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与生活》第8章 认知过程 P261~270

归纳推理

考虑推理过程的脑基础研究。就归纳推理来说,为什么参与者是判断对错的可能性而不是绝对的对和错。

假定你已经到了饭店的外面,这时才想起看一下自己是否有足够的现金。你再次发现你可能需要用到你的信用卡,但是饭店外面没有相关的标示。你通过饭店的窗户向里面望了一眼,看到穿着考究的顾客,你也看到菜单上昂贵的价格。于是你判断附近居住的是高消费阶层人士。所有这些观察资料使得你相信,这家饭店可能会接受你的信用卡。这个不属于演绎推理,因为你的结论基于概率而不是逻辑的必然。这是归纳推理——利用可获得的证据,产生可能却并不确定的结论。

人们利用以图式的形式储存起来的信息来产生一些关于目前和将来的期望,例如:如果你根据空气中的某种气味来推理某人正在做爆米花,那么,你就在使用归纳推理。

在现实生活环境中,你的很多问题解决的能力都依赖于归纳推理。

关于归纳推理,有一个问题需要注意,尽管以前有效的解决方法通常可以再次作为一种成功的解决方法使用,但是,有些时候,你必须认识到,当旧的情境与当前的情境存在关键性的差别时,依赖过去会妨碍你的问题解决能力。

问题解决者必须定义初始状态、目标状态以及能够使他们从初始状态到达目标状态的操作。

演绎推理包括从基于逻辑规则的前提来得出结论。

归纳推理包括从基于可能性或概率的证据来推出结论。

心理定势,是指先前存在的心理状态、习惯或态度,在某些条件下,它能加强感知和问题解决的 质量和速度。

当一个人使用演绎推理时,右侧的大脑结构相对更活跃。当使用归纳推理时,左侧大脑结构相对更活跃。


判断和决策

因为“同人类所生活环境的复杂性相比,人类的思维能力非常有限”,所以,人类一定愿意“找到”足够好的问题解决方法以及“足够好的”行动路线。

判断是一个过程,通过它形成看法、得出结论,以及对事件和人做出评论性评估。你常常在没有提示的情况下,自发地做出判断。

决策,是在备选项之间做出选择,选择某些结果而拒绝另外一些选项。

判断和决策是两个相关的过程。决策更紧密地与行为和动作联结在一起。

启发式和判断

可得性启发式,在一个判断中你让你的判断基于记忆中易于使用的信息,可得性启发式有两个成分,第一个是你提取信息时是否相对容易或流畅。第二个成分是,你发现某些记忆内容很容易提取。

代表性启发式,当你基于代表性启发式做判断时,你认为,如果某一个东西具有某范畴成员的典型特点,那么,它事实上就属于那个范畴。

锚定法

当你对某个事件或结果的可能值做出判断时,一种基于锚定启发式的偏向是,从一个起始值开始做不充分的调整——或者向上,或者向下。换句话说,你的判断过分稳固地“锚定”在最初的猜测上,甚至当这个信息明显只有很小的用途或根本没有用时,人们仍然显示出很强的受锚影响的倾向。

决策心理学

决策框架,做决策的一个最自然的方法是,判断哪个选项会带来最大的收益或哪个选项会带来最少的损失。框架,是关于选择的一个特定描述。

同样的框架,对于不同的判断来说可能产生相反的作用。

许多判断和决策由启发式来引导,启发式是心理上的捷径,能够帮助个体快速找到解决方法。

当可能性、代表性和锚定被错误使用时,它们都能导致错误。

后悔的可能性使得一些决定很难做出,相对于知足者,利益最大化者的个体就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