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菊》——不能发育的爱

爱上一个人

就必须承受他命运的碎片……

图片来源网络

想分享一下无意中发现的老电影,很喜欢,应该很多人以前都看过。

影片一开篇就是一片广阔的乡间田园,一条蜿蜒的细流绕行在这片土地上。那里开着遍野的雏菊,一个个小小的花儿。故事的女主人公惠英最喜欢的就是雏菊——daisy,惠英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来到这里写生,描绘那寂静的雏菊。在女主人公的眼里,那雏菊仿佛就是小小的向日葵。梵高画向日葵,女主人公就喜欢画雏菊,因为在女主人公的心里,是梵高让她想成为一名画家。这是电影的前奏背景。

影片的正文发生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一个有着温和日光的秋天。画家惠英正在为她的个人画展忙碌着,她每天都会去广场上给人画肖像画。惠英每天出门都不会带伞,“每当下雨的时候,我就得找避雨的地方,因为我从来不带伞,也许那是由于我已经习惯了独立生活,没有人会关心或者担心我会不会被雨淋湿,所以我无所谓带不带伞”。惠英的爷爷告诉她:“惠英,别担心,雨总会停的,阳光会更加灿烂。有一天,你会找到属于你的人。” 雨总会停的,而惠英也不会傻傻的相信她的初恋会来得那样快。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唯一能支撑她活下去的,就是对初恋的期盼。每天的下午4点15分,都会有人给惠英送来一盆小小的雏菊,而这个人却从来没有让惠英见到过,惠英很好奇,这让惠英对这个每天送雏菊的人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影片是分开描述的,以各自的口吻,最开始是女主人公长久的内心独白。

某一天的阿姆斯特丹的广场上,下午4点15分,惠英的面前来了一位手拿着一小盆雏菊花的男人。为什么这个男人手里拿着她每天都会收到的雏菊?这个男人会不会就是她要等的人?惠英应该是激动而又期待的。那个男人最后在惠英的画板前坐下了,他让惠英帮忙画一幅画像,并且付了钱。这个男人让惠英很是熟悉,就好像自己已经了解他的一切。惠英有种直觉,这幅肖像将是她最棒的作品。后来那个男人急急忙忙地要走,而惠英还没画完,不经意间地交流中,两人发现彼此都会说韩语,原来都是韩国人。最后男人匆匆离开,并且说可以让惠英继续画,他可以之后来取,还留下了那一盆雏菊。拿起雏菊花的惠英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发呆,这让惠英更加困惑。在之后的接触中,每天的4点15分,男人总会准时出现在惠英的面前,惠英发现每次给这个男人画肖像时,他总是表现得很奇怪,男人的目光总是集中在惠英的左边,并且仿佛注视着惠英身后的某个地方。

然而在这不断的接触中,惠英已然把这个男人完全默认成了那个每天4点15分准时送雏菊的男人,并且爱上了这个每天准时在4点15分出现在阿姆斯特丹广场的男人

某天,那个男人没有准时出现,天空下起了雨,在屋檐躲雨的惠英为那个男人想象了各种没有按时出现的理由和借口。第二天,那个男人又再次出现,只是手上缠了绷带,男人为自己昨天没有出现向惠英道歉,惠英表示自己并没有等多久。后来惠英依旧为这个男人画像。在那之后,惠英和这个男人就开始像是老朋友的相处模式。

某一天,在惠英爷爷的古董店外,响起了每次雏菊花到时的送货员那高唱的“sunflower”。惠英出门去看,结果门外站着的是广场上的那个男人,这一刻,惠英无比坚信,这个男人就是每天准点给她送雏菊的男人。

