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亲情捆绑的孩子无路可逃

凌霄在给的小妹妹喂核桃的时候,核桃卡在气管里,妈妈陈婷不在家,门还被反锁死,凌霄无处求助,导致小妹妹死亡。

没有办法接受妹妹死亡现实的他们,搬家住到了李尖尖的楼上,李尖尖比凌霄小三岁。她一直渴望有个哥哥。

陈婷因为凌霄妹妹的离世,情绪一直处在抑郁之中,凌霄的家就像战场一样,每天都在吵架。

终于有一天,陈婷忍受不了,和凌霄的爸爸离婚。

陈婷走了,李尖尖兴高采烈的庆幸自己有了一个哥哥就是凌霄,凌霄却伤心的看着妈妈弃自己而去。

贺子秋是妈妈贺梅和丈夫赵华光离婚以后生的孩子。

子秋的妈妈和李尖尖的爸爸相亲未成,反倒把子秋留在了李尖尖的家里。

凌霄的爸爸,凌和平工作非常忙,常常把凌霄一个人扔在家中。李尖尖就拉凌霄到自己家吃饭。

于是这三个孩子就有缘成为兄妹,凌霄,贺子秋,李尖尖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玩耍,一起上学。

李海潮是一家餐馆的老板,是李尖尖的爸爸,李尖尖的妈妈因病去世以后,李海朝和李尖尖边相依为命,李尖尖很想要有哥哥。李海潮就把凌霄贺子秋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满足李尖尖想要哥哥的愿望。

李尖尖非常骄傲,她有两个疼她的哥哥。转眼间他们就已经都上高中。凌霄和贺子秋高三毕业,考上大学。

这时候凌霄的妈妈陈婷因为瘫痪,住在新加坡,需要凌霄去照顾,凌霄只好去新加坡上大学。

贺子秋为了减轻养父李海潮的负担,答应了生父赵华光回到赵家的要求,去海外留学。

两个哥哥突然要离去,李尖尖一时接受不了,去了外婆家。从外婆家度完暑假回到家中,突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对这些不太在乎。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九年就过去了,李尖尖也大学毕业,和学姐合开了一个雕塑工作室。

李尖尖和闺蜜李月亮还有唐灿合租了房子,她们三个住在一起。高中时李尖尖可和月亮同唐灿的关系不好,现在都已经成为亲闺蜜。

凌霄的妈妈陈婷,以前下肢瘫痪,现在恢复的不错,拄着一个拐杖走路,可以做家务,可以照顾她自己。这时的凌霄准备离开新加坡回以前的家。

陈婷暴躁的脾气,和离开家的孤独,曾一度让凌霄有了严重的抑郁症,失眠困扰着他。

凌霄回家当上了牙医,他知道李尖尖的牙不好,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给李尖尖治好牙。

贺子秋这时也从国外留学归来,他知道李尖尖喜欢吃甜品,专门学习了做甜品,要开一家甜品店,让李尖尖天天吃上甜品。

面对突然回家的凌霄和贺子秋,李尖尖非常冷漠。

凌霄和子秋,是怀着报恩的心态,再次回到李家的。

他们觉得自己是李尖尖的哥哥,应该关心李尖尖的生活,他们觉得是他们欠她的,现在他们回来了,要把她保护的好好的。

李尖尖面对干涉自己生活的两个哥哥,非常的生气。

在李尖尖的心里,她觉得两个哥哥说走就走,回到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里,就像两只幼鸟,被她的父亲抚养长大,翅膀硬了,就展翅高飞了。

她也不想听别人说她父亲养的两个孩子白养了,更不想因为自己想念他们而痛苦。虽然他们走的时候她选择了原谅他们,但她还是&希望他们尊守承诺,说好的毕业以后就回家。

然而,这又让李尖尖很失望,他们毕业以后根本没有回家。

凌霄的母亲陈婷是个掌控欲很强的女人,她的老公车祸去世以后,情绪一度很失控,凌霄一直在照顾她,継而又对凌霄产生了依赖。她又想控制凌霄的生活,希望他能按照自己所要求的那样生活。

她希望凌霄留在自己的身边,而凌霄偷偷的找好工作回到了自己生长的地方。她的坏情绪一直在影响着凌霄。

这边贺子秋的妈妈贺梅也回到了这个城市。贺子秋对于妈妈抛弃自己一走了之,心中有着深深的怨恨。他并不想和妈妈相认,而贺梅其实也是一个好妈妈,她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他。她也不想干涉贺子秋的生活。

电视剧的最后是凌霄喜欢李尖尖,和李尖尖在一起,很多人觉得这有些狗血,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不妥,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事情也多的是。

这部剧最大的特点就是所谓的家人,都在用各种方式蹂躏着孩子,而所谓的邻居和没有关系的陌生人,居然给孩子温暖,是真正关心关爱他们的人。

凌霄的妈妈陈婷,贺子秋的父亲赵华光,贺子秋的二姨,他们都在用亲情绑架着孩子,却不能给孩子带来一丁点温暖和关爱。

如同现实生活中,有多少父母在真正的关心着孩子?他们只是种家人的名义,在逼迫压榨着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