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抱歉了

如果人生可以选一秒无限循环,你要停在哪一秒


1

她被充满药味的手帕捂住口鼻之前,还在玩着手机,没有看路。

这条路她太熟悉了,即使是在深更半夜,她照样可以一边玩手机一边走路,她已经这样安然无恙的走这条路走了好多年了。

她知道穿过这个胡同没有几步就到自己家门口了,很想大声呼救,但是,她已经感觉到自己力气逐渐消失,心知不可能喊出来的她,只是在空中不断的抓着,她的手抓到了那个人的脸上,摸到一条疤。

一大早,老杨收拾好自己前一天收的废品来到废品站,收废品的老高一边清点废品,一边说:“听说,昨天晚上死掉了一个女的,被碎尸了。听说她是干那个的,整天穿的花枝招展的,一定是先奸后杀了。”

老杨眉头一皱,小声说道:“你胡说什么,万一被人听到了,你看别人不来揍你,人都死掉了,你还在这乱说。再说了,穿的漂亮又不犯法。”

老高看到话不投机,收起了猥琐的笑容,开始装腔作势的大声数起老杨带来的大口袋中的塑料瓶。

班主任穿着高跟鞋在走廊里嗒嗒嗒的走着,时不时从教室门上的窗口往里看看。教室里,小杨悄悄的将自己刚从食堂带回来的一个鸡蛋送到同桌高敏的课桌抽屉里。高敏朝课桌下面瞥了一眼,目光依旧回到课桌上的单词书上,嘴里呜里哇啦的读着不停。小杨则偷偷将头伸到桌子下面吃着金丝饼。

老杨在跟老高争执了好一会废品价格后,骑着自己的三轮摩托车到早点铺子里去吃早点,老板娘端来他每日必点的豆浆鸡蛋和半斤金丝饼,在他旁边坐下来,说:“你听说了吧,昨天的事,现在世道是怎么了,还让不让人过安稳日子。”

老杨放下还有一半豆浆的碗,眯着眼想了一会什么,用粗糙的手背擦了一下嘴,回应:“可不是,生也难,活也难。”

老板娘似乎还有很多要说的,没想到老杨说这么一句,她也没有接上话。于是到别的桌子去收拾碗筷。

下了早读,高敏才将课桌抽屉里的鸡蛋拿出来吃,同时,将口袋中的钱翻出来给了小杨。

喝着豆浆的小杨接过高敏手中的钱,向她抛出一抹微笑。

班主任在讲台上敲了敲,乱成一锅粥的同学们顿时安静了下来,纷纷向教室前方望去。

“同学们,我强调很多遍了啊,你们放了学一定要三两个人一起走,不要独自出校门。遇到紧急情况要找周围的大人寻求帮助……”

班主任说完就出了教室门,她前脚刚出去,教室里就开始沸腾起来。

“这尼玛让不让人活啊,天天在教室里吃东西,味道能熏死人,跟屎一样臭。”高敏后面一个女生扯着嗓子叫道。

她周围的几个人都知道是在说高敏,于是有的故意很大声的笑,有的发出响亮的噗嗤声,跟她不熟的就默默的不作声。

小杨听到这话脸一绿,回头问道:“你怎么说话呢?怎么一个高中生了,说个话都不过过脑子。全班同学谁不是在教室吃东西。”

小杨长得很白净,高高瘦瘦的,作为一个班长非常尽职尽责,平时班级有任何活动他都非常积极地带领大家完成,学习成绩又好,在班里很受欢迎,老师们也很喜欢他,平时有什么事情都是他来负责。

“呦,马屁精又站出来说话了,我又没有说你,你干嘛这么气冲冲的?怎么,说你情妇你不开心了?”

还没有等小杨开口,这时候,班主任大声吼道:“高晓静,你给我出来!”



2


夜,因你而亮

老杨骑着他那三轮摩托车在街上转悠,收获不多的他并没有打算很早回去,不知不觉间,竟转到了那个案发的小巷子。

已经过了上班打卡的时间,所以,街上人也并不多。他远远的看见那个胡同拉着警戒线,两个警车停在巷子口,车边靠着两个警察拿着个本子在写着什么。

突然间,旁边一个声音说:“这种事情估计也查不出什么玩意,死的人干的也是不见光的事,怎么查。”

老杨回头一看,是个老大爷,穿着丝质的短褂子,拿着个蒲叶扇躺在躺椅里一边摇一边说。

他并没有准备接老大爷的话茬,只是问了一句:“您家里有废品卖吗?”