然而,事实是这个男人只是刚好在送货员喊完时,到达了古董店外。

男人参观了惠英的画室,看到了惠英画出的那片雏菊花。两人看着这幅雏菊画,相互沉默不语。

惠英向男人讲述了她和这幅雏菊的故事。惠英之前在每天去那片雏菊地方画画时,都要经过那条小溪流上的一根很窄的独木桥,某一天惠英为了躲避独木桥上的一只蜗牛,掉进了水里,随身的画具包也随着水流飘走。从那次落水之后,惠英便没有勇气再过那座独木桥。然而,某一天,惠英发现那里新造了一座很宽敞的桥,虽然看上去完全不入景,做得也很粗糙,但是在惠英的眼里非常漂亮。惠英以为这座桥只是偶然,但是惠英在桥上发现了自己之前飘走的画具包,,并且东西都完好保存时,惠英这才意识到是某个人特地为她建造了这座桥,并且找回了她丢失的画具,惠英很感激,对着四周喊了声“谢谢你”。

其实,建造这座桥的主人赶在惠英出现之前,刚刚离开。

后来惠英在桥上留下了一幅雏菊画给建桥的人,第二天那幅画被人取走了。从那天开始,惠英就会每天在古董店的门口收到一盆雏菊。后来惠英才知道,雏菊的花语是:心底里的爱。只是送花的人从未出现。

影片切换回惠英的画室,惠英告诉面前的男人,她想她已经找到那个人。然后影片开始以这个男人的口吻讲述,这个男人觉得自己无法撒谎说自己就是那个人,但是也不能对她说,他不是。但是男人可以确定的一件事就是,他已经爱上了惠英。

这个男人叫正佑,是一名国际刑警,为追捕一个杀手来到了这个城市。正佑每天出现在阿姆斯特丹广场只是为了查案,同时为了方便观察,将惠英当做了背景,给自己一个掩护。也就是说正佑利用了惠英。后来正佑再来到惠英面前时,这才认真仔细地观察了惠英,正佑发现惠英喜欢上了自己,然而正佑也感觉到自己的心也在乱跳。在正佑没有出现的那个雨天,其实正佑也在广场上,只是这次没有利用惠英,而是利用了雨幕作为遮挡。然而在这次观察过程中,正佑发现自己更多的是在探索惠英的身影。明明是他在追捕别人,但他却先被纯真善良的惠英俘获了。熙熙攘攘的广场上,正佑静静地坐着,让惠英给他画肖像画。两人的脸上满是幸福的味道。下雨那天,正佑发现了一个可疑人员,并且跟着那个人进了一个巷子,最后被人从后面打晕,伤到了手。正佑以为是目标发现了自己,原来只是一个小偷,正佑心里存了侥幸,并且也认识到了自己的内心变化。

在惠英向正佑说出了内心的喜欢之后,第二天正佑见惠英的时候,正佑带去了一束黄玫瑰,这时的惠英没有发现,其实黄玫瑰的花语是——“道歉”。那天的阿姆斯特丹广场发生了枪击,而在这次的枪击中,惠英伤到了喉咙,从此失语。

再次醒来的惠英被告知正佑是一名国际刑警,并且受伤被送回了韩国,在那之后,惠英再也没有见过正佑。

只是从那天开始,惠英又开始收到了雏菊花。

然后影片开始以男主人公的口吻讲述。男主人公叫朴义,是一名杀手,在男主人公杀掉第一个人的时候,他遇见了主人公。男主人公觉得自己是一个总闻着火药味的人,连灵魂都有了火药味,于是他开始种花。从战场回来的老人说,泥土可以吸收火药的气息,而从泥土中长出的花的香气,可以改变一个人。男主人公在专注种花的短暂时刻,可以忘记火药的气息。

而当男主人公收到一束黑色郁金香,这就代表着他该工作了。

活在刀尖上讨生活的杀手,从第一眼看到慧英的那一刻起,就深深地被这个美丽的女子所吸引,但身上所背负的诸多命案却又让他不得不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这注定了在爱情的道路上,他走得不会平坦。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他只能把这份爱放在心底,远远地注视着慧英,痛苦地看着惠瑛和正佑那幸福的模样,默默地为她付出。

为了隐藏真实身份,杀手常常待在一座小村庄,在那里杀手看见了女主人公的所有可爱的动作,在那次落水的时候,本来想去救她,在发现画具飘走的时候,他跳到水里赶去追画具,像个小男孩一样冲动,想给她一个惊喜。只是,当追上画具转头,发现女主人公早已走远。所以,后来他建造了那座桥,并且看到她快接近的时候悄悄离开。在看到她留给他的雏菊画时,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在干第一笔买卖前遇到她,他无法抑制地想要见她。

