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你不行吗?为什么不试试呢?

1.

"柳青,出来一下。"

当我正在写作业时,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思维里,向一颗炸弹,将我的脑子里的一切炸成了粉末。我立即抬起头来,发现我的班主任正站在我的桌前。我坐在第一排。

"什么?"虽然我已经听到老师的话了,但还是下意识问了这么一句。

然而,没等我这句话出口,老师就已经转身准备出教室了。我的这就话立刻消失在空气里。

我的同桌看了看我,没说什么,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又继续写她的作业了。

老师走到教室门口时转头看了我一眼,我那时也起身准备跟过去了。老师出教室后,原本沉默的教室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似乎有人刚刚点着了炮仗的引线。大家开始纷纷议论着:有的看着我,皱着眉头,同桌在她耳边说些什么;有的看着我嘻嘻地笑,这种笑容使我不安;也有的只是看了看我,然后继续埋下自己的头,握紧自己的笔,继续续写自己的题目。我就在这样的气氛中走出了教室。

高一的军训结束之后,第一节自习时的空气还较为温暖,但走出教室,我就感到有些不适应。秋天的太阳已经完全沉了下去,只有最后几丝霞光还恋恋不舍地留在西边的天空。天色整体已经暗了下来,教室里也因为太暗而早早就把LED灯打开了。我穿着短袖汗衫,感到有些寒冷,随即产生了想回到教室去拿自己的外套。但听到教室里的动静,我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只是深深洗了一口冷气,走进了老师的办公室。

当我走到办公室门口时,老师已经坐在他自己的办公桌前了,他正拉开自己的抽屉,拿出自己的记事本。他看到我,嘴唇微拉,双眼在白织灯下显得更有神采。

"进来吧。"他说。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站在门口。我应了一声,就走到了他的旁边。

"你在初中时的化学成绩怎么样?"老师用一种非常平和的语气问我。这种语气只有在与好友聊天时才听得到的。我紧张的心情减少了许多。

"一,一般吧。"我回答,突然感到自己的脸发烫。

"你们初中的化学成绩是五十分的满分,你平时化学考多少呢?"

"四十多一点吧。"我盯着办公室白色的墙壁回答。

"还可以,"他说,"是这样,我们班缺一个化学课代表,你能做吗?"

"我,这个,"我回答,"我也不知道。"

在我的记忆里,就从来没有班委这个词。从上学开始,我没有一次当过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组长。虽然我的成绩能够排在班级的中上等,而且我也曾有过那种意愿,甚至还有几次想直接和老师交谈这些。但自己有什么理由呢?全班有那么多人,为什么我一定可以呢?每次评选班委的时候,为什么没人选我呢?为什么老师在选择班委的时候,目光从来没落在我的身上呢?

原来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就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呢!我不行,我做不到!

"不知道?"老师的这就话把我拉回了现实,"这可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答案。"

我看到老师脸上的笑容,感到自己的脸越来越烫了。

我连忙解释:"我从来也没当过班委,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当得好呢,"我嘻嘻地笑了一下,"万一当不好……"

"为什么不试试呢?"老师看着我,打断了我的话。

我们之间隔着白织灯的灯光,地上能看清我们的影子。我笔直地站在那里,老师做斜坐在他的椅子上,正对着我。他的目光使我不敢直视他。

"为什么不试试呢?"他又说了一遍,"你自己刚刚也说过万一,那万一当好了呢?"

这虽然一个无法让人反驳的理由,但我的身体很明显在抗拒它,没有理由,或者说是用一种我不知道的理由来抗拒它。

我像偷东西那样迅速扫了一眼老师的眼睛,想从他的眼睛里偷到什么。再这样的夜色里,我发现,老师的眼睛在教室的LED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明亮,仿佛这就是一盏明灯。你可能无法相信,在那样的夜色里,我多么需要这样的一盏明灯。我感到自己有些期待,同时也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心中最深处的那个念头。然而,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其实无力抵抗,因为我开始捏紧自己出汗的拳头;因为最后,我回了一句:

"好,我试试。"


2.

不知觉间,一月时光从手指间划过去了。这一月来,初为科代表,除了帮助老师收发作业,别的倒也没什么事可做。虽然刚开始做这件事事,手里总捏着一把汗,和组长们说话时也结结巴巴的。幸运的是,这一个月虽然偶尔有些小波澜,整体给人的感觉还是平静的,直到考试之前的那天晚上。

"柳青,老师叫你过去数试卷,今天晚上要考试了。"我的同桌慌慌张张走进教室告诉我。

"谢谢,"我的心随即一沉,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我知道了。"

在刚刚吃完晚饭,上课铃声还未响起的那段时光里,虽然学生们都陆续回到教室,相较于白天,还是平静了许多。在他们的闲话声中,我一个人独自走出了教室。

不知觉间,已经一个月了呢!放眼望去,教室外的夜色,和一个月前差不太多呢。唯一的不同大概是我现在已经穿上了一件外套,现在应该不会感觉到那份寒冷了吧!

