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城外的人想走进去 城内的人想走出来

钱钟书的《围城》 这一次是真的拿起来开始看啦

<城外的人想走进去 城内的人想走出来>

<对于吃不到的葡萄 人们有可能说它是酸的 也有可能说它分外甜>

<我们总是没有经历过就没有发言权 也对身边的劝告不太能听的进去 因为没有经历过没法理解>

看《我们仨》、《人生边上*心城内外》开始了解钱钟书、杨绛以及他们之间的爱情;他们都腹有诗书气自华 他的才华 他的幽默 她的才情 她的贤惠以及彼此都有的大智慧。

看围城1/3最大的感受就是这本书很有趣味 看起来是诙谐的幽默的

很多感觉实在搞笑的片段 书中的主角方鸿渐  最初是回国的船上方鸿渐与鲍小姐的交集篇 鲍小姐有未婚夫下船就装作不认识方鸿渐 他们之间比较搞笑的一截是刚开始的试探、吸引、亲密、疏离是连串式的。船上期间夹杂着下一个女子苏小姐对方鸿渐颇有好感 但不太认同鲍小姐对方鸿渐太过明显的靠近~

方鸿渐下船后回到‘岳父家’ 之前有婚约但未过门就过世的未婚妻周家 为其安排了银行的工作

苏小姐苏文纨人如其名 有才的懂旧诗的有些刁顽的女子 喜欢鸿渐约二十年来势要娶自己的赵辛楣试探鸿渐 开始接近方鸿渐 彼此感觉 不好不坏吧 苏小姐对方鸿渐的好感以及喜欢更多一些 鸿渐是配合着敷衍着 没有太过明显的拒绝 苏小姐的表妹唐小姐唐晓芙人如其名 美丽聪明比表姐要温柔一些

方鸿渐对唐小姐好感与喜欢更多一些 苏小姐约鸿渐 鸿渐说带着唐小姐 共同聚着玩 各怀心事 苏小姐想鸿渐 鸿渐想唐小姐 唐小姐刚开始看热闹多一点吧

这三个人里好玩的部分俩处(1)苏小姐与方鸿渐 某个月色比较好的晚上 俩人的一吻到第二天方鸿渐来信的拒绝求爱 俩人关系的决裂 唐小姐看到方鸿渐写给表姐的信 想到方鸿渐对表姐的敷衍对自己的殷勤 也选择决断俩人的关系 三人之间的博弈设置的很巧妙

苏小姐并不知鸿渐对唐小姐倾心 唐小姐对鸿渐感觉也不赖 唐小姐更像局外人 能看的清表姐对鸿渐的心 也能看懂一部分鸿渐对自己的殷勤 之后方糖二人的试探 互相表决裂又期待有个台阶彼此关系能靠的更近一些~

(2)因苏小姐喜欢方鸿渐被苏小姐打击到的赵辛楣~ 因喜欢唐小姐打击到苏小姐的方鸿渐~ 苏小姐忽然决定嫁给曹文朗 不太能理解 同样的‘同情的俩人’ 赵辛楣与方鸿渐决定去三闾大学任教 旅途中一路波折 俩人同病相怜 忽然发现彼此是互相的知己 俩人在一块儿的对话也是诙谐有趣 此时上线了新的女子 孙小姐知青正经学校毕业 也是比较聪明 有一些会装傻的类型

方鸿渐、赵辛楣、孙小姐的旅途: 谢谢赵叔叔 偶有互相调侃的时刻~

三闾大学:方鸿渐、赵辛楣、孙小姐来大学任教并不总是顺利的样子 想到了我在公司 也不总是顺利 但大多时候还是挺好的 生活怎么可能真的一帆风顺嘛 汪处厚教授 汪太太体弱多病热情的联络方鸿渐、赵辛楣外加刘小姐、范小姐 名为聚实则是相亲的饭局 感慨 那个时候小说里就有了相亲的饭局 看来这也是文化的一部分 什么时候也像爱情一样经久不衰 总有新的火花与活力迸射出来

饭局上鸿渐只是吃吃吃 范小姐对辛楣很有好感 想着辛楣送她回家多一些彼此相处的时间 辛楣看懂了一些并且暗自决定跟鸿渐一起回家共同先送范小姐回家 再送刘小姐回家 以此避免与范小姐单独相处的机会

