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er - 古罗马般的世遗之城

D5 (4/24/2013) Wed.

Cochem (Mosel) - Trier

古罗马般的世遗之城。

天还没亮我们就出发了,一起床就抱着侥幸心理看看昨天关照老板准备的面包有没有在厨房,我们这晚是include breakfast的。因为前晚我们回来得很晚,去了厨房发现并没有面包,想着老板可能忘了吧,今天这么早也不太会来放,于是L只是想去拿水,却意外发现面包早已在那儿,不知道老板什么时候放进来的,惊喜之余也感叹了下德国人的诚信。这下早饭有着落了,否则那么早,真不知道到哪儿去觅食。

Cochem火车站空无一人。这次学乖了,没有绕路,从小旅馆到火车站近在咫尺,拖着箱子慢慢走5分钟后也到达了站台。披星戴月地出发,在火车上迎接了日出。去Trier上班上学的人也不少,幸好我们出来的足够早,只有快到Trier的时候火车上的人才开始慢慢多起来,一个德国小学生一直很好动地坐在我们附近,特别渴望交流的眼神,好奇地看着我们,搭讪继续进行,可惜小学生也几乎不会说英语,问她在哪里上学几年级了,统统听不懂,嘟囔着德语,我们也听不懂,唉,再次感觉到到一个国家就应该学一点当地的语言啊。不过我们的车票她能看懂,知道我们要去Trier,很是兴奋,大概终于发现能够交流的一个点了。

有些遗憾,如果可以把路上我们无论是求助还是纯粹聊天而搭讪而来的每个人都合影留念,那以后回忆起来,也更容易在嘴角浮上欣慰的笑容吧。不妨从下一趟旅行开始。

到了Trier Hbf,所有人都下车了,可是可是,我们买到的是到Süd站啊。只能下车再问,得知其实还是同一趟车,只不过Hbf算是终点站,然后再从Hbf出发。虚惊一场,再次拖着行李上车坐下。小学生很热心地一直陪着我们直到我们再次上车,挥手和她告别,她开心地跑了,上学要迟到了吧?

Trier Süd是一个小站,连电梯都没有,坑爹地只能自己搬。欧洲很多地方都很不适合用拉杆箱长途旅行啊,无障碍设施太少了。下了楼一看,尼玛居然是小块的青石板路,果然是古城啊,够古的。研究了下地图,从车站到定的酒店有点远(拖着箱子走的话),估计这个路面会把箱子废掉,还是老实点看看有什么交通工具吧。一眼就看到对面路口停着两辆出租车,走近一看,还是大奔!把地图给司机看,问他大概多少钱,他说大约7欧,好吧,上吧,好歹也是大奔啊。走路的话并不遥远,大概1.5公里左右,但大奔开了很久,因为堵车,因为有些单行线。感受到Trier马路的狭窄,司机说是因为早高峰,所以堵车很正常,他很淡定。话说大奔内部很宽敞,第一次坐这么高级的出租车,屌丝女们表示受宠若惊。快到酒店的时候Meter表跳到了7欧,司机大哥敏捷地按下了停止键,Meter表一直停在了7欧,是个很厚道的司机。如果一直打表,估计会是7.X欧。

大清早的,酒店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没想到酒店的Lobby居然在二楼,还误以为走错了酒店大门,绕着那栋建筑走了一圈,还是回到原先那个门,这才发现一个不起眼的指示表明二楼是酒店前台。幸好有电梯。来了几日,我们现在找电梯的本领见长。

时间太早,照例不能check-in,存放好行李,热心的前台老太太给了我们地图,画出了几个著名的点,告诉我们如何坐车过去。酒店离中心城区不远,我们决定用走的,探探路。

Trier真是一个几步就一古董的地方。出了酒店没多久,就看到一个圆形的残缺围墙,也没注意,就随便拍了张照,后来照着地图一看,居然也是个遗迹。

迷路N次,碰到热情路人给我们指路N次后,慢慢悠悠走到Kornmarkt,这应该不是一个很有名的地标吧,但那时阳光刚刚好从纷繁的树叶中射下来,温暖,怡人,坐在长椅上休息了一会儿,广场中心的精美雕塑就这样随着光线慢慢变换着影子的形状。回来Google了下,原来这座精美的雕塑是Georgsbrunnen圣乔治屠龙雕像。

