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觉温如水

1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乔伊和贺尘然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不过只有乔伊一个人觉得特殊,贺尘然已出差两天了,后天才会回来。

三天前,贺尘然告诉乔伊第二天出差时,乔伊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道:“你要出差?去几天?什么时候回来?”贺尘然出差实在太平常,觉得她的语气有点奇怪,反问:“你有事吗?”乔伊连忙摇头否认:“没事,随便问问。”

乔伊知道他八成是忘了这个日子,即便记得,他也不会为此改变行程。其实,他们俩从没庆祝过结婚纪念日,只是乔伊觉得十年毕竟不同寻常,可他只字未提,出差去了。

上班时间忙忙碌碌,与平常的每一天并无二致,没有人觉得这一天有什么不寻常。下了班,乔伊到娘家吃完饭,带女儿小微回自己家。小微读二年级了,自觉地做完作业,洗漱完毕,理所当然赖在大床上和妈妈一起睡,这是爸爸出差时的特权。

女儿很快就睡着了,乔伊靠在床头看书,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了。现在朋友们联系都打手机,座机电话只有家里人才会打。乔伊心里一跳,来不及看电话上的来电显示就赶忙接起,原来是妈妈。不是刚从那儿离开嘛,能有什么事?

妈妈问:“伊伊,你睡了吗?”

“正准备睡呢。妈,有事吗?”

妈妈吞吞吐吐地说:“没什么事,就是打个电话。伊伊,你今天在单位没发生什么事吧!”

乔伊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涌出来,她使劲地眨眼,把眼泪逼回去。本以为自己调整、掩饰得不错,可妈妈还是看出来了她的情绪不佳,孩子在父母眼里基本上是透明的,一丁点异样都逃不出他们关切的双眼。乔伊尽量不在意地说:“一点小事,已经处理好了。您别担心!”妈妈犹疑地挂了电话。

乔伊转头看着女儿甜美的睡颜,想着那个远隔千里、音讯全无的男人,眼泪再也忍不住“扑簌簌”地往下掉。心凉如水!

2

贺尘然一行四人,开车行进在九曲十八盘的山路上,一边是千仞壁立的山,一边是万丈虚空的崖,远远望去,密林丛生,云雾缭绕。此处风景秀丽,空气清新,盛产各种野生风物,是绝佳的生态旅游胜地。不过出身山区农村的贺尘然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不以为奇。何况他们不是来此旅游,而是出差,带着公务压力,看山增烦恼,看水没闲情。

昨天白天谈业务,晚上陪喝酒陪打牌直到深夜,今天还要赶到下一个业务点,又要重复同样的场景,身累心更累。

乔伊总埋怨他没陪她和女儿,如果有闲暇带她们娘俩到这儿玩玩,其实也不错。结婚这些年,除了回老家,还真没陪乔伊出过门。

终于驶离了险隘的盘山公路,车上一众人松了口气。司机小潘打开了车载音响,邓丽君柔美的声线驱散了车内的沉闷与紧张。副驾上的老赵叹了口气:“唉,坐办公室的羡慕我们可以到处转悠,他们不知道,能天天回家吃饭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估计这是所有长年在外出差人的共同心声。

贺尘然也是如此,回到家就不愿再出门,只想在家看看电视,看看书,吃一点简单的家常菜。乔伊每每让他陪着逛街、看电影,他的内心的确是坚决拒绝的。这些活动,对乔伊是休闲,对他是折磨。

旁边的大李掏出手机看了看,无可奈何地说:“又没信号!我媳妇老为打不通电话跟我吵,这荒山野岭的,我有什么办法!”

贺尘然突然想起昨晚乔伊给他打的那个电话,正陪着客户打牌,信号又不好,完全没听清她说了什么。后来牌局散了,时间太晚怕吵着她,就没再打回去了。乔伊知道他忙,通常不会主动联系他,昨天难道是有什么事?今天抓紧点办完事,争取晚上赶回去。

3

乔伊早上起来,眼睛有点肿,就化了点淡妆。可还是被那个鬼精灵的小微瞧出了端倪,抱着她脑袋,问她为什么哭,哄了好一会儿才敷衍过去。

昨晚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却又听不清,乱哄哄的像是在打牌。这一打牌又不知会打到几点,他血压不稳,不能喝酒、熬夜的。他这工作太伤身!