鸿渐看在眼里懂得他的意思 方赵俩人的战略好一致还是挺逗哒~ 路上过桥 桥上桥下俩对 刘小姐不太喜欢范小姐忸怩故意崴脚加之手包忘带希望辛楣陪她回去取 好聪明为俩个人制造机会还是挺厉害哒 鸿渐问辛楣使眼色自己是不是戴帽子出门啦也忘了帽子 辛楣笑着回答是戴了以此拯救了辛楣 方鸿渐陪同范小姐取手包 范小姐气愤的样子鸿渐依然没有帽子的回来 鸿渐和辛楣的情谊在会心一笑以及双手一握里更上一层楼 比较看好方鸿渐和赵辛楣的友谊 也是挺美好哒~

鸿渐意外得知称呼辛楣“赵叔叔”陪同他们一块儿来的孙小姐和陆子潇似乎在通信 俩人在交往 那个时候的心理描写也挺逗的 鸿渐吃了【隔壁醋】 新词汇

鸿渐和孙小姐聊起范小姐说鸿渐坏只知道吃鸿渐木头,鸿渐聊起范小姐说孙小姐与他人通信件 轻描淡写的实则为了掩饰内心的关心的波澜 无关爱情但也是有些小九九的吧 知道陆子潇单方面的爱恋 鸿渐的心情以及孙小姐听唐小姐曾对他的把他写的所有信都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为陆子潇躺枪和他有一样的遭遇悲伤一分钟~

画10个红色指甲的图样比作一手红色指甲的汪太太 孙小姐也是有幽默细胞哒 辛楣眼中有些像他爱慕了过去二十多年的苏小姐 不知道接下来辛楣会怎么处理他的这种错觉~

继续苏小姐 孙小姐 范小姐 刘小姐 方鸿渐 赵辛楣~ 他们的故事 语言太幽默了啦 我有点停不下来 间断写书评~ Yeah

又一年日子就那么一梭一梭的向前移动着~ 孙小姐以及方鸿渐意外的订婚 感觉这俩个人的情感线交代的不是很清楚 很仓促的就订婚了 方鸿渐被辞退 赵辛楣去香港 孙小姐孙柔嘉收到续聘书依然决定陪同方鸿渐离开

柔嘉与鸿渐飞机辗转香港 领办结婚证书 与辛楣叙旧偶遇苏文纨 这个时候的苏文纨虽然旗袍着身 亮丽的不合拍的色彩加之此时的谈吐已全然不复过去优雅可爱的样子 此时苏小姐对赵辛楣很好 比结婚前对他好 但是辛楣对她的情意已经消散了 此时他心仪的是另一个女子 没有太多的笔墨给她 辛楣的结婚也是比较草草 只是带过去了 辛楣给鸿渐的信里提到的也只是内子...全无照片等的描述

柔嘉与鸿渐婚后的日子 开始成了文章的重点 回家 鸿渐家的弟弟弟妹侄子 鸿渐的爸妈 与 柔嘉的爸妈 柔嘉的姑母姑父 家长里短 你看我不上我看你不上 虚荣与看热闹的状态 柔嘉与鸿渐开始争吵 小吵大吵总有 但是俩人也都是文化人 也还算是对彼此有那么点情感 好像不是情感 是结婚了 俩人已经绑在一起了的婚姻的维系 有争吵 有不快 有讨厌 有看不惯 但最终都是在一方的妥协下 日子进行着 俩个人也都还不错 说话上彼此嘴都很利索 争吵的时候会巧妙的怼对方 争吵也是小平淡日子的调味剂 像柔嘉说鸿渐‘小孩子说这话饶很可爱 你说这话一点儿都不可爱’ 鸿渐笑了 翻篇~  偶尔鸿渐也会怼柔嘉 柔嘉不开心了 去洗漱 笑说自己洗漱完就闭口了不说话了 留下鸿渐一个人生闷气 柔嘉看到鸿渐的样子轻笑 也是过去啦