于是每当想见她的时候就会给她送一盆自己种的雏菊。

后来男主人公在女主人公画画的阿姆斯特丹广场的阁楼上租了一间房,放置自己的抢,并且可以每天在此注视着她。他始终没有勇气跟她说话,只是一遍遍地模仿接近着他。干杀手这一行,想生存就必须守规则,而守规则最重要的就是保密,为了保密,你就必须得撒谎,从第一句谎言开始,你就没法回头。保密是生存之道,为了保密,他尽量减少与人交往,但还是抑制不住想要接近她。

某一天他发现了一个男人开始接近她,开始取代他的位置,他失去了他唯一想交往的人。他希望能继续自己的生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心碎的感觉。他开始试探这个男人是否是个好人。于是杀手和警察有了交集。并且在一个雨天,引诱警察进了巷子,并且袭击了警察,发现了他真实的身份——自己的死对头。他想放弃她,于是向房东提出解租。在最后要离开的那天,街头发生了枪战,本可以置身事外的杀手为了防止惠英受到波及,开枪打伤了警察,希望尽早结束这场枪击案,只是最后惠英还是受伤了。

影片回到惠英的口吻,此时的惠英已经失语,更加契合了旁白的角色。

为了欢迎惠英回归,爷爷给惠英拍了张照片,照片的背景里有一个模糊的男人注视着惠英,惠英觉得那是正佑,很难过为什么正佑不来见自己。

那个男人其实是那个杀手,那个每天按时送雏菊的男人。

某一天惠英的画板前出现了另一个男人,他央求惠英给自己画一幅画。惠英描绘着这个男人的脸,只是画出来的却是正佑。正佑已经深深地印入了惠英的脑海,无论惠英怎么画,笔下出现的都是正佑的轮廓。

其实,这一次是杀手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正面接近惠英。从那开始,杀手每天接送惠英到阿姆斯特丹广场画画。他们从不说话,仅仅听着车里的古典乐。惠英知道这个人喜欢自己,但是她忘不了正佑,惠英觉得自己得找个机会跟他讲清楚。

此时的杀手开始对着视频学习口语,希望能读懂惠英的唇语,方便与惠英的交流沟通。

那天杀手又接到了黑色郁金香,那天惠英也打算和杀手说明白。两人来到餐厅,杀手中间出去了一趟,完成了任务。惠英在等杀手回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总是处在一种等待的状态,自从遇见正佑之后。只是惠英内心还是觉得正佑好。

回来的杀手带给惠英一盆雏菊,只是这时的惠英依然没有注意到这盆雏菊。惠英向杀手坦白,杀手说自己只是喜欢她的画,想和惠英称为朋友。

杀手在惠英的画室见到了惠英画出的雏菊,惠英向杀手讲述了自己和正佑故事,她以为的,她和送花人的故事。其实那个真正的送花人就坐在惠英的对面。

惠英说自己的画展是在4月15号,她相信正佑会出现,她会等他。杀手不想惠英一直这样无尽地等待下去,鼓励惠英主动去找正佑。于是杀手带着惠英到了警署找到了正佑的上司。正佑的上司告诉惠英,正佑伤得不严重,但是不会让正佑离开韩国。

杀手长久地看着惠英,没有说话。

杀手一直鼓励着惠英,4月15号,正佑就会回来。惠英伤心到难以克制,哭到不能自已。而杀手只能在一旁看着,无能为力。

杀手邀请惠英去自己的小船上参观,进门的时候,路过放抢的地方,杀手赶忙阻拦。这一举动多少让惠英心里觉得有点奇怪。惠英看到了杀手种植的大片雏菊花,以及很多绘画读物。杀手向惠英说着自己对画家们的了解,希望能和惠英有共同话题。两人之间的一切仿佛都是那么地美好。

