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人生最大的遗憾不是失败,而是活成了其他人

第四季《奇葩说》落下帷幕了,深夜捧着手机看完,忽然有点伤感,从第一季追到第四季,台上的每个人都在成长,马薇薇褪去了最初的犀利,多了更多理性和包容;陈铭由最初喜欢讲自己的故事,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到如今依然讲着自己的故事,但更多是坚持着自己论据充分的观点;黄执中依然很帅,从最初的华丽转身,到现在将一部部金庸的武侠进行哲学的解读;姜思达的每场辩论都让人惊艳,无论最后是不是奇葩之王,相信他已是很多人心中的王;而成长最大和变化最大的,却是众望所归的肖骁。

从第一季的蛇精男,到第二三季的少奶奶,到如今的奇葩之王,肖骁永远是最真性情的一个,他的认真和努力,足以让他最后流着眼泪却笑着说一声:这是我应得的,就像在第一季海选,拿到直接通行证的时候,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冲着镜头说:有什么好高兴的,这是我应得的。

想起第三季时候,当姜思达在决赛中惜败时,在选手后采里说:“我最后还是没能成为大家眼中的那个人”。他一如既往地笑着,眼睛里泪光闪烁。

姜思达在第三季的表现真的惊艳,然而最后的决赛,让人心酸也动容。在他身上,我们都可以看到自己最不愿意让大家看到的一面,每个人都是凡人,无论你怎样优秀,命运仍然充满变数,无论你多么努力,厄运还是会光顾。

面对命运的无常和厄运的光顾,我们唯一能做的,唯一应该庆幸的是,这世界上还有一项骄傲不需要运气,但需要毅力和勇气的事情,那就是坚持做自己,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任何地方。

就像董婧说的,未来,当我生命的最后几分钟,我回想我的一生时,我曾面临巨大的压力、诱惑,我曾不知所措在深夜痛哭,但我依然是我自己,我很骄傲。人这一生,能获得的最后骄傲有什么?爱情成功、友谊、梦想。

肖骁在决赛的时候引用了《穿普拉达的女王》的例子,当安妮海瑟薇扮演的andy终于适应了自己的魔鬼老板,开始对各种没有见过面的时尚名流倒背如流的时候;在朋友聚会时,总是聊着大家格格不入的时尚,大牌包包说送就送的时候;当工作已经完全占据了她生活的全部,遭受朋友离开,男友分手的时候,一位前辈告诉她:当你的生活岌岌可危的时候,说明你的工作步入正轨了。当你的个人生活化为乌有时,就说明你要晋升了。

Andy才知道,这并非她所要的,她的愿望是可以进入出版社成为一名普通的社会记者。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辞职,直到很多个日子以后,当她穿着第一次到时尚杂志面试时的宽松上衣和牛仔裤在街头偶遇曾经的魔鬼老板时,她坦然微笑,向老板点头致意。

Andy坚持了自己的选择,她现在的生活可能没有华服没有奢侈品,没有太多钱,然而她快乐。

身边总有那么有些人,就是八面玲珑,就是讨人喜欢,很多人说,那就是人家的性格,性格决定命运,然而什么决定性格?我想是选择吧!

《欢乐颂2》在上星期也结束了,最后一幕,樊胜美再次圈粉,因为她终于勇敢地面对自己了,她不再逃避,勇敢地与自己的哥哥抗争打官司,她认真厘清了自己的感情,发现自己一直把王柏川当作救命稻草,很理智地处理了这段关系,选择分手,她说的一句话特别感人:希望未来我们再相遇的时候,我们都是全新的自己。

她不再因为年龄而害怕,不再因为独自打拼而恐惧,她有了自己的存款,并且决定不再去填补家里的无底洞,勇敢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让她感觉到了生活的轻松。曾经因为家庭而迷失自己的樊胜美终于懂得了为自己而活。

董婧说了一个感动蔡康永的故事。在宫崎骏电影《千与千寻》中,小白龙在故事的结尾,飞翔在天空中,忽然激动地说,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我叫什么了!这是蔡康永很感动的地方,这孩子多可怜,他生活了这么久,他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为什么名字这么重要?因为名字不只是代表一个符号,它背后代表的东西太重要,那就是我自己是谁。

大学时代,第一节哲学课,老师布置给我们的作业就是写一篇文章叫做《我是谁》,张德芬在《遇见未知的自己》里最初探讨的问题也是:我是谁。

我不是我的工作,不是我的名字,不是我所拥有的头衔,不是这一副身体。而是当有一天,我没有工作,忘记了名字,一无所有的时候,我还知道我自己是谁,我还可以走在我所坚持的路上,不会迷失。

董婧提出了一个她常常思考的问题,也是我常思考的问题:我们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新东方的网红老师给出了我们一个特别鸡汤的答案:人活着是为了体验那些未曾经验的美好。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有些人一路顺遂,从婴儿成长为巨婴;有些人坎坎坷坷,从纯情少女活成了白骨精;也有些人人情练达,在青春的年纪就活成了薛宝钗,而究竟有多少人是能够坚持自己坚持的,摒弃那些自己不屑的,即便来时道路荆棘丛生,即便远方诱惑重重,但是仍然没有停下那个心中的方向。

马薇薇说,成长不是一件好事,没有人想要生活的暴击,即便那些经受暴击之后获得的经验让我们可以更好地适应这个社会,但是那并不是我们想要的。

米奇·阿尔博姆有本书叫做《相约星期二》,自己的恩师人生即将走到尽头,米奇每个星期二都会来聆听他的教诲,陪他度过最后的岁月。然而在人生最后的课程里,老师与米奇探讨的是什么呢?是人生中的遗憾、死亡、家庭、感情,爱、婚姻、文化、原谅,而你是否想过,如果有一天,你行将离开这个世界,你会如何度过?你会想起什么?

说起死亡,我想起了两部电影,一部叫做《廊桥遗梦》。前段时间,正好在乐嘉的性格色彩书解读中看到,乐嘉从性格色彩的角度去分析两位主人公,他们都是蓝色奉献型人格,所以为了责任、道德而选择放弃了自己的爱情。

弗朗西丝卡弥留之际,在给自己孩子们的信中写道:我活着的时候,属于这个家,但愿死了以后,属于他。这是佛朗西斯卡半生中唯一的遗憾也是从未改变过的初衷。

还有一部法国电影《无法触碰》,在一次跳伞运动事故后,菲利普,一位富有的贵族下肢瘫痪,只能坐在轮椅上,生活无法自理,因此他找了黑人青年德瑞斯来家里帮佣。这是一位郊区的年轻人,刚从监狱出来。在面试过程中,德瑞斯表现得很随便,随意调侃菲利普的身体状况,还对他的女助手大献殷勤。菲利普不仅没有因此而发怒,还雇佣了德瑞斯。德瑞斯将随性、自由的生活方式和一种全新的生命活力带入了菲利普的生活,他带他去按摩、去飙车,做各种疯狂、大胆的事情。让菲利普即便瘫痪也能享受生活中的美好。

如果是你忽然瘫痪或者遭受了巨大的变故,你会如何面对?

什么样的选择,决定了什么样的一生。

愿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骄傲地走过人生的最后阶段,以本真的自己的姿态,而不是任何其他人,不是任何人期待你成为的那种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