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部魔幻现实反腐小说《端木之瞳》(7)

(7)慕容副司长的夺命连环call

端木彤抬头一看,眼前是一张路人甲乙丙丁式平淡无奇的脸,普通的身高,普通的相貌,普通的衣着,普通的气质。由于右眼有点受伤,看这张脸的时候还有些模糊。此时此刻,端木彤就怕见到熟人,恨不得打个地洞直通家门口。自己平时爱惜羽毛,更珍惜形象,这么多年来温文尔雅帅到炸裂的人设,被郑猛几拳打落到尘埃里,要是被熟人撞见这副怂样,简直丢死人了!

可对面的平淡无奇脸依旧激动亢奋,他无视端木彤已经受伤的事实,把温暖的两只大手搭上他的肩膀,用尽全身力气摇晃:“端木,你这根大木头!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李建国啊!”

李……李建国!满大街不是李建国就是王国庆,这个平淡无奇名和平淡无奇脸简直是绝配啊!所以,端木彤依旧没有想起来他是谁。刚刚遭到暴击的后背被摇得一阵阵吃痛,端木彤有点恼了,这不会是郑猛派来神补刀的吧?

见端木彤反应冷淡,平淡无奇脸继续摇继续晃继续说:“大木头!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当上领导就忘了我们儿时小伙伴啦!还记得我们在520所大食堂的后厨捡白菜叶,送给镇西头的甄奶奶家吗?甄奶奶一个劲夸我们是好孩子是小雷锋呢!”

经他这么一提醒,端木彤终于想起来了,眼前这位李建国是儿时的玩伴,好事一起做了一箩筐,调皮捣蛋的事也没少干。由于一起玩的小伙伴不少,李建国的表现又比较中规中矩不引人注目,所以那时关系算不上很亲密,后来俩人去了不同的中学读书,慢慢关系就淡了,这么多年过去,李建国还是一身放在人堆里找不到的气质。

“嗨,原来是建国啊!抱歉抱歉,我这着急回家办点事儿,走路没留意摔了一跤,后背摔疼了,眼神也给摔坏了,你别介意啊!”端木彤拍拍李建国的肩膀,由于用力,后背伤口疼得他咧开嘴。

“啊,要紧吗?我送你到医院去看看吧!刚才光顾着高兴了,晃你还晃得这么狠,我的错我的错!”还没等端木彤回答呢,李建国又道,“话说这么多年了,你可没咋变,还是那么帅气儒雅,你下午还有别的安排吗?不如我先陪你去医院,然后咱哥俩找个茶馆好好聊聊?”

“我这后背疼得不行,右眼伤口也得处理一下。我爱人丁小语就在市人民医院外科,你要是有时间,咱就一块儿打车去,处理完伤口之后我请你吃饭。”端木彤说。

“嗨,打什么车啊?我的车就停在那,喏,就是那辆银色的,我开车送你去,今儿个我给大木头当司机!”李建国喜悦感满满。

那是一辆奔驰S65 AMG,安静地停靠在胡同口。懂车的人都知道,什么GLK什么S600在它面前都弱爆了,裸车估计就得300多万,李建国这小子真是个土豪啊!

坐进车里,端木彤发现座椅、内饰、天窗神马的都是顶配,车内布置高级而不庸俗,奢华而不low逼,听的音乐也都不是最炫民族风之类的,看来李建国混得很好,且有点品位。在去医院的路上,李建国用他依旧亢奋的嗓音,给端木彤娓娓道来他这些年的经历。

李建国读的大学是位于五线城市的十八线大学,毕业后没找到工作,自己倒腾了一阵小生意,赚了点小钱,然后开始做白酒,亏得血本无归,休整一段时间后又做山寨手机、交友网站、女性用品代理、茶叶分销,啥行当在风口就干啥,一来二去,赚了不少钱。为巩固劳动成果,他在北京买了两套房,都买在了低点,现在,光两处房产就值两千万。前年,他开了一家私募基金公司,投了几个比较成功的项目,资产翻了好几倍,现在筹划着在新三板上市呢!

李建国絮絮叨叨地说着,仿佛遇到了期盼已久的亲人,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要将心里话一吐为快!端木彤听着,并不觉得他在炫耀,相反,看到他这些年一步步走来的艰辛和不易,以及现在的实现小康,打心底里为他高兴。眼瞅着人民医院就到了,李建国把车开进地下车库停稳后,先下车,然后给端木彤打开车门,说:“走,我送你上去,弄完咱哥俩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天!”

俩人手拉着手走向电梯,李建国谈兴正浓,他凑近了端木彤说:“你知道吗?去年有个公司找我们要一笔风投,投的居然是咱们520所的产品!”

端木彤漫不经心道:“咱520所的产品?军火还能找风投?”