白天忙起来,就顾不上昨晚的那点小矫情。生活大不易,忙工作,忙一家老小,若想要干出一番事业更不容易。

中午,乔伊接到了贺尘然晚上回来的消息,为免得他刚回来两边跑,就决定不回娘家吃饭了,让妈妈下午接女儿放学后直接送回自己家。下了班,乔伊连忙买菜回家做饭。贺尘然自己吃饭不讲究,但对女儿的饮食非常关注,荤素搭配、营养均衡一套一套的。

三菜一汤摆上桌:清炒苦瓜是专给贺尘然做的,薄片的青苦瓜,一个红椒切丝,几瓣白蒜,少盐少油加点生抽,色彩鲜亮爽目,重点在于降脂降压;青豆虾仁是小微的最爱,还有红烧黄鲴鱼和菠菜蛋汤。乔伊做菜的水平,勉强能应付家里人的日常生活,如果请客,就只够格给贺尘然打下手了。

七点,菜都放凉了,贺尘然发消息让乔伊娘俩先吃不等,小微坚决不肯,非得等爸爸回来一起吃。乔伊回消息说,她们已经吃过了,让贺尘然不要急着赶。

八点了,乔伊正想热菜让小微先吃,贺尘然风尘仆仆地进了家门。巴巴等在门口的小微,没等爸爸放好行李就扑到了他身上,贺尘然抱起女儿“吧唧”亲了一口。

乔伊接过行李,看着闹成一团的父女俩,拍拍小微让她从爸爸身上下来,洗手吃饭。

小微等妈妈转身进了厨房,扳起小脸郑重地对贺尘然说:“妈妈昨天晚上哭了,我听见她跟你打电话,是不是你惹妈妈生气了?”

4

跟妈妈睡了几天的小微,抱着她的布偶兔子乖乖地回自己房间了。

贺尘然把在山区买的土特产拿出来。山核桃补脑健体,对大人孩子都有益处。上次吃火锅,见乔伊挺喜欢吃竹荪,那个山里盛产竹荪,就买了一些,不过,竹荪物性阴寒,乔伊脾胃虚弱,不能多食。另外,还有农家腌制的野味,可让乔伊带一些给岳父母,岳父下酒正好。

乔伊一样一样地收拾好贺尘然的行李,出门用过的毛巾、穿过的衣服不管在外洗没洗过,都得重新洗一遍。经常出门,行李箱倒不必收,擦一擦就靠在书房的墙边,用时方便。

卧室灯还亮着,乔伊走进去一看,贺尘然半躺在靠枕上睡着了,一脸的疲累显而易见。怎么不躺下去好好地睡呢?这下还得又喊醒了取出靠枕,总不能让他坐着睡一夜吧!

乔伊关了顶灯,把床头灯调暗,悄悄地从另一边上床,没等叫,他已经醒了。他太惊醒,睡觉时有一点动静就会醒,大概是常年在外睡不安稳的缘故吧,想想也真挺可怜的。

贺尘然微闭着眼,鼻端是乔伊身上散发出来的熟悉的气息。他默不出声地靠过去,习惯性地把乔伊冰凉的手脚放在自己身上暖着。乔伊本来还想着起身关掉床头灯,这时却躺在贺尘然温暖的怀里不愿动了。

这个男人记不住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记不住她的生日,不懂得中西方情人节,不懂得花前月下的浪漫,都无关紧要,只要笃定他会永远守护她、守护他们的家,这就足够了。

天长地久的爱情,不是甜言蜜语,不是鲜花钻戒,而是渴了饿了有人知,累了病了有人疼,哭了冷了有人暖。你的关怀,是我最适意的温暖。

十年一觉温如水,君情妾意两相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