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旅途

人生就像旅行,于世事于别人我们终究是匆匆过客,于浩渺的宇宙空间,于苍茫的时间荒野,我们是如此微不足道,如一粒尘埃般渺小。但总有些人让我们感动,让我们难忘。

2021年1月4日,德国柏林,98岁的海尔嘉.薇赫走了,她是德国最古老书店的第三代传承人。没有老伴,没有子女,离世时,身边只有一本翻开的旧书。

那是歌德的诗,她一生最爱。

那间老字号书店诞生于1840年。1871年,海尔嘉的爷爷几乎花光所有积蓄买下书店,把家安在了楼上。

第一次世界大战,爷爷把硝烟挡在门外。魏玛共和国时期,父亲将骚乱护在阶前。

书店坚不可破,全年无休,直到1922年12月11日那天,海尔嘉出世。

书店陪伴着她的成长,她几乎读遍了整个书店的书,也出落得相貌清秀,带着书卷气,还成为了家族几百年来第一个女大学生。

在维也纳读文学,去柯尼斯堡习历史,“读尽世上书,浪迹人间事”,那是20岁少女的梦。

但二战的炮火烧到了家乡。“我的梦在远方,但我的魂在书店”。1944年,海尔嘉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小镇。在父亲去世后成为第三代守书人。但要保全一间书店,谈何容易?

1949年,苏联占领东德,思想肃清,人心惶惶。

1969年,柏林墙拔地而起,身囿孤岛,插翅难逃。

海尔嘉的书店成为暴风雨中一盏孤灯。

格杀勿论的“禁书”,可以在这里找到,颠沛流离的难民,可以躲在这里看书。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举报,客人与海尔嘉同一阵线,书籍是他们的战壕。

多少年后,难民的孩子早已白头,老人望着书店感慨:“是海尔嘉,让我们在深渊里,窥探过蓝天。”

海尔嘉守书77年,除了一次远行寻找叔叔,其它时光都花在了书店。她管理书店,将赚到的钱花在空调、隔音、挑选每一本书上,让来看书、买书的人感受到温暖。“沉浸书海,暂忘尘世,某种程度上,书是一座避难所”海尔嘉坚信。

95岁那年,海尔嘉被授予了终身成就奖,有人问她什么时候退休,老人耸耸肩:可能今天,可能明天,可能还有一段时间。”

现如今海尔嘉老人走了,留下德国最古老的书店。它记载着家族的历史,也记载着老人一生的心血,我想长情大概就是这样的吧,专一的去爱它、维护它,只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