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记忆—高中篇(8)


重回乒坛

什么都需要悟性,这不但和天分智商有关,还和年龄阅历有关。

小学的时候统共用砖头当球拍打乒乓球也没打过几回,初中打乒乓球的机会就更是少之又少了。上了高中之后,除了足球,篮球和象棋,宋南极课余时间也会打乒乓球。

每个课间十分钟,大课间十五分钟,下午上课前,下午放学后,学校那五张乒乓球台子周围总是会围满了各班级前来打乒乓球的同学们。和以前不同的是,几乎每个人都有一只(不是一双)属于自己的乒乓球拍,而且价格不菲,从几十块到几百块。而且参与者里边有很多高手,什么杀球,削球都有模有样。

而最早让宋南极大开眼界,促使他正式参与进来的则是一次和初中同班同学“大力士“张志敏的一次共同经历。

那是军训结束不久的一天,课外活动的时候宋南极碰到了11班的张志敏。

“老张,去干啥啊?“宋南极问。

“没事,瞎晃荡呗,嘿嘿。你呢?“老张笑起来竟然还有酒窝,宋南极头一次发现这个秘密。

“我也是,没事瞎晃荡。对了,咱们初中同学还有谁和你一个班啊?“宋南极又问。

“原先咱们八班的就我一个,还有苏毅,李香他们在别的班。和我同班的还有七班,五班,六班几个,都有。咱们学校毕业的有十好几个呢,都在俺们班。你们班有多少咱们原先的同学呢?“

“就我和孙伟,还有赵杰,就是原先六班的那个瘦高个,和高丽敏一个村的。剩下的还有高咱们一届的几个,别的就不知道了。“

“听说朱力杰和侯敏也都考到这儿了,你见过她们没?“老张问。

这俩人的成绩当年在八班女生中可是前五名的,和考上市重点的陈金芳可谓不相伯仲。宋南极当真没料到她们俩竟然也兵败滑铁卢,“沦落”到此了。

“我刺儿,真的假的?她们也没考上重点高中吗?这么多天了,我还是真没见过她们。你见过吗?”

“我见过侯敏一回,朱力杰没见过,我也是听李香说的。他说他见过她一回。”

“唉,世事难料,人算不如天算啊,嘿嘿。”宋南极苦笑一声。

“就是,原来谁也想着说这帮人得考上什么新进,正定那些个重点高中,还有你,老宋,当年我可是看好你的噢。唉,可是谁又能想到咱们班这么多尖子生都落榜了。对了,你知道班长上哪儿上学了吗?那时候你们关系好,我想着你该知道他上哪个高中了?”

“我不是特别清楚,好像是记着他没上高中,上了个中专。估计是等着接他爹的班呢吧。他爹不是在水利局还是哪儿吗。中考完了那阵,他和李香上过俺家一回,再往后就没见过了。”

“这一毕业就各奔东西了,往后再见就难喽,呵呵。”壮汉也有柔情泪,异国亦有赤子心,拥有两块大胸肌的张志敏此刻是由衷的感慨。

俩人略带伤感的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到了一个门卫室旁边的乒乓球台前边。

相对于教学楼前边的乒乓球台,这边的这两个有点简陋,打球的人也少。

但是却瞬间吸引了俩人的目光。

其中一个瘦瘦矮矮的分头眼睛帅哥正在左右开弓,和另外一个龙精虎猛的大个子交手。

白色的乒乓球在水泥乒乓球台上跳跃,带着悦耳的脆响和奇妙的弧线。

对阵的俩人属于完全不同的打球风格。眼镜男虽然个头,臂展都不及对方,但双脚几乎没有移动过,只是靠着神奇的“左右互搏”之术,巧妙的抵挡着对方看似凶猛的攻势,犹若闲庭信步,气定神闲。

另外那个大个子则是闪转腾挪,一刻不得安宁,被对方调动的有点狼狈不堪的感觉,时不时还来个飞身救球。

“我刺儿,这个戴眼镜的四眼还真厉害啊。”张志敏由衷赞叹。

“等会咱们和他打两盘,会会他,嘿嘿。”宋南极手痒了。

“我刺儿,你不怕人家把咱们打趴下啊?”

“怕啥?又不是要命,就是打个乒乓球。”宋南极自认为自己的乒乓球技术要比那个大个儿高明。

估计是累得不行了,那个大个子没过多久就走了。

“哎,和俺们打两盘呗。”宋南极上去主动挑战欲要离去的眼镜男。

“行啊,你们是高一刚来的吧?”眼镜兄很客气。

“哎,你怎么看出来的?”老张笑着问。

“我刚来这儿的时候和你们一样,呵呵。”至于那里一样,眼镜兄没说,“你们俩一起上吧,再给你们个拍子。”

接过眼镜兄扔过来的乒乓球拍,宋南极和老张相互看了一眼:“你一个人打俺俩啊?”

