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她失去了父亲

她五月份刚满20岁。

她六月份失去了她的父亲,甚至都来不及面对面说句父亲节快乐。

图片发自简书App

6月16日夜晚,她在医院听着医生对她父亲的宣判,看着医生一根一根地把氧气罐和各种线,从父亲身上拿走,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法再叫醒父亲。她的妹妹也没有大哭,只是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的父亲。旁边的亲人,也早已泣不成声。 那一晚,大城市依然繁华喧闹,医院依然是可怕的寂静。一切未曾改变,而她,却失去了人生最重要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父亲节的前一天,她看着父亲从医院被推出,看着化好妆容的父亲被慢慢地推进殡仪馆火化,最后只剩下手中的一盒骨灰。那一刻,她终于知道了,父亲终归是不在了。

父亲再也不会回来。

再也不会在假日一大早就喊她起床,她也不会再听到父亲对于她穿着的评论了。她常常嫌弃的木耳芹菜,父亲也不会再炒给她吃了。放假回到家也不会再有父亲坐在茶几前摆弄茶具的场景了。家门前的那颗芒果树,六月份的芒果长得正大,而亲手种下这树的父亲,却再也看不到这硕果。

以前,她总觉得父亲管得太多,没有自由,却不知,这所有的“管得太多“,正慢慢地渗入了她的生活,成了她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想要逃离的,终究是会留念的。而现在,对她而言,不是留念,而是成了遗憾。

父亲终归是要回家乡的。在大城市奔波劳累的前半生,大城市不曾好好待过她的父亲。 父亲才四十五岁,她也曾想怨天怨地,怨一切,却深知没用。火化完,她马上带着父亲的骨灰回到家乡,托人为父亲找了一块土地,在亲人的帮助下,父亲得以入土安息。

她的爷爷奶奶,因为担心他们年老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噩耗,选择了在下葬后的第二天婉转地告诉他们,一阵抱头失声痛哭。

父亲节,年轻的女儿失去了父亲;年老的父亲失去了儿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