文章最终以柔嘉和鸿渐的一次闹的比较大的争吵 柔嘉负气带着箱子离开家 鸿渐鼻子有伤 路上钱袋被偷一直到夜晚都没有吃饭 在看着家里一片狼藉 想着自己回来前是想着跟柔嘉好好过日子    劝和柔嘉 并伤心以及疲惫忘却饥饿感就那样沉沉的睡着 唯余家里时间走的慢的时钟的‘当当当当当当’声~

生活还在继续着 此刻这边有争吵 但毫不妨碍它还在有条不紊的向前着 不会因为任何人的伤心、疲惫以及不可承受而放慢它的脚步~

看完之后的感受: 围城 想走进去与想走出来 感觉还是挺真实的 还不曾经历 却觉得联系一些生活和所看的书带给我的认识 这样的故事还是可能真实存在哒  不由得觉得生活这个大书呵 真的是有太多有意思的 揪扯的时刻 有甜蜜 有酸楚~

书中鸿渐的感情 就是一连串式的 也许生活里的每个人其实也或多或少都像鸿渐 不管年龄的多少 无论什么时候 都不能说自己足够成熟 足够处理生活里的一切压力与负担 所以一直在长大 一直在学习 一直在找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遇到好多人 与一些人相遇 相识 相离 再也不见~  想到了闺蜜曾经抄给我的一段话:“人生就像一列行驶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口,没有一个人可以至始至终陪着你走完,你会看到来来往往、上上下下的人。如果幸运,会有人陪你走过一段,当这个人要下车的时候,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因为,说不定下一站会有另外一个人会陪你走的更远。

节选片段:

1. 事情没有做成的人老有这类根据不充分的信念;我们对采摘不到的葡萄,不但想像它酸,也很可能想像它是分外地甜。

2. 毕竟是清晨,人的兴致还没给太阳晒萎,烘懒,说话做事都很起劲。

3. 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砂砾或者出鱼片里示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

4. 苏小姐理想的自己是:“艳如桃李,冷若冰霜,”让方鸿渐卑逊地仰慕而后屈伏地求爱。谁知道气候虽然每天华氏一百度左右,这种又甜又冷的冰淇淋作风全行不通。

5.  她的平淡,更使鸿渐疑惧,觉得这是爱情热烈的安稳,仿佛飓风后的海洋波平浪静,而底下随时潜伏着汹涌翻腾的力量。

6. 茶叶初到外国,那些外国人常把整磅的茶叶放在一锅子水里,到水烧开,泼了水,加上胡椒和盐,专吃那叶子。”大家都笑。斜川道:“这跟樊樊山把鸡汤来沏龙井茶的笑话相同。我们这老世伯光绪初年做京官的时候,有人外国回来送给他一罐咖啡,他以为是鼻烟,把鼻孔里的皮都擦破了。

7. 鸿渐情感像个漩涡。自己没牵到,可以放心。但听说孙小姐和旁人好,又剌心难受。自己并未爱上孙小姐,何以不愿她跟陆子潇要好?孙小姐有她的可爱,不过她妩媚得不稳固,妩媚得勉强,不是真实的美丽。脾气当然讨人喜欢——这全是辛楣不好,开玩笑开得自己心里种了根。像陆子潇那样人,她决不会看中的。可是范小姐说他们天天通信,也决不会凭空撒谎。忽然减了兴致。

鸿渐踌躇,孙小姐说:“我一定要知道。方先生,你告诉我,”笑意全收,甜蜜地执拗。鸿渐见过一次她这种神情,所有温柔的保护心全给她引起来了,说:“她没有多说。她并没骂你,我也记不清,好像说有人跟通信。那是很平常的事,她就喜欢大惊小怪。”

孙小姐的怒容使鸿渐不敢看她,脸爆炸似的发红,又像一星火落在一盆汽油面上。她把铅笔在桌子上顿,说:“混帐!我正恨得要死呢,她还替人家在外面宣传!我非跟她算账不可。”鸿渐心里的结忽然解松了,忙说:“这是我不好了,你不要理她。让她去造谣言得了,反正没有人会相信,我就不相信。”

8. 年龄是个自然历程里不能超越的事实,就像饮食男女,像死亡。有时,这种年辈意识比阶级意识更鲜明。随你政见、学说或趣味如何相同,年辈的老少总替你隐隐分了界限,仿佛磁器上的裂纹,平时一点没有什么,一旦受着震动,这条裂纹先扩大成裂缝。

