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的2016年5

母亲的腿渐渐恢复起来的时候,父亲的状况却一天不如一天。父亲多年前就检查出血小板低,跑了几个医院,也没有检查出原因。最后医生说,老人年龄太大,彻底查出病因没有必要,因为那些检查对身体有伤害,他这么大年龄,恐怕承受不了,不如保守治疗,维持现状。这样,父亲就一直靠吃补药维持着。

血小板低的病人,初期不疼不痒,能吃能睡,不影响正常生活,就是身上会起一些紫癫。医生再三关照,不能摔倒,有出血症状时赶紧就医。所以,父亲十分小心,也十分希望他的血小板能够升起来。他不仅找医生给他看病,尝试医生开的各种药物和补品,还尝试广播电视的广告和亲戚朋友推荐的药物,每过半个月,他都要去医院化验一下,看那些药物或是补品有没有效果。

曾经,他在电视上看到了一种乌龙补血生血口服液,据介绍,对所有血液上的疾病都有治疗效果。他电话联系了销售商,告诉对方他的病情,咨询这种药治不治他的病。对方信誓旦旦,还给他寄来了一本厚厚的产品宣传书,里面介绍了一位老中医的资历,介绍了产品的神效,也介绍了服用过药的患者的现身说法。他说,看那位老中医慈祥的面孔,那么大年龄了,不像是会骗人的人。于是父亲告诉我们,想买一些这种的药服用。

家人对此都有怀疑,认为电视广告里的东西,可信的不多,不值得去尝试。但父亲经常提起这种药,我去县城的药店找,药店都没有。告诉二姐,二姐又在西安的大小药店找,也都没有这种药。父亲在一次去医院检查血液时,又跟医生提起这种药,希望医院能够进一些。医生说,老人家,电视里的那些广告能信吗?骗人的太多了。正规医院从来不从电视广告上进药,我们也不给病人介绍那样的药。要治病还是到正规医院去看,吃正规医院里的药保险。其他途径的药,有的说不定不治病,反而吃出什么毛病呢,到哪时候你找谁去?

但是,父亲还是心存希望,念念不忘那种药。因为,医院里所有的医生都给他看过病了,也已经没有有效的办法和药物可以治疗他的病了。于是,我说,我在网上看看有没有。网上确实有卖乌龙补血生血口服药的,和父亲看到的广告一样。父亲马上让我给他买两个疗程的药。

这里应该提到的是,父亲是离休干部,看病住院的医药费全部可以报销。但吃这种非正规渠道得来的药,没有正规的手续,药费需要自己承担。一向节俭的父亲,这次却不顾那么多了,一下给了我两千元钱,让我帮他在网上买药。母亲无奈地对我说,买去吧,买去吧,不上一次档不甘心,买了吃了,他也就安心了。

那些药寄来后,父亲停下了以前服用的药物,按要求、按时按量服用这种药。服用了半个月时,父亲满怀希望地提出,检查一次血液,看看那些指标正常了没有。于是我们去医院。但是,化验的结果令人失望。是不是半个月时间太短了,药物还没有发挥疗效?于是再服半个月,再去检查,但是结果还是不好。父亲说,那个老中医,那么大年龄了,也会骗人吗?再看看药盒子,点着上面的乌龙二字说,怪不得啊,乌龙,就是糊涂,莫须有的意思,原来这盒子上已经说了,是假的。从此,父亲再不提这种药了。

但是,父亲的情况越来越不好,双腿无力,上楼下楼,到了不得不用两只手拉着楼梯扶手帮助,才能走的地步。每天早上,我们外出散步,他也没有力量走得太远,有时还需要我们推着母亲的轮椅,把他推回来。母亲笑着说,这轮椅买得值了,以前我腿摔了,需要坐轮椅,现在,我的腿好了,不用轮椅了,你爸又走不成路了,正好用上。

如果不用轮椅,父亲那会儿走路也得用老年拐棍。这样,我们早上去广场散步,常常是,母亲拄着一个医用拐杖走在前面,父亲拄着一个老年拐棍走在后面,姐姐推着轮椅跟着他们。父亲走不动时,姐姐就把轮椅推过来,让父亲坐上。散步回来,父亲这一天就不会再下楼,除了可以正常观看新闻联播和百家讲坛节目以外,其他的时间,父亲经常躺在床上昏昏欲睡。隔了没几天,父亲早上就不想出门散步了,他开始咳嗽,嗓子不清爽,有时还咳出血痰,浑身更加乏力,不想说话,就连睡觉也气喘,整晚上睡不好。这样衰弱下去,情况一定不好。

我们去医院,医生说,住院吧。你看你父亲,脸色黄黄的,没有一点血色,得住院输血了。不然,你们熬不过这个星期,今天不住,明天还得来。

但是父亲还是不想住院。他以前住过院,知道住院的过程和情况。他不想再接受那些繁杂的检查,不想再被折腾得上下不舒服。而且,医院的条件不好,四个人一个病房,加上看护,加上探视的人,人来人往,人声嘈杂。父亲本身好静,在这样的环境下,根本休息不好。

母亲说,如果住院,你爸爸可能维持不了几天。

父亲说,该来的来,该去的去。不要再找那些麻烦的事了。

我们赶紧在微信圈跟家人商量,哥哥说,回他们那边吧,他们那里输血方便一些。哥哥在小医院工作,条件虽然比不上大医院,但可以调个干部病房,一个人住一间,还带卫生间,家人照顾起来也方便,关键的是,还可以免去许多繁杂的检查。我们给父亲做工作,父亲想了想,最后同意了。于是,2016年6月,我开着车,带着病重的父亲和瘸腿的母亲,回哥哥那边输血。

在哥哥嫂子和大姐的照顾下,1500CC血液,分四次输给了父亲。输血之后,父亲渐渐有力气了,可以和前来探视的亲朋好友大声的说话了,可以不拄拐棍自己走路了,又可以和我们一起出去散步了。

输血可以维持父亲生命的延续,我们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的橄榄枝,信心十足地回来,继续陪伴父亲过时光静好、岁月悠长的日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