“呵呵,怎么?怕我打不过你们啊?咱们试试就知道了,来吧。”眼镜兄别看长得斯文,言语却是十分犀利。

“来吧,来就来。老张,使点劲儿昂。”宋南极何时被这等轻视过,憋着一肚子气想着要收拾这个眼镜男了。

老张会意的点点头。

对阵开始了。

眼镜兄先发球,球速不快,也不转,但已经差不多三年没打球的宋南极接高了。

“我刺儿,高啦。”老张担心对方扣球,急忙撤退。

谁知眼镜兄微微一笑,只是轻轻一挥拍,温柔一扣。饶是如此,老张和宋南极也没能接住。

第一个球就这么简单的输了。

紧接着,第二个球,第三个,第四个都输了。

但是越打越找到感觉的宋南极和老张也能够连续几回合的和眼镜兄相持了。

这次轮到宋南极发球。他使出了自己的必杀技:凌空抛——反手大力抽球,该球出发之后带着高速的旋转,撕裂空气,在空中划出几道诡异的弧线,最后反弹之后,以极小的角度冲出了球台。

面对来势汹汹的来球,眼镜兄不由得微微一颤,终于后退了一步,右手手腕轻抖,一个刀削面式的手法将白色乒乓球轻轻反转,挡了回去。

张志敏还不示弱,一个直板削球,成功拦截,再次将球削了回去。

眼镜兄面不改色,左手球拍一个轻松扣杀。

宋南极毫不示弱,一个凶狠的反扣。

眼镜兄眼疾手快,右手球拍恰到好处接到球,并成功抵挡了回去。

就这样来来回回,在宋南极和张志敏联手夹攻之下,眼镜兄依然丝毫不落下风,左右开弓,连续扣杀,打的俩人颇为狼狈。

十分钟之后,眼镜兄收起乒乓球,微微一笑,说:“算了,今儿个不打了,你们玩吧。”

汗流浃背的宋南极和张志敏看着对方潇洒离开的背影,相互对视一眼。

“我刺儿,这小子打球真厉害。今儿个算是开了眼界了,咱们俩也打不过人家一个。”老张笑着说。

“不行,往后咱们可得好好练练,练好了再过来找他较量一下子。”宋南极暗下决心。

“老宋,我看你上了这儿,又是踢足球,又是打篮球,又是打乒乓球,你哪儿来这么多精力啊?对了,你学习咋样?可别玩物丧志昂,呵呵。”老张问到重点了。

宋南极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微微一笑说:“就那样呗,反正老师课堂上讲里那些东西都能听懂,作业也会做。有时间就多运动运动,就当锻炼身体了。”

“呵呵,这儿是比咱们初中学校那时候管的松多了。”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呵呵。和初中那时候相比,咱们现在就是生活在天堂啊。早操没人管,课外活动没人管,班主任,任课老师管得也没有那么严,自习课也没有人过来巡堂。反正什么都松,我就觉着身上一下子就轻松了,就像是从二监狱里刚放出来一样。不像早先,每天除了看书还是看书,每天不学习一会就觉着对不住自家。”

“是啊,那个时候全班,全校的学生们都使了劲儿的学习,谁就是晚去教室一分钟都觉着落后了一大步。预备铃还没响里时候班主任就在门口堵着,看谁来的晚,谁来晚了就瞪谁一眼。”

“可不?那个时候咱们吃饭都是跑着去,课间活动的时候教室都什么人动,都爬在桌子上学习,有时候还得班主任过来往外轰。这会儿呢?还没下课呢,你看一个个的,早就想着往外跑了。还有上课的时候,上课铃不响,教室里根本就甭想安静下来。咱们那时候,一进教室就不出声了,一个个安安生生坐到教室里看书,不看书你也不能出声。”

俩人找了个荫凉的地方坐着,畅谈过去初中时代的种种让人自豪的“铁血秩序”,嘲讽现在学校的种种让人嗤之以鼻的“稀松纨绔”。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自己并没有能够在环境的转变中保持自己引以为豪的习惯,“洁身自好”,而是选择入乡随俗的“堕落”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刚进入“三九”天气,气温急剧下降,虽没有达到东北泼水成冰的境界,但也把人们冻的够呛,不论男女老少,胖如玉环...
    幸福zai右岸阅读 142评论 0 16
  • 上高三的时候,三天两头的考试忒多,为了调剂一下枯燥的学习生活,顺便带动下同学们的学习积极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竟形成...
    子衿98阅读 137评论 3 7
  • 宋同学这几天表现特别不好,上课不听讲,偷吃零食,下课上窜下跳,没个安分劲。作业更别指望全部完成。我一直忍着,没跟他...
    跟孩子一起奔跑阅读 185评论 6 3
  • 寒风凛冽,但掩不住我今天的喜悦之情。 为了庆祝元旦佳节,学校组织教职工进行年级拔河比赛。当年级主任...
    陈夫子的碎碎念阅读 76评论 0 5
  • 我爸妈常年不着家,都是爷爷奶奶在管我。 爷爷总是要求我认真学习,不听话就容易挨打,反正男孩子好得快。我小时候淘,挨...
    甘局v阅读 61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