这样想着,一个月前的那份场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当老师在讲台上宣布我就是科代表时,全班都哗然了。我没有听清他们议论什么,但我应该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我感觉他们似乎全都在看着我,用那种非常特殊的眼光,仿佛我做了一件令人不齿的事。作为我,我除了紧闭双眼之外,没有别的办法。我只感觉自己好像被放在了某座高台的中央,而成百上千双眼睛正用那双眼光看着我……那时,我真的很想立马站起来,大声告诉老师:"老师,这课代表我不当了!"我甚至都在心里开始这样预演了,而且我也能猜测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我必须这么做,因为如此一来,我就解脱了!

我的心开始砰砰直跳,脸也变得非常滚烫,全身开始发热。我赶紧趴在桌上,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以免被人发觉出什么来。

老师还在继续讲他的话,教室也安静了下来。但我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些什么,尽管我坐在第一排,尽管他当时讲话的位置,就在我的旁边……

回过神来,我已经走进去老师的办公室里了。这里空无一人,唯有那盏白炽灯仍然亮着。我看了看老师的办公桌,那里摞着一摞很厚的试卷。我屏住了呼吸,马上走了过去。这些试卷很新,而且上面没有一点折角。我摸了摸这份试卷,上面的还保持着余温。于是,我赶紧想了想自己的班级总数,就马上开始数了起来。由于刚开始不熟悉怎么数试卷,所以数的比较慢,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手渐渐开始习惯了这种动作,速度也就快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就数够班级人数所需要的分量了。

当我把试卷放在老师的办公桌前时,我又看了试卷一眼,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就是说不上来。

试卷的高度约40厘米。怎么会这么厚呢?我仅仅找了个理由安慰自己。毕竟我们这个年纪有十七个班呢!也许所有的试卷都在这里吧!

我这样想着,准备走出办公室大门,和老师撞了个正着。我吓了一跳。

"怎么样,试卷?"这次老师的声音与上次不同。冷漠,没有任何情感。

"数,数好了。"我说完后,赶紧出门了。

走出门后,我努力深呼吸,平静自己的心情,同时也努力回想刚刚的情景。

天哪!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呢!我这样想着,自己的脚也不由自主的往地上使劲登了一下。站在走廊上,还没回教室的几个男生看了看我,笑了笑。我低下了自己的头,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赶紧"逃"回了教室。

回到座位上,我喝了一口凉水,深呼吸了几次,终于平静了下来。

"不去想了,管他呢!"我自言自语地说。

然而,我却没有办法去命令自己的脑子不去想那些。因为,只当我提起笔来,刚刚发生的事就会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怎么也赶不走。

"早知道当什么科代表嘛!"我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

当时明明都决定好了,真恨自己为什么就是站不起来呢!而好不容易自己终于站起来了,老师却已经走到教室门外了。那么,自己为什么就是没有勇气追出去呢!

现在自己的情景和当时真的太相似:一个彻底泄了气的皮球!

正当自己沉浸在这样的情绪里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眼前的画面回到现实。

"干嘛,吓死我了!"我回过头去,原来是我的同桌。我略带恼怒地说。

"看你想得那么出神,想什么呢?"她满脸微笑地问。

"没什么。"我简单地回了一句,"别问了。"

"好好好,我不问。"她深有意味地笑了笑。

我只是瞪了她一眼。


3.

"柳青,你出来一下。"同样的声音在一个月后再次出现在我的耳边,不同的是,这次的语速有些急促和隐含在语言内部的严厉。

我抬起头来,老师已经走出了教室。我感到有些不妙,拉上了自己外套的拉链,叹了一口气,起身准备出门。

同桌看了看我,她的眼神里透出一丝不安,但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看着我。她的那支刚刚写完一般作业的笔一直被她的手捏在半空中,丝毫也没有要落下的样子。

我看了她一眼,微拉嘴唇,然后穿过讲台,准备走出教室,迎接教室外面的"暴风雨"。

教室里显得安静,大概因为老师来过的原因。同学们的头都埋在桌上,黑压压的,像一片乌云。整个教室的气氛变得十分压抑。当然,其中也不乏因为好奇而抬头看看的,我自然不会理会这些,因为这些征兆都显示,一场暴风雨就要在我的教室降临了,而且是有准备,有预谋的。不过,在我看来,却是无聊的!