来到Hauptmarkt,这是一个鲜花市场,还没到荷兰,已经看到了品种繁多的郁金香,心情一下子大好起来。

经过了红色之屋(Rotes Haus),远远就看到圣甘戈尔夫教堂(St-Gangolf-Kirche)的尖顶,但绕了好大一个圈还是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华丽大门。

在问了好几个路人之后终于找到了入口,这个……华丽是蛮华丽的,可也太小了,和想像中的“大”门差距颇大。

进入教堂,吸引我的是屋顶的雕花,浮雕质地,错落有致。

穿过鲜花市场,沿着大路一直往北,终于来到传说中的黑色大门(Porta Nigra),这座Trier最顶尖的罗马纪念建筑。

在2世纪刚造起来的时候它可不是黑色的,经过漫长的岁月,它变色了,黑得都没法拍照了,因为他太累了。我们买了票进入里面参观,共有三层,每一层结构都差不多,很多地方已经开始修缮,这么多年了,估计都不怎么牢固了。

据说曾经有一位希腊隐居者曾在东塔楼中生活过。在黑色大门的最高层眺望整个Trier,View很好。

从黑色大门出来,我们打算去觅食。

在攻略上看到一家名叫Weinstube Kesselstatt的餐厅,在大教堂旁边,是一家美妙的室外花园,还有什么比在春天明媚的阳光下用一顿午餐更美好的事情。有了目标就前行,先到达的是大教堂和哥特式圣母教堂(Trierer Dom & Liebfrauenkirche),这两座教堂几乎连在一起,弄得我都无法分辨哪个是哪个。

进入教堂的时候,我突然困到不行,虽然里面的雕塑精致非凡,到处都是严谨的对称式结构,我还是坐在教堂的长椅上睡着了,直到L逛了一大圈后回来叫我,我这才绕着大教堂转了一圈。这座教堂是此行在德国看到现在的教堂中最纷繁复杂的,复杂的内顶,复杂的基座,复杂的浮雕,复杂的装饰柱,连蜡烛也刻上复杂的教堂全景图。我喜欢极简或者极繁的东西,这,合我口味了。

出了大教堂,一眼便望见了众人吃饭的小花园Weinstube Kesselstatt,正好可以边坐着吃饭边欣赏大教堂的美丽外貌。

桌上的餐牌上写着Self-Service,好吧,找好座位,我去研究怎么个Self-Service法。

看人人从吧台出来都拿着Drinks,但正餐则由服务生端上来,我来到吧台,大家都在吧台点单,菜单用粉笔写在吧台后面的黑板上,傻眼了,没有英语,满眼德文。我问服务生有没有英文菜单,她递给我一张薄薄的纸,上面的确写着几样菜,但明显比黑板上的德文菜单少多了。干脆,还是看黑板上的Today’s Special Course,那个最简单啊。

关于Drink,在迷茫地看着黑板的同时老板跟我耐心地解释了其中几样后我还是放弃了,直接环顾四周,搭讪了一桌老年人,因为他们桌上的喝的品种最多。老人们很nice地跟我解释了每样喝的之后,我们点了美味的一种葡萄酒。

发现传说中严谨死板的德国人只要开口和你说话或者你主动开口和他们说话,他们都是无比的nice,热情,健谈,但又很认真,让人觉得他们的话非常可信,这让我对德国人的好感在这次旅行中又多添了几分。

在午后温暖的阳光下晒到浑身酥软后,我觉得自己的小宇宙恢复了。

继续前行的时候有个健硕的小伙子过来搭讪,问我们要去哪里。我指着地图跟他说我们从南面来,刚刚去过了哪儿哪儿哪儿,现在随便看看,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值得看的。他耸耸肩说,其实这里也没什么,但你们第一次来,还是可以去看看,你们跟我来,前面那座建筑是以前的王室选帝的地方。说着话,他一路快走,带着我们来到了一栋不怎么起眼但占地很大有着很多排列整齐的拱形窗户的砖墙结构的建筑前,说这一片你们可以玩玩,说完便与我们告别。好心人啊!