“没” 老大爷拿起旁边桌子上的小茶壶喝了一口说道。之后又闭上眼睛躺在摇椅里。

“你给老子等着!”高晓静从教室外走进来,经过高敏和小杨的座位的时候恶狠狠的说。

小杨回过头,看着气冲冲的高晓静,说道:“我不知道班主任说了什么,但这个事情确实是你做的不对,你跟高敏道个歉。我去跟老师解释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是同学,就这么过去得了。”

“我倒你妈的歉,你个马屁精尽管去打小报告吧,这学我就不上了,放学给老子等着。”

说完,她就噼里啪啦的收拾着自己的书。

高晓静离开后,小杨也有点慌神,虽然自己平时也是遇到过大大小小的事情,对付这种威胁也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涉及到自己的同桌。他生怕这事情会对高敏会有影响,对于自己一时出头惹下的麻烦,他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一早上的课程都没有听进去,只是在想自己如果忍了也就没这件事了。

上午最后一堂课的老师宣布下课好久之后,小杨都直挺挺的坐在座位上,没有离开的意思。这时,高敏用手肘碰了碰小杨。

“我们中午一起去吃个饭吧。”

小杨所在的学校对于校风校纪管理非常过火,平时很正常的行为都会被解读为“男女间距过于亲密”,于是乎学生们也竞相“执法”,有任何可疑动作都会有人“奔走相告”。于是,大部分时候男女生下课沟通起来都很谨慎。

放在平时的话,小杨听到这话可能会推脱。但这次他知道她应该是有话要说。就没有拒绝。

午饭时候两人一先一后的到了一个桌子上吃饭,假装是碰巧坐在一个位置上。

两人沉默了很久,高敏开口说道:“这事情也不怪你,她针对我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仗着自己家有钱,就整天在外面鬼混,在学校各种欺负同学。这次只是言语讥讽,已经算轻的。”

小杨说:“问题就在她一直在外面鬼混,一直欺负同学,我担心的就是这个。”

高敏说:“别担心了,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今晚放学了绕路回去,我知道一条路平时没什么人的,她就算找人来也不会找到我的。”



3

被告辩护人:

“下面我们再看一下警方给出的证据。

第一条,证人李某作为一个80岁高龄的老人,有很大可能记忆是混乱的,他所给出的证词不足以其作为本凶杀案目击证人。其一,经法医鉴定被害人高某是在凌晨2-3点间被碎尸并放入垃圾桶,李某说他在自己家门前看到杨某作案,据现场数据表明,案发现场那条小巷在李某家斜对面300米,也就是说,在李某家门口完全看不到现场的垃圾桶,只能看到案发小巷的巷口,他却说看到被告人作案经过;其二,案发地点的巷子没有任何灯光,在凌晨三点可见度极低,即使老人走近去看也不太可能看清;其三,根据其证词,他亲眼看见有人作案却并没有报警,对此老人没有给出合理解释。

第二条,证人巨某说其在案发第二天见到过被告人,他照常去她店里吃饭,且行为无异常。其陈述所提到被告人看起来脸上有新伤这一点,经法医检查,受害人残留的双手中指和食指指甲中都没有发现被告人杨某的DNA,脸上新伤并不能作为被告人与受害者打斗的证据,且法医检查时并没有发现被告人有近期的伤口。巨某提及的伤口作为打斗证据不成立。

第三条,也是本案最关键的一条证据。废品回收站的高某提供的带有尸块的塑料瓶。在被告人和高某各自对案发第二天的交易回忆笔录来看,两人对当时的情景无异议,都提到高某有对杨某提供的废品进行清点,除了其他称重的废品外,塑料瓶的具体数目是在两人多次确认后最终达成一致的。假如被告人有杀害高某且碎尸的情况,那么他怎么会特意装一个尸块到塑料瓶里,还带到废品收购站呢?我们假设他不小心带过去了,那清点的时候是不是也该发现了呢?被告人更应该直接掩盖过去而不是为一点金额而争执不休。所以这一物证依然有着很大的疑点,并不是能证明被告人杀人行为的有力证据。

综上所述,目前的人证物证尚不能作为被告人杨某定罪依据,且杨某在作案动机上,杨某与高某素不相识,二人无任何往来。并且,警方并未在杨某住所搜查到任何与高某有关的物件,以目前的信息来看,杨某无任何仇杀,情杀或为钱财杀人的可能。

同时,据我所知,杨某虽然经济状况不好,但他一直坚持去养老院义务劳动,那里的医护人员也都称赞他是一个非常和善有爱心的人……”



4

夏天的夜晚蛙声阵阵,偶然一只知了从树上落下,伴随着一声惨烈的鸣叫,与白天的得意大相径庭。

不过这些声响都没能打扰到路上的行人。实际上,路上行人也就两个。

小杨跟高敏两人并排走着,距离刚好在可以轻松够到对方手指远近。不过两人并没有牵手,小杨在不断的说着乱七八糟的话题,一会是学习,一会是游戏,一会又是笑话……高敏就静静的听着,偶尔的插两句话。

他们的中学信奉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不仅教室贴着这样的字画,每天在他们跑完早操后校长讲话也很喜欢这句。

他们不仅是这么教的也是这么做的,每天要求学生6点吃完早饭到学校晨读,实际上很多学生都是带着饭6点到学校,然后在教室随便吃掉早餐。晚上自习课也只是名义上的自习课,实际老师来给他们上课到22点。

今天小杨在班级还有事情要处理,只能让高敏等到22点半,两人才开始往回走。

“说了这么半天了,都没有给你道歉,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

“没关系的,我要谢谢你陪我一起回家才是。刚好我们回来这么晚,可以避免遇到不想遇到的人。”