走出教室后,老师的脸马上就走进了我的视线里,他正对着我。看到他的脸后,我的头马上就低下去了,双手也紧握在一起。我的预感是正确的!

"怎么回事?"他说,"试卷有两份,你不知道吗?"

我无法判断他的语气是怎样的,我只知道从内容上来看,我好像犯了一件十恶不赦的大罪。就好像一位会计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因此损失了数十万元。

"我,我只顾着数了,没有注意这些。"我至今都没办法回忆自己是否将这句话说出口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心里在想什么。唯一模糊的印象就是,教室里炸开了锅。

我们之间只剩下了那种沉默,那种可能使人发疯的沉默……

我也不清楚这种沉默持续了多久,也不记得期间老师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只是闭上眼睛,避免自己不去想这件事,以免让自己流泪……

"我不想做了,"我突然说出这句话,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不想做科代表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也无法知道这句话是何时从我的脑子里诞生的,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刚刚闭上双眼时,自己的思绪流到了什么地方,但我知道的是,刚刚出口的这句话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而且,我在说出这就话的时候,我的眼睛是完全睁开的,但周围的景物变得模糊。我感到有什么在我的脸颊上爬,热乎乎的,很痒,但我没心思去动它。

是的,我流泪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的嘴唇有些颤抖,好像自己将嘴部所有的力量全都用在这句话上了。虽然自己加了外套,也不免打了一个寒颤。

我不安地等待着,同时又感到后悔和害怕,我想收回这句话,但我已经不敢再去看老师的脸,也没有勇气再去说一句话。

我已经失去了对时间的判断能力,自己的听觉也变得奇怪起来。教室里仍然吵闹着,但我现在我只感觉到了久违的安静。不知道是否因为我们之间隔了一堵墙的关系。

"怎么,"老师终于说话了,语速很硬,却很舒服,"遇到这么点挫折就想放弃了?不敢再试试了?"

我将自己脸上的眼泪擦干了,但仍旧低着头,没说什么。

"你真的不行吗?"他说,"为什么不再试试呢?"

"可是……"我想说什么,发现有什么堵在我的嗓子眼了,我无法顺利说些什么,于是又沉默了。

"你不是个傻子,我知道,"他继续说,"现在第二张试卷已经被别人领走,只剩下了我手里的这张。现在,我要你对全班说,今天的考试取消,然后你将这些题抄在黑板上,让大家做。怎么样?做得到吗?"

我依旧沉默。

"把试卷拿好,"他把试卷递给我。

我难以叙述自己我当时的心情到底如何,即使是现在。那似乎是一种复杂到无法用语言来叙述的情感,同时,那里好像存在一种恐怕连数学都无法解释但却又能巧妙成立的方程式。但那张试卷,那张还被捏在老师手中的试卷,虽身处这样的夜色中,显得有些暗淡,然而在那时的我眼里,它却有一种不知名的魔力,让我向它屈服。仿佛这是上帝的上,是基督教信徒的《圣经》。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抿紧了自己的嘴唇,手也不自觉地缓慢抬了起来……


4.

"学姐你好,"

我正走在前往图书馆的路上,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背后,我转过头去,原来是他。

"你好,"我微笑着,"你是昨天那个……"

"对,我就是昨天那个……"他笑着说,"亏了学姐还认识我。"

我也笑了。

他中等身高,平头,穿着很普通,有一张给人印象深刻的笑脸。

"你有什么事吗?"我问。

"学姐,我是想说,关于你昨天将我认定为学习部的部长,我觉得我还有点……"他挠挠头,抱歉似地笑了笑。

我也笑了。

"你不行吗?"我问,"为什么不试试呢?"

"倒也不是不行了,"他不大自在地在地上磕自己的鞋尖,"我没什么经验,万一……"

"你真的不行吗?"我问,"你真的不想试试吗?"

他吃惊似地看着我,我则仍以微笑回应他的这种眼神。这种情况僵持了五秒左右,他就放弃了,然后慌忙去看别处。

"好了好了,我试试!"他显出一副很有自信的样子。

"加油!"

你不行吗?为什么不试试呢?

我不知道我已经将这些话重复过多少次了,然而,每当我重复一次,我就回想起那个模糊的夜晚,想起自己红肿着眼睛,在同学们低声的议论下,在黑板上抄写那些令我羞愧的文字。但我感觉这更像是某种程度地忏悔,面向全班,也面向自己的内心深处。也许,也只有这种办法,才能让我在从那以后更好面对自己。而这就是老师的用意,虽然我也是后来才明白这一点的,但我深深感激这位老师,也深深感激,自己一直对自己,对别人重复的那句话……

全文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