9. 两个人在一起,人家就要造谣言,正如两根树枝相接近,蜘蛛就要挂网。今天又多嘴,说了许多不必说、不该说的话。

10. 她跟辛楣的长期认识并不会日积月累地成为恋爱,好比冬季每天的气候罢,你没法把今天的温度加在昨天的上面,好等明天积成个和暖的日。

11. 方鸿渐忙说记得:“你那时候也红得很可是你自有那一种高贵的气派,我们只敢远远的仰慕着你。我真梦想不到今天会和你这样熟。”

12. “唐小姐,你听我说。你表姐是个又有头脑又有才学的女人,可是——我怎么说呢?有头脑有才学的女人是天生了教笨的男人向她颠倒的,因为他自己没有才学,他把才学看得神秘,了不得,五体投地的爱慕,好比没有钱的穷小姐对富翁的崇拜——”

“换句话说,像方先生这样聪明,是喜欢目不识丁的笨女人。”

“女人有女人的特别的聪明,轻盈活泼得跟她的举动一样。比了这种聪明,才学不过是沉淀渣滓。说女人有才学,就仿佛赞美一朵花,说它在天平上称起来有白菜番薯的斤两。真聪明的女人决不用功要做成才女,她只巧妙的偷懒——”

“你做得比文那首诗灵活。”

“你别当面奉承我,我不相信你的话!”

13.

一句话的意义,在听者心里,常像一只陌生的猫到屋里来,声息全无,过一会儿“喵”一叫,你才发觉它的存在。孙小姐最初说有事到教授宿舍来,鸿渐听了并未留意。这时候,这句话在他意识里如睡方醒。也许她是看陆子潇来的,带便到自己这儿坐下。心里一阵嫉妒,像火上烤的栗子,热极要迸破了壳。急欲探出究竟,又怕落了关切盘问的痕迹,扯淡说:“范小姐这人妙得很,我昨天还是第一次跟她接近。你们是同房,要好不要好?”

14. 鸿渐要抵抗这媚力的决心,像出水的鱼,头尾在地上拍动,可是挣扎不起。觉得剩余的今夜只像海水浴的跳板,自己站在板的极端,会一跳冲进明天的快乐里,又兴奋,又战栗。

15.

我深恨发明不来一个新鲜飘忽的说法,只有我可以说,只有你可以听,我说过,我听过,这说法就飞了,过去现在和未来没有第二个男人好对第二个女人这样说。抱歉得很,对绝世无双的你,我只能用几千年经人滥用的话来表示我的情感。你允许我说那句话么?我真不敢冒味,你不知道我怎样怕你生气。

16. 可是心里忘不了他,好比牙齿钳去了,齿腔空着作痛,更好比花盆里种的小树,要连根拔它,这花盆就得碎。

17. 鸿渐回身问:“谁吹牛?”

“你呀。你说她从前如何爱你,要嫁给你,今天她明明和赵辛楣好,正眼都没瞧你一下。是你追求她没追到罢!男人全这样吹的。”鸿渐对这种“古史辩”式的疑古论,提不出反证,只能反复说:“就算我吹牛,你看破好了,就算我吹牛。”柔嘉道:“人家多少好!又美,父亲又阔,又有钱,又是女留学生,假如我是你,她不看中我,我还要跪着求呢,何况她居然垂青——”鸿渐眼睛都红了,粗暴地截断她话:“是的!是的!人家的确不要我。不过,也居然有你这样的女人千方百计要嫁我。”柔嘉圆睁两眼,下唇咬得起一条血痕,颤声说:“我瞎了眼睛!我瞎了眼睛!”

18.

鸿渐感激不尽道:“谢谢你,谢谢你——”柔嘉道:“好容易千方百计嫁到你这样一位丈夫,还敢不小心伺候么?”说时,眼圈微红。鸿渐打拱作揖,自认不是,要拉她出去吃冰。柔嘉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别把吃东西来哄我。‘千方百计’那四个字,我到死都忘不了的。”鸿渐把手按她嘴,不许她叹气。结果,柔嘉陪他出去吃冰。

19.