然而,此时一架飞机载着正佑来了这里。正佑因为惠英的受伤自责不已,并且打算告诉惠英真相。正佑的上司告诉正佑,惠英的身边已经有了其他人的守候。正佑偷偷去看了惠英,看到了别的男人陪在惠英的身边。此时的正佑守着惠英的照片,内心独白:“有人取代了我,就像我曾经取代了别人一样,但是我的心理去怅然若失。”

因为惠英不再能说话,所以电话设置了来电语音,惠英的电话经常会有人打进来,拿起电话的惠英并不能听见那头的声音,只是电话另一端的正佑也只是沉默不语。

某一天杀手借着送勺子的机会来看望惠英,这时,敲门声响起,惠英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正佑。再次相见的两人看着彼此,没有言语。惠英的眼神满是疑问和震惊。正佑看到那个男人在,还看到了门口贴着的画展展出消息。正佑向惠英表示抱歉,对这段时间的消失。惠英关上了门,和正佑在门外说话,惠英无声地问正佑“为什么?”。正佑很内疚地坦白了自己只是利用了她,还把她伤成这样。门里的杀手百感交集,坐立不安,无所适从。最后正佑离开了,惠英疯狂地敲着房门,听着敲门声的杀手痛苦不已。

此时的杀手知道自己又该离开了,正佑回来了,他就得走。

正佑说:“她失去了声音,而我失去了她。”正佑的上司想要调查那天向正佑开枪的职业杀手,并且想采用“买凶杀人”,杀得还是上司自己。正佑为了上司,也为了解除自己内心的歉疚,决定把这个人换成自己。于是杀手又接到了任务,而杀人的对象正是正佑,日子定的正好是4月15号。

正佑做好了所有的防护措施,在广场上等着杀手的到来。突然有人敲下了正佑的车窗,所有人都以为是嫌疑人,但是当正佑看到车窗外露出的朴义的脸,正佑知道了一切。正佑对他的同事们说,这是他的朋友,他很快就会回来。

只是正佑一去不复返。

车上开着音乐,杀手在征求同意之后,将音乐调到了古典乐。车开到了四周无人的地方,正佑向杀手挑明,并且询问刚刚杀手接近自己的时候其实就可以杀了自己,问杀手为什么没有这样做。最后杀手说,“正佑你今天应该去画展,而不是来这里。”杀手说:“我是为了惠英,我本应当呆在幕后,不在她面前出现。” 

此时正佑才知道,杀手就是那个送雏菊的人。

正佑很惋惜地道:“你知道惠英等了你多久吗?”

杀手说:“在你出现之前。”

杀手觉得今天去画展的人应该是正佑,而自己将会永远消失,直到正佑抓住自己。正佑说:“我不能这样做。”而杀手如果不杀掉正佑,杀手的老板也不会放过杀手。正佑建议两人一起去画展,并且约定无论将来两人中间的任何一人最后和惠英在一起了,另一个都将会成为惠英的好朋友。正佑说他要抓的是杀手的老板。杀手说:“还是你更适合惠英。”

正佑走出了车子,杀手坐在车里摩挲着手里的枪。

最后,来到画展的是正佑的上司,上司告诉惠英,正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幸牺牲。

正佑的生命从此终止在4月15日,正佑觉得自己的故事从此终结,而惠英将和杀手过上幸福的生活。

镜头直接切换到一年后,杀手仍旧待在惠英的身边,只是惠英对杀手很冷漠。惠英的爷爷劝惠英对杀手好一点。惠英的内心里也知道杀手是一个好人,只是心理还是放不下正佑,杀手对自己越好,自己越会觉得抱歉,每当惠英觉得抱歉的时候,就会给杀手画一张相,惠英觉得这是自己能为杀手做的唯一事情,而杀手对这些画像视若珍宝。

在杀手的心里,从过去到现在都不指望从惠英那得到什么,反而觉得惠英已经给自己的已经很多,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就这样继续下去。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杀手的老板再也没有找过杀手。杀手也会去看望正佑的墓地,同样去的还有惠英和正佑的上司。上司告诉惠英他们找了一年都没有找到那个杀手,并且告诉惠英,唯一的疑点就是那天和正佑一起离开的朋友具有很大的嫌疑,并且怎么也找不到这个朋友,唯一的线索就是正佑的车载音乐是古典音乐,而正佑从来都不喜欢听这些音乐,这些话引起了惠英的怀疑。

