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一大早,就听见门口传来咿咿呀呀的声音——那是学生们在晨读。这是好多年都已没有出现的奇观:学生们拿着自己得小板凳, 背西面东,坐成一排。在清凉的晨风中,在明媚朝阳下,或读或背,好不热闹。唐颜真卿在他的《劝学》中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学习不该是这个样子吗?

在曾经的记忆里,晨读是童年学习中最为美好的一段回忆。那个时候上学都很早,天不亮孩子们就出发了。来到学校,有时老师还没有起床。班长打开门,孩子们鱼贯而入。没有人指挥,没有人呵斥,每个孩子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拿出课本就开始大声朗诵,寂静的校园顿时像烧开的汤锅一般沸腾起来。老师进来了,扫了一眼,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开始出去忙碌自己的事情。以前的学校大部分建在庙里,破旧的寺庙狭小逼仄,不同的年级挤在一间厢房里,实在不是读书学习的好处所,不过十几分钟,教室里便热气腾腾。

“出来吧!”门外传来一声老师的声音,读书声一下子低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像是不敢信耳朵。

“老师叫咱们出去哪!”有人说。

“走啊,走啊!”

“你不能先走?”

“要走你走,我才不呢!”

......

“都出来吧!”这回听清了,是的非常清楚,这不是叫一个人,而是叫所有人都出去,每个人的脸上像是开了花一般 ,可又假装特别害怕的样子畏畏缩缩地挤到门口。

“自己找个地方读书吧!”这回听得非常清楚啦,原来不检查背诵,可把人吓死啦!大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飞快的挤到最平整的块石头上,小小的石块一下子被十几个小屁股挤得没有一丝空隙,出来迟些的傻傻地站在一边不知所措。老师笑了:"那块石头就那么好吗?你们也可以坐到台阶上嘛!”于是又有几个小屁股分出来,飞快的找到最好的台阶。

晨读最好的位置,当属厢房后面的石梯了。 不仅因为这石块光滑平整油光可鉴,更因为背对教室,哪怕做一个小动作也不易被老师发现。蚂蚁从石缝爬出来,沿着光滑的石头边缘向上攀爬,我们发现了,随手抠出一块石灰,在他前进方向画出一道道白色线条妄图阻止的前行,但这蚂蚁聪明的很,不停地与我们斗智斗勇。有时趁老师不注意,还可以玩老虎吃绵羊的游戏。先画好棋盘,捡上 两个大石子做老虎,十几个小石子做绵羊,很快就能玩个不亦乐乎。这样的游戏人多了不行,因为总有人咋咋呼呼,被老师发现就不好了,更不能叫女生发现,她们一本正经的样子最叫人讨厌。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被老师逮住 也是常有的事。背下课文的当然还好说,若背不下来,老师定会让我们站在他门口,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大家的善意的嘲讽。

“早上让你们来背课文的,你却在玩游戏,胆子不小呀!”这时老师已做好了饭,端着碗责问着我们:“以后敢不敢了?”

“不敢了!”我们低着脑袋,以“痛心疾首”状态配合这老师的提问。

“回吧!”这永远也不会听错,于是孩子像得到赦免似的撒腿就跑。

许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庙宇学校早已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而学校也因为担心学生安全而取消晨读的这个环节。即便偶尔出现晨读,也是在教师监督下的个人行为。但几十年前晨读晨读的场景却总是浮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