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0

十一

日子悄无声息地滑过去几天,陷在J一如既往的温柔和平淡宁静的生活里K的情绪逐渐稳定并淡忘了很多压在心头的事。而俯视着人世间悲喜爱恨的命运老人(其实就是临少本少),却总见不得这片刻安宁。

这天俩人大清早精神大好X欲满满,在被窝里滚得心满意足才安分下来。完事后已经是近晌午了,J倒不急着起床,抱着K贴近自己的胸膛。

K侧过头,耳朵紧紧贴在J温热的皮肤上,心情愉悦地逗他:“你心脏跳得好快诶~”

“是吗?怎么跳的?”J低头亲了他一口。

“扑通——扑通——扑通——这样啊……”

“宝贝儿,错了,它是这样跳的,”

“小凯——小凯——小凯——”

“……”

J吐出暧昧的气息和撩人的话语惹得K耳尖都红了。无语又羞耻地缩着身体躲进被子里,J不再开玩笑,拍了拍隆起的一大坨。

“疼不疼?还能去上班吗?”

“可以……”

“那你先歇着,我去弄点吃的。”

J下楼有一会儿后门铃就响了,这个时间来扰人的无非就是王凯莉,但她是有钥匙的,那这是谁?K推开被子起床轻手轻脚趴在楼梯口。

“小千千,这家里除了你还有谁呀?”好听的薄荷音从楼下传来,左顾右盼的青年转过身来,对上了K的视线。

“小千千,你还养了个男宠呀!”

瞧见只露了一小半张脸的K青年瞬间挂起满脸坏笑。

J摆出两份早餐,面无表情地护着自家恋人:“R要不要我教给你怎么说话?”

“你居然为了个男宠和我翻脸?!”R一脸兴致盎然地抬眼去看楼梯口,脚下迈开步伐。

“来来来,初次见面认识一下,我是R~让我看一下是K可爱还是你更可爱……”

K顿时脸都吓白了,撒了脚丫跑回房间就锁上门。R脚还没踩上楼梯就被J拦住了,拖回沙发里坐着。

“瞧你这护食劲儿,本天龙哥看一下还会少块肉呀?”R一边逗着二十玩一边揶揄着怼他。R一时半会没认出K来J也不作解释,想着自家宝贝儿会不会饿着边问着老友。

“找上门有啥事?”

“没啥,就是过来坐坐,看看你,顺便通知你后天同学会,去不去?”

“微信群看了,在考虑。”

“很忙吗?哦对了,小千千,你……你有……K的联系方式没有?”R小心翼翼地询问,生怕戳痛他的某一处唤起昔日不美好的回忆。

“……”

我难道会告诉你刚刚那个所谓的男宠就是K吗?

见对方沉默不语,R淡淡地叹了声气,很自然地岔开了话题聊起别的。

R坐了半小时左右便离开了。临走时还是忍不住回头认真地劝他:“小千千,那么多年了,你身边换了人就好好对人家,别还是只惦念着K了。”

青春不过是一场流星雨,再美丽也是一瞬间转瞬即逝。在R伤感得想哼哼两句诗词表达对青春的无限怀念时,就被一头黑线的J拎出去了。

送走了R之后J才端着另一份早餐上楼,敲了敲卧室的门。

“他走了。”

K打开了门,J端着早餐进来放下托盘,坐在床头看着他安静地吃着。

“后天的同学会,你想去吗?好像是说一个班凑起来人数不多,挺多去不了的,所以还是全级制。”

“……”

J见他沉默,晓得他的心思,摸了摸他乖顺的头发,轻声说:“你要是觉得不想去就不去了,只是一个聚会而已,我也不太想去。”

K吃完早餐,把碗放回托盘里低头思索了片刻。

“J,我觉得我应该去。”

“你不怕遇上嚼舌根的人吗?”

“那我就像以前一样,一脚踹翻桌子,他们就安如鸡了。”

K似乎心情不错,一句调侃逗笑了两人,然后又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逃避没有用。”

在J暗自心疼地将他搂进怀中的时候他把脸埋在沐浴清香的布料里,用只低得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很多流言,总会不攻自破的。”

于是那一天两人若无其事地在众目睽睽之下轻松地打了招呼之后各聊各的,在所有人的意料中如同一对最熟悉的陌生人。K心想着如果当初父亲不出事,今天一切就不会是装的。

爸,挺久没有去看他了。

“嗨,K。”刘艳芬端着酒杯凑过来,“你不喝两杯吗?”

“他不能喝。”J这边虽说在和一群人闲聊着,却留着个心眼注意着K的一举一动,听到刘艳芬的话脸瞬间黑了几分,低声制止。

“切~啤酒又没事!他上次喝了十几罐……”刘艳芬猛然噤声,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J的脸更黑了,沉着声问:“什么时候的事?”