惠英独自去了杀手的小船上,杀手很开心惠英的来到,而此时的惠英已经对杀手起了怀疑。杀手给给惠英看唇语视频,告诉惠英自己已经能读懂唇语了,这一举动让惠英很是惊讶。杀手送惠英回家,在惠英的家门口出现了一束黑色的郁金香,杀手急忙地拦着惠英,并且说这是他的朋友送给自己的。惠英看着杀手开车离开,觉得杀手的这个举动很有嫌疑。

杀手去找了自己的老板,时隔一年,老板告诉杀手,这次是最后一次任务,而这次任务的对象就是正佑的上司。上司这次利用自己作为诱饵,希望找出杀害正佑的凶手。在杀手离开他的小船后,惠英来到了这里,发现了杀手家的音箱里放映的就是古典乐,惠英看着这里的一切,想到了以前杀手带自己来的时候的奇怪的举动。惠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惠英找到了杀手藏子弹的密码箱,箱子上有密码。惠英尝试着用415打开了,从而知道了杀手的秘密。惠英提着箱子回到家找到杀手,一连质问的眼神看着杀手。

此时的杀手已经知道了所有,只是想陪着惠英一会,对惠英的质问毫无所动。看着惠英摆出来的所有证据,杀手没有说任何话,最后激怒的惠英拿起杀手的抢对着杀手,无声地质问着杀手。在慌乱中惠英开了一枪,而刺激过度的惠英在开完枪后昏倒在了杀手的怀里。杀手安置好惠英后,来到了广场,去进行最后一次任务。

醒来的惠英看到了杀手留在桌子上,自己曾经送给修桥人的雏菊花,以及杀手的留言——“对不起,我一直在向你撒谎,我以为你了解我之后会有危险,我是一个生活在暴力和死亡世界的人,我不应当接近你,我像个傻瓜一样以为,隐藏真相就是保护你。现在我明白那会让你更加难受。惠英,谢谢你和我在一起,我会永远记得我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现在我把这幅画还给你,请你忘记所有悲伤的回忆,然后邂逅一个配得上接受这幅画的人。真正快乐地生活,我也要开始行动了,再见。”

明白过来的惠英来到了那座桥上,快速地奔跑着,希望赶快找回杀手。只是小山村距离广场太远,惠英来到广场的时候,杀手已经将枪口对准了上司。就在杀手准备开枪的那一瞬间,惠英出现了。上司让惠英离开,惠英不走,对着广场说着唇语,因为她知道杀手看得到她,知道她在说什么。惠英手举着那副雏菊画,对着杀手说道:“你看到这幅画了吗?你让我如此幸福,这幅画,我画给你的。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明白原来是你,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你就是我一直在等的人。”

对不起,我认不出是你

最后杀手从屋顶下来了,出现在了惠英的面前:“惠英,我在这儿,对不起。因为我不应当爱上你的,我配不上你,对不起,我伤害了你,至于正佑,是让杀手集团以外的人杀死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心。对不起。”

这次暗杀行动因此结束。

然而,这时广场上一辆车驶来,一个反光闪过,惠英本能地守护了杀手。

这天的阿姆斯特丹广场还是响起了枪声。

此时主题曲《雏菊》响起。影片回忆起杀手默默爱着惠英的画面,全都是灰色,过去现实穿插,足以令人心碎。


我那带着清晨露水的爱

原来一直近在咫尺

但我却从来全然不知

始终这样无言的凝视着你

在这陌生而忧郁的都市里

我日复一日描绘着爱

期待雏菊的芬芳

会带来你的消息

虽然此刻来得太迟

但我终于还是找到了你

我诚惶诚恐

害怕这份爱会突然消失

但我会再次相信

无论在天堂还是地狱

你的爱会一直继续

看着这份爱在眼前慢慢逝去

泪水象最初相互错过的那场大雨

但我的微笑

一如那些盛开的雏菊

虽然此刻来得太迟

但我终于还是找到了你

我诚惶诚恐

害怕这份爱会突然消失

但我会再次相信

无论在天堂还是地狱

你的爱会一直继续

无论在天堂还是地狱

你的爱会一直继续


杀手抱着中枪的惠英躲到一个石像的后面,杀手哭到颤抖。

惠英一遍遍地对杀手说:“对不起。”