后来看了LP才知道,这座建筑原来就是君士坦丁巴西利卡教堂(konstantinbasilika),是当时君士坦丁的王座大厅,后来成了选帝侯官邸的一部分,现在是一座新教教堂。进入教堂,为它的极简之饰而震撼,偌大的厅堂没有一根柱子。教堂里没什么人,空旷,安静,不忍说话,门口的捐赠箱上用不同文字写着“安静”二字,居然还有中文。

紧挨着教堂的一座粉红色建筑就是选帝侯官邸(Prince-electors’ residence)的附属,楼前有草坪喷泉池塘,如今宛若一个小公园,晒太阳的、嬉戏的、谈恋爱的,平静祥和。

这栋楼里面是莱茵兰博物馆(Rheinisches Landes museum),我们没有进去,绕过池塘转到另一侧,按地图来看应该是凯撒浴场,过于斑驳的围墙在烈日下让人觉得口感舌燥,草坪上乘凉嬉戏的情侣变成了另一道好风景,我们在树阴下的长椅慢慢睡去,只觉阳光微风轻轻经过,这一个小盹儿打得舒服至极。

古罗马的圆形剧场(Amphitheater)是保存得较为完好一个古罗马建筑,有一边的圆形围墙很是完整,在外面转了一圈后我们决定进去看看。

入口处有个大脚雕塑,指甲完整,经脉尽现,栩栩如生,很是有趣。

里面正好有好几个团队在参观,有老年团,有学生团。赶在团队进入之前先下到地下,穿越了下四通八达的地下王国,里面有好几处洞穴,居然发现一个洞穴里面发出人声,像是在念什么舞台剧的台词,闻声而去,看见一个男人穿着古罗马的衣服正在那里挥剑慷慨陈词,我们在洞口站了一会儿,他看见了我们,并没有停下,而是顺势跑到我们面前,继续用戏中的语气问我们从何而来,还卖力表演了一段台词,虽然没怎么听懂,但也被他的激昂情绪所感染,仿佛落入了古罗马戏剧中。末了,他返回常态,和我们聊了几句,原来他是觉得这里的洞穴空旷有回声,是个排练戏剧的好地方,于是就到这边来练习,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搭档,但那个搭档并没有穿着戏服。我们快速回到地面,跟着一个学生团再次下来,这次,是为了蹭导游的,听听这个地方的来历。学生们大都喜欢在这种昏暗而神秘的地方扮鬼吓人,却引来了先前那个演员,依旧穿着戏服拿着宝剑镇守在某个转角,学生们跑过去,他大喝一声,吓坏了一批学生,随后大家发现他是在演戏,都哈哈大笑起来。老外的娱乐精神就是专业啊,在国内,估计没多少国人有这么好的兴致吧,呵呵。

在黑暗和光影若隐若现的地道里穿梭大概就是圆形剧场留给我的最深刻记忆了,对于去过罗马看过那么多震撼的废墟后的人,Trier的这些小型古罗马遗迹已经不那么吸引我了。

黄昏,我们回到来时的地方。原本想着沿路会经过芭芭拉浴场,却没看到,后来怀疑路上经过的一片无人废墟大概就是。还想去看看附近的马克思故居,却也不知为何没能找到。也罢,夕阳时分怎能错过河上美景,站在罗马桥上,脚下流淌的还是摩泽尔河,望着在夕阳下跑步划艇的人们,城市的节奏慢下来,我们也慢下来。

这一天晚上,我们也吃到了进入德国以来性价比最高的一顿晚餐。

Astarix,之前只看到LP上说这是学生喜爱的地方,吃的是砂锅菜。由于没有英文版,也不知道这砂锅菜是什么,想去尝试一下吧。进店,生意还不错,外面的位子已经都被占满了,老外是有多爱在室外用餐,我们只能坐里面。服务生很年轻,像是学生。仔细看了菜单,才知道原来所谓砂锅菜就是Casserole,用饭配各种自己喜欢的菜一起焗,每加一种菜加3-6毛钱,价格公道,味道香美,难怪人人都要点一份呢。这里的Pizza也烤得不错,薄底的,很脆。再点上这里特调的苹果酒饮料,一顿吃下来两个人才16欧。

这一晚,心满意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