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蝶——STAGE60:罚与悟

眼见离云被逼上绝路,离我们煞费苦心准备的计划成功只有一步之遥时,跟米洛狄斯一战突然顿悟的离云突然眼中闪过一道金光,羽落补上的能量锋刃在离云身前突然停住,然后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如果说能量锋刃变成齑粉都可以接受,已经习惯了灵魂中这两个变态的霸道,不过此刻发生的情景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能量锋刃竟然变得支离破散,然后化作最原始的魔法能量被离云给同化吸收了,离云缓缓的直起身子,理了理沾满血污的上衣,越来越多的金光在他脚下汇聚,两人同时收回自己的领域,一道七色彩虹透过木格子窗将光芒折射进来,屋内顿时暖洋洋的,说不出的温暖,我感到自己身体由外到内都经过一场阳光的洗礼一般,说不出的舒服,羽落则是紧邹眉头,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恭喜你成为近百年来诺塔利斯第一个魔法祭祀,离云校长!”羽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年轻人,你的前途本不可限量,可惜你跟米洛狄斯灵魂共存……”离云有些遗憾,

“废话就不用多说了,跟你一样,我们同样没有退路!”羽落淡淡回应着,

“好,就让我连同你一起结束这场闹剧!”

两人再一次同时展开自己的领域,羽落依旧是他的“绝对秩序”,离云也还是他的“无想无念”,只不过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离云的领域跟之前不一样了,两人简单的几次交手后我发现其中的奥秘,如果说之前离云是用自己的意念攻击的话,现在离云还可以操控他人的意志,也就是说羽落的秩序成立与否还要取决于离云的意念,一下子场上形势逆转,我们被推到了悬崖边……

顶着巨大的压力,羽落紧皱的眉头突然舒展开了,他挂上招牌式的戏谑笑容,“看来今天可以尽兴了,我好久没有这么兴奋过了,老头,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放心,我会把闭幕式搞得有声有色!”离云反倒用羽落的话开起了玩笑,

羽落改变了自己的战斗风格,不再不断运用华丽的技巧纠缠对手,反而选择了更多的利用不断变化地形和元素流向进行自保,但我知道羽落时刻再准备着杀招,如果说之前的羽落像一直敏锐迅捷的猎豹,那么现在的羽落更像一只灵活狡诈的狐狸,可能是还没有适应过来新的能力,可能是之前的伤势太重,离云同样没有着急死斗,经过那道彩虹的洗礼后离云的伤势基本痊愈,毒素应该也消散了,所以他现在反倒可以拖得起了,但离云同样不会让羽落自在,羽落每个咒术都会遭到离云意念的干扰,如果不是羽落意志力足够强悍,估计这会儿已经被自己的法术反噬了……

离云施放出三道黑色的影子朝羽落袭来,羽落费劲的控制住其中一个并引发其自爆,不过自爆后的影子又分裂出3个小一号的影子朝羽落奔去,羽落果断改变了影子移动的轨迹,影子绕过羽落反向而行,羽落刚舒了一口气,变向的影子竟然失去控制从五个不同方向朝羽落加速攻来,下一刻,羽落故技重施跟离云换了位置,不过这一次被刺穿的是离云的一个分身,同时一只燃烧的巨枭将里离云的分身包裹住,焚烧殆尽,“返伤!”,离云用一个分身有限的能量作为牺牲换取羽落一次重大伤害……

“啊!!!”下一刻,我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就像心脏被千刀万剐一般持续不断的剧痛,“复仇!”羽落咬紧牙关从牙缝中迸出2个字,原来羽落选择将承受的物理伤害转化为灵魂冲击然后让我们3个承担,米洛狄斯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他的灵魂并没有伤势,我感觉自己跟快要死掉了一样,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离云此刻同样不好受,在羽落的玩命下,他不仅损失了一个分身,而且被羽落通过血系秘法承受了跟我们同样的灵魂冲击,我们还有3个人承担,他则是一个人抗,就算是魔法祭祀的他,同样吐出一口包含破碎内脏的淤血……