杀手哭泣着说道“不,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不——”

彻底失去惠英的杀手,在小船上一遍又一遍地听着惠英的来电提示音,一遍又一遍地听着惠英的声音。此时的杀手是危险的,杀手将手枪子弹上膛、去了老板那里。在杀手一人决战老板的部下所有人之后,杀手见到了老板。(这里上演着惊险刺激的枪战,杀手一人干掉所有)

最后杀手和老板拿着抢对峙着,杀手想起了曾经老板说的——“永远都是好兄弟”这句话。

最后这栋楼里响起了枪声,却没有人能再从这栋楼里走出来。

影片最后出现的是曾经惠英躲雨的屋檐下,杀手拿着一捧雏菊花蹲着,警察和上司在另一边等雨停,杀手和警察都对这个跑进屋檐下的女孩相视一笑,蹲在地上的杀手默默看着被雨水冲刷的颜料。雨停了,女孩走了,警察和上司也走出了屋檐。这时上司回头看了一眼广告牌,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不管怎样,未来可以改变!”

不管怎样,未来可以改变

最后的镜头是杀手将那盆雏菊举向了刚下完雨的蓝天,影片以这盆蓝天下的雏菊花结尾。

我一直梦想着的爱,如今离我如此的近,但是我所能做的,却只是无声的注视着你,在这充满陌生人的城市里。我描绘着爱,一天又一天,等待和盼望着在雏菊的芬芳中,你能够到来,此刻虽然太迟,但我最终明白是你,也许我们并不想这样,我也从未想让这份爱飘逝,但是对不起,我不得不离去,留下仍在呼吸的你。

我梦寐以求的爱 原来竟近在咫尺 但我竟茫然不知 只是无言看着你 在这陌生都市里 我日复一日绘画着爱 期待雏菊的芬芳 会跟你骤然而来 此刻虽然太迟 但我终于认得你 我诚惶诚恐 害怕这份爱会骤然消失 但我会再次相信 你会一直守候我

雏菊并不是一种很昂贵的花,自由生长在满山遍野中,以生命力顽强著称。片中三个人的缘分始于此花也完结于此,如果知道导演对花语的解释是不能发育的爱,就会明白,这注定是一场没有未来的爱情。正佑是一名刑警,他随手的一盆雏菊让慧英误以为是他。本来他是利用慧英观察罪犯,但他却渐渐爱上了纯真善良的慧英,有白鸽飞过的广场上,慧英一笔一笔,勾勒着爱的轮廓……明知道慧英错把自己当成了别人,可是因为自己爱着慧英,却将真相埋藏心底。朴义是一个杀手,他一直隐瞒自己的身份,守护在惠瑛身边。故事的结尾,盛开着雏菊的画上,仿佛溅满了鲜血。

片尾的蓝天下的雏菊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四刷《雏菊》,依旧感动满满。这是部美得像散文的电影,漫野的雏菊星星点点错落在油绿之中,故事就发生在阿姆斯特丹的...
    空慢阅读 91评论 2 2
  • 这周看了2006年的雏菊电影,我看雏菊电影一开始真的纯粹是因为全智贤女神在里面,因为我是也是一个全智贤粉,我还对自...
    梓囡囡阅读 29评论 0 0
  • 上下班的路,应该是这一年当中走过的最多的路。虽日复一日,但是我却非常喜欢这样的出行,并不觉得烦厌,因为每天都是新的...
    柳絮XM阅读 261评论 15 16
  • 我憎恶这时间,心爱的事物随它而去,而如今还要夺去我唯一的记忆!
    黑色玫瑰的小兵阅读 18评论 0 0
  • 珠江新城的夜景很美
    jjyy1122阅读 6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