李建国解释道:“不是军火,不是军火。你还记得信春龙当时给所里接了个单,生产机器人吗?后来因为咱们没有技术实力,生产出来的产品达不到对方要求的标准,全砸在手里了!找我们的那家公司,是做高新技术产业的,他们把520所生产的机器人全买下来了,经过技术改造后,卖给另外一家上市公司,由于前期研发投入经费比较大,所以找到我们要风投了。”

电梯上升的短短一分钟,端木彤听到了他最期待了解的东西,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块馅饼,又把他给砸了一下!李建国啊李建国,总是这样给人惊喜好吗?就像当时一次又一次给镇西头的甄奶奶惊喜一样。端木彤说:“你今儿可别走啊,早想和你聊聊了,多大的事你都得推掉!”

李建国笑了:“嗨,你个大木头,你赶我走我还不走呢!我一见面就跟你说了,今儿哪儿都不去,就陪着你,就跟你唠!唠一百块钱儿的!”

五楼是外科门诊,电梯门开了,端木彤和李建国正好见到巡诊的丁小语。

“小语,这是我发小李建国,我俩刚刚碰面。”端木彤忙不迭介绍。

丁小语道了声好,盯着端木彤受伤的右眼,问道:“你……你俩跟别人打架了?”

“呃,不是,我在单位下楼梯的时候摔了一跤,哎,反正说来话长,你赶紧帮我处理一下伤口吧,还有,后背也疼得厉害,可能是撞到哪儿了。”端木彤龇牙咧嘴。

丁小语把他俩带进诊室,一边埋怨,一边给端木彤处理好了伤口:“这么大人了,做事还这么毛毛糙糙的,建国,你可得帮我说道说道他呀!”

李建国笑着说:“我们打小一起玩,大木头总是当孩子王。论做事,我就服他,有原则,心又细,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我们的偶像。嫂子,这次可能他还真是不小心,摔成这样,你一定也很心疼。我俩十多年没见了,今儿居然在大木头单位门口遇到,你说巧不巧?这就是缘分呐!嫂子,等你下了班,咱们一块儿聚聚,我把我老婆也叫出来……”

端木彤向李建国投去一道赞许的目光。什么叫兄弟?什么叫队友?就是在老婆埋怨你的时候,能变着法儿给你打call!时时刻刻维护你的利益、你的形象。李建国,好样的!不过,台词稍微多了点,有些部分可以改为内心戏。还一块儿聚聚,不是说好单聊的吗。

丁小语脸色好看了些:“建国啊,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大木头工作上也许还可以,生活上对自己挺马虎的,哎,我也没办法。今天晚上我们还有业务学习,你们哥俩好久没见面了,先单聚一下,我让我妈去接孩子。下回咱们两家再好好聚聚吧!”

深明大义!端木彤心里给老婆点了个赞,又用心夸赞了几句,丁小语的脸色才由阴转晴。处理完伤口,端木彤迫不及待地拉着李建国下楼,电梯里人多,不方便聊,上得车来,端木彤火急火燎地问:“快跟我说说,那批机器人后来怎么样了?”

李建国打趣道:“看不出,你对资本市场还挺感兴趣的嘛!是这样的,那家公司找到我们之后,我们派出专业团队做了尽职调查……”

这时,端木彤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慕容浮云副司长打来的,端木彤赶紧按下接听键,那头传来的声音很着急:“小端,你在哪?赶紧回来,司里有事儿!”

端木彤尴尬了,心想什么事儿这么火急火燎的,自己都请过假了,现在这幅尊容让别人看了多不好啊,于是支支吾吾道:“慕司,我,我刚才回家有点急事,上楼摔了一跤,现在来医院处理一下伤口……我,能不能请个假啊?”

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下,说好吧,然后就挂了。

于是,李建国继续说:“尽调做了,发现项目具有可行性,于是就以参股的形式向那家新技术公司注资1000万,有了这笔资金之后,公司加大了研发力度,把520所生产的那一万个机器人好好改造了一下,具备了现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前沿水平……”

这时,电话又响了,还是慕容副司长打来的,端木彤明白,一定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没得商量。果然,慕司说,请你克服困难,马上赶回来,司里有急事儿!

端木彤让李建国往部大院方向开,听慕司这口气,司里的事儿一定是个大事件,要不然也不会在还有一个小时就下班的情况下,两次打电话把请过假的他叫回去。

由于有些心神不宁,李建国后来介绍的内容他有些没听进去,大概知道了那批机器人后来经过技术改造,又作了别的用途。他打算约李建国晚些时候再聊。

在离部机关大院还有一个红绿灯的时候,端木彤让李建国靠边停车,他不想让别人误会。两人道别后,端木彤大步流星走向大院,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等待他的,竟然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