离云怒了,比羽落高出2级的他一时大意被原以为可以轻松搞定的对手伤了元气,只见离云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也不断翻飞,额间沁出豆大的汗珠,随后我们感受到了恐怖的一幕,原本战斗的背景还是在光线明亮的空地上,此刻我们突然置身于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我真实感受到海水漫过头顶,海水灌入口中的咸涩,羽落连忙使用漂浮术使我们漂浮在半空中,天空中乌云密布,骤雨倾盆,冰凉的雨水像刀子一般打在脸上,眼中闪现一道道似乎可以刺瞎双眼的闪电,耳畔回响起振聋发聩的雷鸣,海水突然变得凶猛起来,波涛拍打着礁石,海面上出现无数个巨大的漩涡,湍急的海水发出噬人的声响,突然,一道霹雳闪过,随后一声开天辟地一般的巨大轰鸣让我顿时双耳失聪,海面上的巨大漩涡没来由的集体炸裂,飞散的海水如一股倒流的瀑布般在我们面前形成一道通天的水幕,少顷,水幕落下,一个手持三叉戟,面容凶煞的巨大神灵出现在我们身前,“渎神者,用你们的性命感受海洋的愤怒吧!”海神雄浑淳厚的声音仿佛从我心底传来,每一个字都像大锤撞击心灵一般回响我的灵魂中,海神猛的将三叉戟掷入海水中,汹涌的海水腾空而起,形成一个巨大的鲸鱼状极速朝我们袭来,我甚至不敢睁眼看,羽落同样闭上了眼睛,我们身处一个祭台的正中心,羽落将空间戒指中所有的血瓶倒入祭台中心的一个池子中,同时他也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嘶吼,一滴精血在他指尖凝聚着,“叮!”精血滴入池中,“哗!”巨鲸将我们吞入口中,昏暗的空间内,没有人注意到一条血色手链从血池中心慢慢浮起……

—————————————————————————————————————————————————————————————

“结束了吗?”老人瘫坐在地上,伤势严重的他仓促间禁忌后又不顾后果的施放出极·禁咒,即使他是新晋的魔法祭祀,付出的代价也要了老人半条命,

“真是对不起,我还活着!”老人身前突然出现一条细微的裂缝,羽落缓缓从裂缝中走出,

“这怎么可能!”老人一下子站了起来,

“哈哈,虽然这场战斗是我输了,不过能够看到柏斯唯一的魔法祭祀如此惊讶的表情,也算值了!”羽落洒脱的笑道,然后很不负责的对我说道:“接下来交给你了!”

“离云校长,好久不见!”我冷冷的看着这位曾经我很尊敬的老人,

“哈哈,我早该想到,你们还有后手,只是我真没猜到最后一个人竟然是你!”离云感叹道,

“……”

“告诉我,刚才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离云很急切的说,

“不好意思,这跟我没关系,我跟他们也不是一伙的!”我摊了摊手,

“哈哈,还真是让我这个老头子死不瞑目啊!”离云直视着我,“不过,你也别想活着走出这个房间了!”

离云突然一跺脚,我感到整个空间的重量压在我肩上,实力的巨大差距果然没有任何办法弥补,几次呼吸后,我单膝跪地,已经直不起身子来,一道能量穿刺朝我心口袭来,我甚至无法动弹一个手指头,我死死的盯住那道能量穿刺,一刹那,我感到脑中似乎突然明悟了什么,极速飞来的穿刺在我眼中变得缓慢下来,可惜我还是无法动弹一下,眼睁睁看着穿刺离我越来越近……

就在此刻,一个虚幻的人影从我灵魂中剥离出来,展开双臂将我挡在身后,竟然是羽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夏末,在五台山的深山中,有一片少有人踏入的森林。林中的树木遮天蔽日,原本原本炙热的阳关都被树叶挡住,异常的凉爽。林...
    冰月光辉阅读 4,222评论 0 10
  • File file=new File(“abc.txt”);//打开一个txt文件file.delete();//...
    敬java靖阅读 267评论 0 0
  • 今天做了一个梦,梦醒了却觉得心有余悸,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总感觉自己怎么也喘不过气来。 依稀记得那梦...
    _阿萝阅读 83评论 3 0
  • 带着儿子坐公交上街。 回来的路上,公交走到半道,就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虽然与司机师傅只隔着一个靠背的距离,...
    燕语诗心阅读 80评论 0 1
  • 「晨思赋」五月二十二,晨思于家中。鸟鸣城寂处,花开楼群中。年初考三试,岁尾事新公。春去花已落,投笔且从戎。展宏图之...
    陶文友阅读 19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