“是啊,差点忙忘了,我们今天还被人威胁要报复我们。”

“但愿她只是说着玩的。不过,听说她被班主任叫出去时候顶撞了老师,还骂了老师。所以就算她真的被开除了,也是她自找的,跟你没关系。”

小杨知道高敏希望他放下心来。实际上,小杨害怕的根本不是被报复。而是他总是希望自己是可以解决任何问题的,他做事总是认认真真其实只是自己情不自已的想要把事情做好。作为一个班长他把所有发生的问题都归咎到自己头上,认为是自己没有处理好,更何况这次的事件还跟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路旁的家户开始关掉了自己的灯,于是街上也开始变得一段路亮堂一段路伸手不见五指。想着事情的小杨,沉默了一会,两人在黑暗中深一脚浅一脚中慢慢前行。

突然间背后窸窸窣窣的响动着,高敏害怕的叫出了声,小杨没有听到什么声响,倒是被她吓了一跳,他牵起她的手就往前跑。

两人在无人的街道上手拉着手快速奔跑着,跑着跑着,两人都笑了,笑的响彻云霄。他们跑过的街道时不时的响起叫骂声,婴儿啼哭声。

在一个巷口,两人停下了脚步。

他们不得不停下,有一群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呦,瞧瞧这俩狗男女,白天还装作无辜的样子,这会就暴露出真实嘴脸了。不用假装正人君子了吧?”高晓静站在一群小流氓前,嘚嘚瑟瑟的叫嚣着。

小杨看到情况不妙立即牵着高敏的手向着巷子的另一个方向跑去,这条巷子不长,只有十几米,但他们刚走了一半就被拽了回来。

小杨想要推高敏走,但她也立刻被另一个小混混拽了回来。

“跑啊?你以为演电影呢,十几个人能让你俩跑掉,你当我们是群演了是吧。”高晓静从裤兜里拎出了个军刀,一边说一边将刀刃抽了出来。“看你俩长得这么秀气,我也不多划了,一人脸上划一刀,算了事。”

“你冷静一下,你知道绑架罪判刑很重的,恶意伤害别人罪也很重,你以为犯了事你能逃得掉吗?”小杨用力的撑起小混混们按着他的手,面对着高晓静说。

“我冷静?你知道你他妈毁了我的学业对我多大的影响吗?我原本可是要考大学走上人生巅峰的,现在倒好,被你搅和的成这样了,你还跟我说后果。”

“是是是,我影响你前途了,那你揍我一顿了事,跟她没关系,她什么也没做。”

“得了吧,别再跟我讨价还价,我明明可以揍你俩一顿,干嘛要放了她。”说完她示意几个男人动手打他俩。

高敏遇到这种情况比较激动,刚好高晓静面对着小杨站着,拿着刀子的手距离高敏并不远,她伸手去抢高晓静手里的刀子。原本抓着高敏胳膊的那个小混混立刻去抓高敏的手,高晓静的手也不放,小杨见势也上前抢夺。

除了其他十多个镇场子的人以外,高晓静的五个人和小杨及高敏俩人扭打在了一块。

高晓静带的一个人有点暴躁,用力的伸手夺下刀,将刀架在小杨的脸上,拇指捏着他的脸。喊道:“别他妈的挣扎了,打过架没有?老老实实挨一顿打不就得了,闹腾什么?”

说完他才注意到自己手中的刀上有很多血,他抬起手看了一下,小杨脸上确实被划了一道口子。

这时,人群中有人喊,死人了死人了。

说完一群人很快跑散了。

小混混以为他们在开玩笑,刚想骂他们,结果回头一看,才知道刚才自己抽刀的时候,将那个他们要揍的女生划伤了,刀子从她的脖子划过,整个人倒在血泊里,血已经顺着地砖流到了垃圾桶旁的下水道口。

高敏躺在地上,眼睛圆圆张着望着天,嘴微张,用力的咳了好几口血。

小混混扔下刀子跑出了巷子口。

高晓静呆呆的蹲在旁边,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要夺刀,为什么要夺刀。”

小杨抱着高敏大喊救命。

眼泪顺着脸上的伤口流到下巴,跟血液一起滴到她的脸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4,295评论 113 219
  • 原创:长篇小说 沐浴阳光 ...
    雅贤阅读 4,714评论 0 4
  • 一 说到琴行,不得不说到创立于80年代的“吉达琴行”(在九十年代初更名为“欧华琴行”),这是合肥琴行的祖师爷,也是...
    初燃33阅读 71评论 0 3
  • 【一首无意义的诗】我在写什么一列火车 汽笛和轰隆隆载你去愿望的南极 或者屏幕上的符号 光和沉默电流碎片了时间又...
    故事树阅读 51评论 0 3
  • 最近抖音爆红的趋势令人瞠目结舌 身边的朋友基本都成了抖音的深度患者 “每次打开抖音不知不觉一上午就过去了” “想着...
    俊拓金融阅读 15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