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闻轶事

有的人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衣食无忧,享尽荣华富贵。有的人一出生便输在起跑线上,坎坷曲折,颠沛流离。所以,出生很重要。

我家的鸡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虽然它们不是我生的,但它们出身在我家。我家的鸡窝是经过用心设计筑造的。木结构,彩钢顶,四周围着木篱笆,篱笆上爬满绿植,空地上还有各式盆栽。相对于鸡场的圈养鸡以及流离失所的野鸡,它们显然是住别墅的。

人作为动物界的最高领导,所谓的奋斗也不外乎衣食住行上的档次差异而已。我家的鸡根本不用奋斗,在衣食住行上的档次非其它鸡可比拟。

养鸡场上的鸡,每天吃着合成饲料,单一而枯燥,甚至一些黑心的场主,用各种工业饲料甚至促进生长的激素,让鸡本来应该漫长的一生变成短暂的一生。人类吃着这些短暂人生的鸡,是否人生也变得短暂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鸡肉变味了。

我家的鸡不用吃着单一的饲料,至少每天都有香喷喷的米粒。家里改善生活时,它们也吃着大鱼大肉,甚至偶尔还有我们嘴角不小心掉下来的燕窝鱼翅,可想而知,我家的鸡都是高富帅、白嫩美。

我笑的时候会露出满嘴大牙,鸡笑的时候牙齿一个都没看到,所以我认为美味的燕窝鱼翅,鸡不一定喜欢,我喜欢的鸡肉,鸡一定更不喜欢。

鸡偶尔也吃一吃小砂粒,它让我吃我是肯定不会吃的,如果是老虎让我吃,我一定会吃,但会很痛苦。我们往往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别人的身上,造成了许多的不愉快,还以为自己总是正确的。总之,我不会再让它们喝我的橄榄酒了。

我没有用心去研究鸡的生殖系统,我只知道我的鸡窝里面不是公鸡就是母鸡。而且我在前一段时间才知道,原来鸡是可以每天生一个蛋的。动物的生殖正常要经过正规的交配,就像我家的牛、狗、猫,每次一发情就意味着一次怀孕。可是我没有见过我家的公鸡天天搂着母鸡欢娱,而且公鸡只是若干,母鸡成群。它们是怎么样做到的呢?其实我可以科普一下就知道了,但想了一下还是没有必要,动物都有它独特的本事,人总以为自己很有本事,实际上,某些方面连一只鸡都不如。

古时“雄鸡报晓”时,鸡会把新的一天带到我们的眼前,鸡把万物生灵都叫醒了,一个静寂的世界因为鸡而变得热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我家的鸡很难经常叫醒我了,熬夜起晚的不良习惯渗透着各个阶层的人,雄鸡高亢的歌声再也营造不了热闹的氛围,它们也变懒了,干脆麻木着,不叫了。

前几年我家的房子因为修路而拆迁,一个地方住的时间长了,就会产生感情,房子倒下的瞬间,灰尘滚动着,飘到我的头发了,我的头发而它们而发白,我的世界朦胧着。

因为建设的需要,鸡窝得拆迁了,我的鸡朋友们将失去了别墅。拆围篱时,它们仿佛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恐惶着,挤在一起。雄鸡根本不像报晓一样鸣叫,而是短促地泣啼着,母鸡也低声“咕咕”地叫个不停,它们惶然地望着我,似有万般言语要对我说。是的,它们应该对我说了很多话,可惜我一句都没听懂。但我知道,它们今天会面临着被出卖、被宰杀的命运了,它们不止是无家可归。

我真庆幸,我不是一只大公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