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小说:“悬疑+”是让小说精彩的重要秘诀(连载之六)

1字数 1808阅读 1263

连载了六期的内容,简单澄清一个概念,我在这里所提及的小说创作技巧和规律,其实主要是针对商业小说的探讨,以个人表达为主的文学小说,不在讨论范围内。

我觉得小说确实有个人表达、实验性质更重的文学小说,就像电影行业的艺术片一样。商业小说的要义是吸引读者看下去,厘清这个概念很重要。

因此,我们不去探讨二者的艺术水准,只从创作技巧方面去探讨。

※商业小说创作的目标就是吸引读者

电视节目存在的理由是霸占遥控器,把观众一直黏在沙发里。商业小说同理,目标也是让读者翻开后就不忍释卷,一直看下去。

从这点来说,商业小说的竞争虽然残酷,但对于大多数创作者而言,都是公平的。你所倚靠的武器就是一支笔,不管是写出哈利波特的罗琳女士,还是创造出《冰与火之歌》的乔治马丁老爷子,大家都是一把椅子,一支笔和一个不同寻常的大脑。

所以,更多的学习一些规律和方法,会让我们慢慢接近这些目标。

对于创造者一个好消息是,只要你有精力,可以一直写下去。

失败不是成功之母,反思才是成功之母。

你要保证每一部作品都比上一部作品更完美。

※黏住读者的眼球

很多小说研究者,提出了诸多的创作理论,比如告诉你小说开头怎么写、如何塑造光彩照人的主人公、场景的营造等等,这些理论有时候会让你茅塞顿开。

这里我想展开谈一个比较重要,可以贯穿到各种类型创作的技巧。

很简单,学会使用悬疑叙事。

按如今的题材划分,悬疑小说甚至成为一个题材,严格来说,悬疑其实只是一种元素,可以杂糅到言情、罪案、科幻等等各个题材中,只不过悬疑元素天然跟罪案题材贴合的最紧密,加之日式推理、悬疑大多都是以罪案为背景展开的故事,所以此类作品几乎就是罪案题材的代名词。

这也造成了很多作者的错觉,以为自己写个言情故事,就只能腻腻歪歪的你侬我侬了。其实,任何一种题材利用好了悬疑元素都会产生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悬疑电影导演大师希区柯克

※悬念感是吸引读者的重要元素

被誉为推理女皇的阿加莎克里斯蒂是玩转悬念的大师,她的经典代表作《无人生还》《东方列车谋杀案》,是典型的“不可能犯罪”的经典叙事,读者会被作者设计精巧的情节所吸引,大家都会猜到底谁是凶手,到底怎么回事?

这种环环紧扣的情节,其实都是作者一种精巧的设计。

好奇心是人的本能,必须通过作家的精心安排,才能让读者欲罢不能,一页接着一页,停不下来一直翻下去。

制造悬疑推进情节,是最能制造好奇心的题材。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家喻户晓的侦探——福尔摩斯,因为柯南道尔的功劳,福尔摩斯的名字已经成了神探的代名词。

福尔摩斯在出场的时候,有一段情节是这样的:

福尔摩斯身高超过一米八,体形瘦长,双眼锐利,鹰钩鼻,下巴方正,双手沾满各种化学药剂。

当华生还在大量他时,福尔摩斯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你来自阿富汗!

你怎么知道?

华生大吃一惊。

这个时候,读者也会被作者的设计的情节“大吃一惊”,都会急于知道背后的原因。这个时候柯南道尔并不着急揭开谜底,而是娓娓道来福尔摩斯和华生的一些身世。

慢慢交代完这些之后,作者柯南道尔慢慢揭开了谜底:

福尔摩斯解释道,你从事医学,却有军人的气质,显然是位军医。你的脸色黝黑,但手腕却相当白皙,这代表黝黑不是天生的,因此我认为你刚从某个热带地方回来。此外,你的右手常常不自然扶着左臂,左臂显然受过伤。一个英国军医会在哪个热带地方,伤了手臂呢?答案很清楚,你刚从战争中的阿富汗回来。

作者借着福尔摩斯的推理,告诉读者,这就是一个神探。

这样的情节,在福尔摩斯的故事中简直处处皆是。


福尔摩斯和华生

※悬疑+

“+”号如今十分时髦,互联网+、金融+等等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今天,我也想跟风提个概念:悬疑+

望文生义,“悬疑+”其实是把悬疑作为一个元素,可以组合到任意一个题材中。比如,二十年前写言情大热的琼瑶阿姨,就十分擅长悬疑元素的运用,她笔下的爱情故事,绝不是简单的“你爱我,我爱他,他不爱我”这种简单的言情套路。早期的琼瑶的作品《花非花,雾非雾》《庭院深深》,都是典型的爱情+悬疑的创作手法。

武侠小说一代宗师金庸,更是把悬疑元素利用到了极致。比如《雪山飞狐》,典型的解密、破案的模式,由不同的人讲述事实,慢慢推理出结果。

至于如今炙手可热的作家东野圭吾、史提芬金,更是此中高手。

多说一句,美剧题材,不管是《绝命毒师》,还是《24小时》、《越狱》等等,绝大多数作品都是玩转悬疑元素的极致作品。


美剧《24小时》

我觉得未来,不管是类型小说,还是类型剧,悬疑都是非常重要,不可或缺的元素,要想以小博大,以故事取胜,永远无法绕开悬疑元素的熟练掌握。

(连载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