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五年。

听见朋友在聊七年之痒,因为学校一对谈了很久的模范恋人毫无征兆的分开了。

然后在发呆中就突然想到了他,与他是一场长达五年的追逐,说实话很累。回首时身后无一人支持,我对好友说突然很羡慕南康白起,因为那么多人愿意陪他等一个不存在的十年。

曾有好友问我为什么喜欢他,他哪里好?

我回了一句他不好却走进我心里。

可是就算曾那么那么喜欢过的他,在今年的某一天突然就不再心动了。我却找不到任何原因。

也许正应了那句话:“但凡少年事,大都无疾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