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把完整的镜子打碎,夜晚的枕头都是眼泪

0.747字数 1096阅读 807

我曾把完整的镜子打碎,夜晚的枕头都是眼泪。”

“我曾被无数的嘲讽让我放弃我的音乐梦。

沙哑的声线,扎心的歌词,把一个少年和这个世界抗争的过程诠释得淋漓尽致。

在每一个安静的夜晚,在城市中每一个角落,多少人因为老樊的音乐而感同身受。


初识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老樊,一个98年出生的男孩,从小离家求学,在体校捶打磨炼了意志,老樊的成长经历远比大部分同龄人要辛苦。经历了很多同龄人经历不到的那些事情,也正是这样的磨砺,对生活的感悟,让他早早地便看透了许多道理。

真正的生活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有劫后余生。

我们都曾有过这样经历:

面对不顺心的工作:“我有过想要离职”。

面对压抑的城市:“我有过想要逃离”。

面对创业的困境:“我有过想解散公司”。

面对麻木的婚姻:“我有过想要离婚”。

生活在匆忙拥堵的城市中,也会有这样的糟心时刻:

买好的早餐还没来得及吃,打翻在地;

小心翼翼地翻着前任微博,仍不小心手抖点了个赞;

作女汉子手撕快递,结果把手划破……


吃饭过程中去买了杯饮料回来,没吃完的餐盘已经被收走;

一群人同行,你蹲下去系鞋带,抬起头发现人都走光了;

cue了半天都不回消息的朋友,转脸就发了朋友圈;

生日当天只有银行和淘宝店祝你生日快乐;

设计改了几十遍,甲方说还是用回第一稿吧……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有人说,岁月是把杀猪刀,让风度翩翩的少年,变成了浑身油腻的中年男人,让清纯甜美的少女,长成了满脸戾气的中年大妈。

可是,还有一种活法是:曾经风度翩翩的少年,后来成了成熟睿智的精致大叔,曾经清纯甜美的少女,后来也成了平静恬淡的优雅女人。


就像现在的女中年徐静蕾就是一个例子:

徐静蕾39岁的时候,去了美国冷冻了卵子,她说要把人生更牢固地把握在自己手中。

如今她不仅字写得美,还是“专业裁缝、业余演员”,摄影导演样样拿得出手。

身为成年人,谁不是一边历经磨难,一边拼命努力呢。

终究明白,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一切风华不过是劫后余生。

罗曼·罗兰说:“生活中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生活就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既然躲不过,那就好好过。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也没有解不开的结。

如若面对磨难,哀其不幸,消极地面对生活的大江大河,便会被无情淹没;

假如我们可以拥抱生活,慨当以歌,必能寻觅到心中的一方净土。

挺不住的,就只能被生活的耳光打得满地找牙,一蹶不振;

挺得住,就能炼就一身钢筋铁骨,朝着更好的生活走去。

当你成长为更强大,更美好的自己时,才是对生命最好的回赠。

有一天站在时光中回望来路,也能像歌词说的那样,对自己说:过去的时间我谁都不为,只为成为更好的自己,虽然辛苦,我还是会选择滚烫的人生”

共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