“你俩闹别扭都喝醉了的那晚,”刘艳芬转了转眼珠,立马挂起一脸坏笑,还不忘坑一把队友。

“还是带着伤喝的。”指了指自己的后脑勺,满意地看着黑着脸的J偷偷地掐了K的腰肉一把。

“回去再和你算账。”

哎呀,羞死了。刘艳芬捂脸脑补了一把“算账”,默默地擦了擦鼻血。

K却蓦然被他们的对话弄得有些出神,他窝在沙发里,盯着面前桌上摆满各种酒,像是在对谁作解释:

“我不会再在公共场合喝酒了。”

声音低得恰好全落入J的耳朵里,他侧过头去,眼神复杂地盯着他看。

而这一幕,都一点不漏地落进一双带着戾气的恶毒的眼眸里。

好在这僵硬的气氛很快就过去了,K无聊地嚼着嘴里的薯片,和刘艳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

“艳芬,我上次推荐的《岛屿少年》你看了吗?”

“看了。”

“哭掉二十包纸巾没有?”

“没这么夸张,就十包而已。”

“发表下你的读后感。”

刘艳芬歪着头仔细地想了想,而后一本正经地回答:“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青春期千万不要冲动。”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哈?”

“喂!K……你……你太不够意思了吧?!”刘艳芬还来不及发表疑问,R已经过来抓住K的胳膊往闹哄哄的人群里拖。“别净和……女孩子躲在一块,都不来和……和我们玩……快点快点……真心话大冒险!”

大家围成一个圈,K被推坐到靠前的位置。凑齐了人数,游戏主持者拿着手机输入一个数字,然后抬起头扫视了人群一圈。

“那么猜数字开始了。J,你开个头吧。”

“90。”

“1~90。接下去,”

“77。”

“1~77。”

“50。”

“1~50。K,到你了!”

“喂,K!”

K反应过来,抬起头。“啊?”

“1~50,挑个数字。”

“呃……哦,28。”

“确定? ”

“确定。”

K抬眼看了主持者,这人叫刘庆,当初他和J的事被捅破的时候,没少被他拦着冷嘲热讽。还有……他不想认识都难了。

“那恭喜你,”刘庆笑出了一脸阴险,“中奖了。”

人群一下子轰动了,七嘴八舌要K赶紧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吧。”K思索了片刻,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安。他向J投去求救的眼神,却被凑上来的人群挡住了视线。

“快点快点,想想看,问点什么……”

“让我来……”略带醉意的R笑得百般暧昧往他身边凑,打算把问题问出之际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K!”

这声音是用话筒吼出来的,瞬间压倒所有人的争议,大家往刘庆那边望去。

刘庆对上K的视线,冷冷地勾起嘴角暧昧不明的弧度。

残忍的真心话问题抛出,炸裂了K紧绷着的弦。

“你的第一次,给了谁?”

时间倒流回十五分钟前。

“喂,R。咱打个赌怎样?”将目光从K身上收回的刘庆目标锁定一时高兴喝多醉得飘飘然的R,勾起唇角。

“哎,我不玩了,我继续喝……”

“不会是怕输吧你?”

“谁他妈怕输啊?!说!赌什么?!”

果然就是醉鬼好忽悠。

目光再次投向窝在沙发里的K,刘庆皮笑肉不笑地开口道:“那我们就赌,K和J之间,还有没有猫腻。”

“哈哈哈……那你输定了……我……嗝,我告诉你,J,他都……都有个男宠了……九年啊!你以为哪个男人能多痴情,七年之痒这种……”

“那你就是堵,他们已经断得一干二净?”

“对,你输定了,去问问……嗝……”

刘庆手疾眼快地拦下正欲起身的R,低声说道:“你这么直接去问,能问出什么?!”

“嘿嘿嘿,对耶……K那个……嗝……死傲娇……”

“我看,我们就玩个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把他搞输……啧……”刘庆低头思索,嫌弃地推了一把烂醉如泥的R。“喂,你和他以前熟,他一般会选真心话吗?”

“会吧……嗝……只要有J在,就怕我们玩他,都不敢选大冒险,嘿嘿嘿……”

刘庆十分惊喜喝醉了的R如此神级坑队友,继续套话:“那他经常玩什么会输?”

“玩什么输……噢~嘿嘿嘿,他输的倒是不多不少……不过……不过给外人知道他的习性就输定了……嘿嘿嘿……”

“什么习性?”

“玩猜数字……噢不,只要和数字有关的选择,他基本都只选一个……”

“就是28……”

“以前考试,有道填空题他刚好……刚好不懂,然后就填了28……结果对了……嘿嘿嘿,拿来到处得意,你说傻不傻……”

“呵呵,真傻……那就好玩了。”

于是醉得一塌糊涂讲得一本正经的R下了赌注K和J已经断得一干二净,却忘记了——

28,J的生日日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mysql的日志应用 (1)查询日志:general_log 记录查询语句,日志存储位置:文件:file表:t...
    楠人帮阅读 357评论 0 4
  • 历经千帆,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心,真的,早在十年前就被钉地死死的。 十年后,才发现,原来,从未离开。 唉。作孽啊。怎么...
    君晓墨阅读 325评论 0 0
  • 阅读第九章生物学流派,看到儿童气质与学校教育时,我们会想什么气质特点的儿童在学校表现最好?书中说儿童在学校...
    苗1228阅读 97评论 0 2
  • Episode 3 做一个好的活动策划案 开始运营工作,我们最常接到的任务无非是:“Allen,下个月端午节了,你...
    冰果橙阅读 665评论 0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