他心上的新创口,揭着便痛。有人失恋了,会把他们的伤心立刻像叫化子的烂腿,血淋淋地公开展览,博人怜悯,或者事过境迁,像战士的金疮旧斑,脱衣指示,使人惊佩。鸿渐只希望能在心理的黑暗里隐蔽着,仿佛病的眼睛避光,破碎的皮肉怕风。所以他本想做得若无其事,不让人看破自己的秘密,瞒得过周太太,便不会有旁人来管闲事了。可是,心里的痛苦不露在脸上,是桩难事。女人有化妆品的援助,胭脂涂得浓些,粉擦得厚些,红白分明会掩饰了内心的凄黯。自己是个男人,平日又不蓬首垢面,除了照例的梳头刮脸以外,没法用非常的妆饰来表示自己照常。不知怎样,清闲之福会牵起唐小姐,忙把念头溜冰似的滑过,心也虚闪了闪幸未发作的痛。

20. 辛楣道:“你这人太不坦白!咱们现在是同病相怜,我失恋,你也失恋,当着我,你不用装假挣面子。难道你就不爱苏小姐?”

“我不爱她。我跟你同病,不是‘同情’。”

“那么,谁甩了你?你可以告诉我么?”

掩抑着秘密再也压不住了:“唐小姐。”鸿渐垂首低声说。

“唐晓芙!好眼力,好眼力!我真是糊涂到了。”本来辛楣仿佛跟鸿渐同遭丧事,竭力和他竞赛着阴郁沉肃的表情,不敢让他独得伤心之名。这时候他知道鸿渐跟自己河水不犯井水,态度轻松了许多,嗓子已恢复平日的响朗。

21.

别胡说!人家听见了好意思么?我近来觉悟了,决不再爱大学出身的都市女人。我侍候苏文纨够苦了,以后要女人来侍候我。我宁可娶一个老实、简单的乡下姑娘,不必受高深的教育,只要身体健康、脾气服从,让我舒舒服服做她的Lord

and Master。我觉得不必让恋爱在人生里占据那么重要的地位。许多人没有恋爱,也一样的生活。”

“宁可我做了官,她不配做官太太;不要她想做官太太,逼得我非做官、非做贪官不可。譬如娶了苏文纨,我这次就不能跟你同到三闾大学去了,她要强着我到她爱去的地方去。”

我经过这一次,不知道何年何月会结婚,不过我想你真娶了苏小姐,滋味也不过尔尔。狗为着追求水里肉骨头的影子,丧失了到嘴的肉骨头!跟爱人如愿以偿结了婚,恐怕那时候肉骨头下肚,倒要对水怅惜这不可再见的影子了。

22. 鸿渐知道今天的睡眠像唐晓芙那样的不可追求,想着这难度的长夜,感到一种深宵旷野独行者的恐怯。他竭力寻出话来跟辛楣说,辛楣不理他,鸿渐无抵抗、无救援地让痛苦蚕食虫蚀着他的心。

23.

孙小姐的脸红忽然使他想起在法国时饭上冲酒的凉水;自己不会喝酒,只在水里冲一点点红酒,常看这红液体在白液体里泛布云爱,做出云雾状态,顿刻间整杯的水变成淡红色。他想也许女孩子第一次有男朋友的心境也像白水冲了红酒,说不上爱情,只是一种温淡的兴奋。结果,买到票子的那一堆人全上了车,真料不到小车厢会像有弹性,容得下这许多人。这车厢仿佛沙丁鱼罐,里面的人紧紧的挤得身体都扁了。可是沙丁鱼的骨头,深藏在自己身里,这些乘客的肘骨膝骨都向旁人的身体里硬嵌。罐装的沙丁鱼条条挺直,这些乘客都蜷曲波折,腰跟腿弯成几何学上有名目的角度。

24.

