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遇到你之前,我宁愿孤独一生。

以前我很羡慕那些拥有“自来熟”天赋的人,他们很讨喜,总能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与陌生人打成一片,面对他们时,连饭堂阿姨原本在舀菜时像羊癫疯一般抖个不停的手都能在一瞬间恢复平静。

但我不行,我是一个很不合群的人,整个大学时期,我说最多的一句话可能要当属“不了,你们去吧。”,也从来没有固定一起吃饭的朋友,每天都是打包回宿舍用餐,因为不喜欢无谓的热闹,所以甘愿做一个独行侠。

那时候我坚信,优秀的人总是独来独往,并且沉迷于对孤独的自我陶醉之中。

尽管独来独往的人不一定优秀。

大一的某段时期,我刚和当时的女朋友分手,与相好十年的发小绝交,丧得不行,假期也没有回家。送走舍友后,每天在空荡荡的宿舍里打机,脚边的外卖盒堆得像一座小山,我从下午打到凌晨深夜,然后开始睡觉,一觉醒来又是下午。

我想找人说说话,想有个人能陪我出去走走,可我翻遍通讯录,竟找不到任何一个能让我发出信息的人。手机的震动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件难得的事情,我渴望收到任何人的关心,但事实上只有微信运动和订阅号们会偶尔震我一下。

当时的我没有任何陪伴,也没有任何想要追求的事情,只能继续打机,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终于在第三天的凌晨五点钟,我扔掉了鼠标和键盘,抱着被子大哭了一场。

哭声在空荡的宿舍中畅行无阻,撞到墙壁后产生的回声刺得我耳朵发疼。那是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空虚”和“寂寞”的滋味,那时候我发誓,我需要陪伴,再也不要做独行侠,不要寂寞地生活。

从那天起,我开始刻意地去合群,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四处约人喝酒。

酒桌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推杯换盏之间,似乎原本没什么交情的人也能在一时间变成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加上我的一些小聪明,玩大话骰总是难逢敌手,因此在酒桌上倍受青睐,所有人都争抢着选我做他们的队友。

每天饭点一过,就会有人发信息给我“远夏,今晚继续啊,我们还得靠你来喝死对面那傻逼呢。”

那段时候我的存在感爆棚,感觉自己成了社交小能手,左右逢源的我再也不用担忧找不到人可以约,不仅得到了陪伴,还有被人需要的满足感。

从开始匹配到游戏结束,玩一盘lol要45分钟;

从构思到结尾,写一篇文章要三个小时;

从和弦到指法,练一首新的弹唱要两天。

而对面在酒桌上叫出“两个一”时我劈了他,赢得了全场的欢呼,只需要两秒钟。

所以那段时间,我不再玩游戏了,也停止了写作,连吉他的尼龙弦上也长满了锈斑。

然而有一天,我因为胃痛原本打算拒绝朋友的邀约,却仍然被生拉硬拽地上了酒桌,他们一口一个“没你不行”,把我的酒杯一次又一次地填满,让我没有回旋的余地。

酒过三巡,我终于在洗手间吐了出来,遍地的呕吐物中带着血水,上涌的胃酸呛得我眼泪直流。没有任何人在意我为什么在洗手间呆了那么久,包括那些口口声声说“没你不行”的朋友们。

我从洗手间的门缝望向酒桌的方向,迟迟不敢走出去,看着他们面红耳赤开怀大笑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很蠢,强烈的空虚和寂寞感向我袭来,甚至比上一次的感觉还要猛烈得多。

我突然明白,我与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仅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谈论,甚至连真正的关心都匮乏,表面上的所谓情谊也只建立在酒精的作用下,让我误以为自己被需要,其实只是需要我帮忙劈酒和给钱罢了。

在一个糟糕的环境下合群,跟一群与自己处在不同世界里的人强行合群,比独来独往更可怕。它像毒品一般麻痹你的神经,让你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并因此在短时间内得到快乐,沉溺其中后再也没有追求其它自身价值的需求。

这让我觉得很恐怖,我从没想过自己一直以来所羡慕的“合群”原来还有这样的一面,只好落荒而逃,比起这样的合群,我更宁愿一个人生活。

直到我发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日语中有个词,直译过来叫“相性”,它既有“性格相合(程度)”的意思,也有“缘分”的意思。

第一次跟杂乱无章的见面是九月份的时候,短短的两个月里,我从杂的读者成为了他们活动的志愿者,再从志愿者到撰稿人。上周和荆棘在广州吃饭时他突然说:“好神奇哦,其实我们真正开始互相认识到现在也没多久,却好像认识了很久。”

我笑着回他:“因为我们相性高啊。”

想了一想,这两三个月来,在杂乱无章里认识了一大票新的朋友,一起写稿、办活动,一起通宵,一起睡觉。那晚在广州发完“阿周”的推文之后,和泽鹏志远在网吧聊天至通宵,讲到热泪盈眶,泽鹏说:“我已经忘了上一次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去完成一个目标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性格与爱恶都不尽相同,能找到与自己高相性的人并相互依偎,是一件幸运得不得了的事情。以致于最近我一直在想——这才是我想要的合群啊,还好我没有白等。

为了有天能遇到与自己相性高的人,这之前的所有独活都有它的意义,它让你成为更好的自己,也扼杀了你在无谓的人身上浪费生命的可能性。

可是你也要清楚,我所说的“等待”并不是“守株待兔”,“独活”也不是“闭门造车”,它只是提醒你别“饥不择食”。所以在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同时,也应该善于去发现并找到和你相性高的人,去与你喜欢的人合群。

所以,没遇到你之前,我宁愿孤独一生,也不要为了合群而合群。

相信我,所有的等待都有它的意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