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生缘起,海川浮沉(8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八十六章  难忘相思君知否

苏颜心中感慨万千,不知道究竟是世界太小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雯雯和顾先生竟然还有这样的渊源。

难怪他初次见到顾文涛会之时有似曾相识之感,眉眼之间像极了她熟识的某个人,只是一时间她想不起来那人的脸来,而今才恍然大悟。也许这就是人常说的“血浓于水”,这么多年即便姑姑从未吐露只言片语,即便苏雯从未见过生生父亲,但却永远也割舍不掉父女间的骨肉亲情。

她曾见过的顾文涛,照片里的顾文浩,还有苏雯,明明是如出一辙的模样,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像极了照片里的男人。

商场的钩心斗角她不懂,阴谋和权术的尔虞我诈她也并不擅长,她关心的和想要保护的只是她的家人。如果注定有雨雪风霜,她只希望那些苦难落在她一个人身上就好。

她比谁都清楚姑姑的性子,不怕流血流汗,却最怕心伤。她自信季柏川不会对姑姑恶言相向,可至亲之人,怀疑之心便足以致命。她想说些什么来安慰姑姑,却如鲠在喉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苏子叶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反过来安慰她道:“颜颜,我真的没事了,活了这大半生什么都看得淡了,若是连这点风雨都经受不住,那我就不是苏子叶了。

退一万步讲,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领头各自飞,更何况是半路夫妻呢?柏川这么做其实无可厚非,若说起真心,我又何曾对他推心置腹,又拿什么来要求他对我全心全意呢?”

苏颜找不到反驳的话语,心中只觉无限的悲凉。人这一生会遇见多少人,爱过的、错过的、恨过的、怨过的,有的雁过无声水过无痕,风一吹便散了,只是生命里的过客。有的即便再不复相见,却生生世世再无法忘怀,成了长在心口的一根刺,与之血脉相连直到老去死去。

携手相伴一生的究竟又有多少是爱的最刻骨铭心之人?一如她最亲近季柏川和苏子叶,他们的结合是因为寂寞而彼此为伴,还是因为合适,她也说不清楚。她只是比谁都明白,季柏川心底的人,至始至终都是君丽华而已。

“姑姑,你还爱他吗,我是说顾文浩?”答案其实早就在苏颜心里,只是不知为何,她还是想当面再问一问。

苏雯的名字就是最好的证据,若是不爱,怎会把顾文浩的名字藏在了女儿的名字中。虽然不曾提起,却一生都不敢忘记,或许当作一种寄托,每次叫雯雯的时候,她便可以毫无顾忌的想念他。

苏子叶淡淡一笑,笑得风情万种,笑得千娇百媚,却盖不住她眼底无尽的哀伤。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里:“爱与不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都过去了不是吗?”

临别的时候苏颜轻轻抱了姑姑一下,转过身来的时候眼泪却莫名的掉下来。

苏颜走了以后,苏子叶一个人在房间里呆了许久许久。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历了什么,也没有人能料到,最是富丽堂皇的君悦湾别墅,那里面住的其实是两个灵魂早已低到了尘埃里去的行尸走肉般的躯体。

苏子叶指尖轻轻触过那张陌生而又熟悉,在梦里想了千万遍,却再也不敢再见一面的脸。明明是再没有了温度、冰冷无比的的照片,透过她指尖却炙热的要将她烫伤。

那天夜里,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记忆穿梭回了从前,思绪留在了她还在泰国的那一年。

她躺在顾文浩的怀里,眸子中倒映出他干净而又棱角分明的脸:“文浩,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顾文浩爱怜的捧起她的脸颊,亲吻过她的额发和眉眼,温柔的回应道:“我喜欢女孩子,像你一样漂亮的女孩子。”

她亲昵的挽住顾文浩的手臂,喜悦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羞怯:“那我以后帮你生个女儿好不好?名字呢就叫做雯雯,你喜不喜欢?”

他将怀中的人揽得更紧了一些,低垂眼眸凝望着她眼睛里的星星:“喜欢,当然喜欢,你取的我都喜欢。文文,文质彬彬的文吗,是和我的那个一样?”

她顽皮的摆了摆手,得意的扬起笑脸:“不,是雯华的那个雯,是五色祥云的意思。上面是个雨字,和你的浩字一样,名字里带着水,下面的那个文才和你的一样。我可是想了很久才想的这个的,好听又有意义,一说就知道是你的女儿,你说好不好嘛?”