这小贩只淡淡说声住在本县城里那条街,并不向他诉苦经,借同乡盘缠,鸿渐又放心、又感慨道:“这人准碰过不知多少同乡的钉子,所以不再开口了。我真不敢想要历过多少挫折,才磨练到这种死心塌地的境界。”辛楣笑他颓丧,说:“你这样经不起打击,一辈子恋爱不会成功。”鸿渐道:“谁像你肯在苏小姐身上花二十年的工夫。”辛楣道:“我这几天来心里也闷,昨天半夜醒来,忽然想苏文纨会不会有时候想到我。”鸿渐想起唐晓芙和自己,心像火焰的舌头突跳起,说:“想到你还是想你?我们一天要想到不知多少人,亲戚、朋友、仇人,以及不相干的见过面的人。真正想一个人,记挂着他,希望跟他接近,这少得很。人事太忙了,不许我们全神贯注,无间断地怀念一个人。我们一生对于最亲爱的人的想念,加起来恐怕不会一点钟,此外不过是念头在他身上瞥过,想到而已。”辛楣笑道:“我总希望,你将来会他几秒钟给我。告诉你罢,我第一次碰到你以后,倒常常想你,念念不释地恨你,可惜我没有看表,计算时间。”鸿渐道:“你看,情敌的彼此想念,比情人的彼此想念还要多——那时候也许苏小姐真在梦见你,所以你会忽然想到她。”辛楣道:“人家哪里有工夫梦见我们这种孤魂野鬼。并且她已经是曹元朗的人了,要梦见我就是对她丈夫不忠实。”鸿渐瞧他的正经样儿,笑得打跌道:“你这位政治家真是独裁的作风!谁做你的太太,做梦也不能自由,你要派特务式作人员去侦察她的潜意识。”

25.

街上的市面,仿佛缩在被里的人面,还没露出来,卖花生的杂货铺也关着门。鸿渐走前几步,闻到一阵烤山薯的香味,鼻子渴极喝水似的吸着,饥饿立刻把肠胃加紧地抽。烤山薯这东西,本来像中国谚语里的私情男女,“偷着不如偷不着,”香味比滋味好;你闻的时候,觉得非吃不可,真到嘴,也不过尔尔。鸿渐看见一个烤山薯的摊子,想这比花生米好多了,早餐就买它罢。

26.

鸿渐道:“我发现拍马屁跟恋爱一样,不容许有第三都冷眼旁观。咱们以后恭维人起来,得小心旁边没有其他的人。”

辛楣道:“像咱们这种旅行,最试验得出一个人的品性。旅行是最劳顿,最麻烦,叫人本相毕现的时候。经过长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以结交作朋友——且慢,你听我说——结婚以后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颠倒的,庆该先同旅行一个月,一个月舟车仆仆以后,双方还没有彼此看破,彼此厌恶,还没有吵嘴翻脸,还要维持原来的婚约,这种夫妇保证不会离婚。”

27. 说完笑迷迷地望着李梅亭,这时候,上帝会懊悔没在人身上添一条能摇的狗尾巴,因此减低了不知多少表情的效果。

28. 孙柔嘉在订婚以前,常来看鸿渐;订了婚,只有鸿渐去看她,她轻易不肯来。鸿渐最初以为她只是个女孩子,事事要请教自己;订婚以后,他渐渐发现她不但很有主见,而且主见很牢固。她听他说准备退还聘约,不以为然,说找事不容易,除非他另有打算,别逞一时的意气。

29. 这个时间落伍的计时机无意中包涵对人生的讽刺和感伤,深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 八 章 西洋赶驴子的人,每逢驴子不肯走,鞭子没有用,就把一串胡萝卜挂在驴子 眼睛之前、唇吻之上。这笨驴子以为走...
    小团阅读 1,976评论 0 0
  • 第 九 章 鸿渐赞美他夫人柔顺,是在报告订婚的家信里。方□(辶+豚)翁看完 信,像母鸡下了蛋,叫得一分钟内全家知道...
    小团阅读 2,839评论 0 0
  • 膨胀的电池、半掩的窗,泥渍和酸雨交融,临摹意象的画 铺上瓷砖的水泥,依稀可见被风蚀化的瘢痕。有几株爬山虎,自上而下...
    彧兮阅读 131评论 0 1
  • 聊斋志异里有牡丹花化成的美女,美的让人窒息,古人有很多人给女孩子取名牡丹。以前对花了解不多,直到这次遇见它,我才发...
    肉肉的小饼干阅读 445评论 0 1
  • 只有经历过地狱般的磨砺,才能练就创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响。 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 你受...
    胜者为王王臣森阅读 199评论 0 0
  • 我与君生第一次相遇时,桃花开的正艳。君生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而我眼中,一朵朵花在这明媚的季节里总显得有些刺眼,...
    予春阅读 20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