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我们

学什么都会有困难

最初的我们

怀揣虔诚的热情

觉得每座高山都可以征服

后来才知道

只有属于我们的高山

才会被我们征服

精力太有限

正如感情也是有限的

爱是有限的

我们以为我们可以爱上很多人

到后来爱到没了力气

才知道爱人的肩膀

都只是暂时的停靠

要征服的高山还在等待着攀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