他俯下身去找寻到她柔软的唇,贴着她的唇角低语:“好,我们一言为定。”

她孩子气的伸出手去勾住他的小拇指,他微微一笑随了她的心意。

“一言为定,永不反悔。不过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小情人,你可不能有了小情人就冷落了我哦,还是要把我放在第一位,永远都要觉得我最漂亮。”

他压低了声音再次逼近她:“是,你是最好的,是唯一的,是谁也无法取代的。”不等她开口他便再次覆上娇嫩的唇,情意绵绵尽在唇齿间流连。

……

顾文浩远远地望着在巷子口吻别的男女,手中的画卷坠落满地。

苏子叶笑意吟吟的目送男人离开,临别之际男人忍不住又在她的脸颊上轻啄了一下,一回头便对上那一双哀伤而又绝望的眼睛。

径自走过他的身旁,没有任何的解释,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起。

“顾文浩,我不爱你了,不要你了,我们分手吧!”她背过身去不再看顾文浩的脸,声音冰冷的如同来自地狱。

顾文浩狠狠地撰著苏子叶的肩膀,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生怕自己一松手眼前的人就会消失不见。“子叶,是不是我哥哥逼你这么说的,是不是他们逼你离开我的?”

她的声音依旧听不出起伏的情绪:“我的脾气你清楚,我从不受任何人的胁迫,我决定的事也永远不会改变。”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子叶你不会对我这么无情的,你看着我,告诉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一夕之间你就变了心,我不相信你会爱上别人,更不不相信你会背叛我,我们明明说好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的,一定是我的家人逼迫你的对不对?子叶你别怕,无论是谁都不能分开我们……”

苏子叶愤怒的甩开他的手道:“够了,什么都不必说了,现在再来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只是厌倦了,不再爱你了。”

字字句句化作最锋利的匕首将他刀刀凌迟,顾文浩无力地退后了几步,用尽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从唇齿间挤出一句话来:“给我一个理由……”

“我本不想撕破脸的,都说‘人生何必如初见,但求相看两不厌’,我原本想你我相识一场,不想让彼此太过难堪。可你执意要逼我,理由是吗,我给你就是。

你晓得我的性子从来都是有仇必报的,从前你骗了我一次,如今我也骗你一次,我们算是扯平了。

从你欺骗我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这结局,我不管你有意也好无意也罢,你对我有所隐瞒是不容置喙的事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那一天起你我之间的情分便断了。

你说的也没错我的确不爱那个男人,他不过是我用来报复你的工具,可我也不爱你,我爱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我的确是故意让你看见的,让你也亲自尝一尝被人欺骗和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滋味。现在我觉乏了,这场报复的游戏也是时候停止了。”

顾文浩痛苦的掩住半张脸,那些话语变得更加的苍白无力:“子叶,你是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复我?”

“是,没错。现在我们扯平了,从此两不相欠。我很快就要回国了,希望我们不会再见。”指尖深深的嵌进手心里去,这一刻她比任何人都需要这些源源不断的疼痛感。

“子叶,你真的要舍我而去吗?”这是顾文浩最后问她的一句话,苏子叶没有回答,只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离开了这一间充满回忆的河边小屋,离开了这一段满是快乐的记忆,带走了自己的躯体留下了她的心,每走一步心底都血流成河。

那一天她其实没有看清他最后的表情,可多少年来午夜梦回,她却无数次看见那一双哀伤而又充满了绝望的眼睛,渐渐模糊又再清晰,最后消失在她的实现利。

……

“子叶你相信我,我从没想过要欺骗你,从始至终我爱的都是你。”

“苏子叶我恨你,你把我的真心和尊严践踏的体无完肤,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那些破碎的画面一幕幕快速的交叠在一处,静谧的夜,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凌乱而又急促的呼吸。

“文浩,文浩……”苏子叶从睡梦中惊醒,摸索着摸到床头的灯,环顾四周,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人而已,梦中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妈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苏雯闻声赶来,昏暗的灯光里素净的脸庞也满了担心。

苏子叶凝望着女儿和梦中人何其相似的眼睛,心口疼得厉害,伸手去握她的指尖。

“雯雯,我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罢了。”

她接过苏雯手里的水杯,任水流过她的喉头,冲刷过她的心口,轻轻的开口道:“雯雯,你想不想知道你的父亲?”

对面的苏雯微微一怔,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淡淡的答道:“不重要了,这么多年我也没有父亲,如果你想说的话就说,不想说的话也没有关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八十五章 抽丝剥茧 苏颜从来都不知道苏子叶其实会抽烟,也从来都不知道一个女人连抽烟的姿势都能优雅到这般地步。 时...
    岑小夕阅读 194评论 0 7
  • 第八十一章 旧时渊源 吴启庭出现在季柏川的办公室里,他并不意外,一则因为同君季两家的私交,二则因为他亦是公司举重若...
    岑小夕阅读 196评论 2 11
  • 第九章 无巧不成书 刚到君悦湾门口,就看见苏雯已经在等她,向她招手示意:“颜颜。” 苏颜笑意吟吟:“这么客气,...
    岑小夕阅读 215评论 6 13
  • 第八十二章 众矢之的 季柏川没有回答,却又没有闪躲,目光深沉,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样的心境。 开口的依旧是吴启...
    岑小夕阅读 156评论 0 8
  • 重之则重,轻之则轻。心随意动,意由心生。心定,神安。心乱,神游。心死,神无。心生,神易。
    小T说阅读 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