个中原因:一心累,二不想出头性格使然。这不想出头性格之于我,并非自视清高,而是自我懂事以来,一直是我做人基本原则,有时纵使利益驱使,也不为所动。因此,当初我这“老大”的拥趸们难免大失所望,最后纷纷倒戈离去,渐行渐远。当然,铁哥们除外。

上述三个事例,说明我是个隐忍、无为、与世无争的“老大”,这种“老大”,说白了,就是不伦不类的伪老大。因此也怪乎常被老婆揶揄嘲讽。尤其作为一个慵懒的不修边幅的“宅男”,更是屡屡遭她白眼并数落:瞧瞧你这熊相,看看朋友模样,真给我长脸了,不掂量自己斤两,还妄称老大,我看简直是废材一个!

这时候的我,总是一脸谄笑地围着她连连称是。

倘能相互迁就,“老大”当废材又何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