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眺望

                        三

回到家的林悦,除了吃饭,常常只吃一顿或两顿,就把自己反锁在自己的卧室立。妈妈特意请了假陪她,以期多交流一下来了解女儿的思想动态。可林悦把自己封闭起来根本不给妈妈这个机会。林立宁,许如慧焦急万分又束手无策。

丰凯很关注林悦的举动,几乎每天都和林立宁夫妇通电话,也看林悦的朋友圈,可林悦几乎就不发朋友圈。最后丰凯和林立宁取得了比较一致的意见:林悦的心理不太正常。林立宁主张请心理医生来给女儿治病。丰凯持反对意见,他觉得那样只会弄巧成拙,基于他对林悦的了解,她是不会配合的。林立宁伤透了脑筋,一连几天都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以至于他这个外科的一把刀连个小手术都不敢接。

丰凯希望以另一种方式走进林悦的内心,但他必须了解一些造成林悦今天这种心态的根本原因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他让自己安静下来。静下心来的丰凯仔细地回忆着那天在办公室里的一幕幕。渐渐的,一种可怕的概念占据了他的心。那天,他总觉得林悦的神情,举动,装束都似乎在哪儿见过。对了,想起来了,网上疯传的哥特式女子,就是林悦这个样子。那个非主流之母八七年出生的沉珂之死,那些哥特式,非主流孩子们的自残照片令人触目惊心。丰凯的心几乎从胸膛里跳了出来。天呢,难道林悦就是所谓的非主流,哥特式女孩?这样的孩子多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外来因素在心里留下阴影扭曲了心灵以至于用极端的方式发泄内心的不满不安和无助。

丰凯是从高一就接收这个艺术班的。美术课的第一堂绘画课林悦就给丰凯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林悦对绘画有着超乎寻常的领悟力。那堂课是他们在刚刚结束理论课后的一次实弹演习。本来他只要求学生们在素描方面掌握一些线条的运用。他没料到林悦对素描的掌握程度已相当娴熟。在明暗的搭配,粗细的对比以及素描工具的运用上都远远超出一个高一学生所能达到的水平。丰凯问她是否早就接触过素描,而她头也不抬地回答:“没有。”丰凯很好奇,对于她的这样的回答和她在绘画方面的天赋以及她的个性都让他特别关注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子。其实,林悦不仅对绘画有着超乎寻常的领悟力,对摄影也有着与生俱来的领悟力。如果学校开设摄影课程,她也一定是摄影班出类拔萃的学生。尽管林悦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摄影技术,但她无师自通,她拍摄的作品总是能捕捉住最佳的那一瞬或是最能反应物象本质的一个侧面。她的作品在中国摄影展览会上曾引起众多人的关注。不过,她的作品能参展并非出自她个人的意愿,而是在丰凯老师的极力劝说下,才极不情愿地选出几幅作品让丰凯去挑选参加了几次摄影作品展。半年前,林悦的美术作品《极度眺望》也是在她极不情愿地情况下,被丰凯选中拿去参加了省里举办的中国青少年绘画大奖赛,得了个特等奖。让小有名气的林悦更加有人气。作为一名美术老师,丰凯并不是太看好这幅《极度眺望》,因为它展现的是一种郁闷,压抑,甚至颓废的情调。撇开思想性不谈,单从艺术的角度来说,她的这幅素描属上层之作:昏暗的底色略略发白,小而窄的窗子外一棵光秃秃,灰扑扑的树枝伸近窗子。窗子内,一个女孩子-----鬼魅,怪异的女孩子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咬着右手指,靠着窗子,想伸着头却又不敢的样子,但内心的渴望又难以压制,还是踮着脚尖透过窗子充满恐惧地向外极度眺望。女孩子仿佛被囚禁在一个黑黢黢的牢笼里。外面呈现的也是巨大无边的黑暗的空间。她想逃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又本能的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恐惧。整个画面都笼罩在黑暗中,女孩子想通过窗子向外眺望,好像要寻找到遥远的一点亮光,摆脱各难以名状的困扰,找到心灵的归宿。这些都被林悦用简单的素描工具,娴熟的绘画技巧表达的淋漓尽致。这幅素描从视觉效果上给人一种摄人心魄的感觉,哪怕是外行人看了也会觉得心头一颤。丰凯看到这幅作品时的感觉也是这样,只不过在震颤的同时心里还冷飕飕的。这女孩子在眺望什么,想找到什么,为什么想走出去却又不敢迈步?她咬着手指是否在暗下决心做出某种决定呢?似乎,这是林悦的心灵写真。尽管丰凯喜欢阳光明媚,色彩斑斓的格调,可林悦这幅昏暗底色的素描还是让他非常欣赏,这种力透纸背的表现力非一般作品所能达到的。所以,他选了林悦的这幅画去参赛。也许评委们的感觉是比较一致的,无论这幅画思想性怎样,但就艺术性来说,得个特等奖是当之无愧的。

就是得了这样的荣誉,林悦也不怎么高兴,因为她真的不想去参赛,也是因为丰老师几次三番的劝说,她才绘了这幅画,并没料到能获奖。如果她料到会获奖,她不会去参赛的,即使参赛也不绘这样的画的。

获奖后,省绘画协会和省摄影协会都决定吸纳她为会员。如果她同意的话,她将是这两个协会里年龄最小的会员,可是林悦都一口回绝了。在这个个人主意上升的年代,虚荣心和荣誉感膨胀的年代,林悦对各种荣誉的态度令人费解。爸爸妈妈问她为什么要拒绝成为两协会的会员,她的回答很简单:“因为不乐意。”再没了下文。电视台及其他媒体的采访要求也被她一一回绝了。因此,林悦在学校里,周围人的眼里更是一个谜一样的人。对于解不开的谜底,媒体是最有办法来对付的。被她拒绝的电视台及一些报纸开始由赞誉转为批评:说她小小年纪就学会吊人味口,故意拒绝成为会员,拒绝采访,给自己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以吸引更多的眼球。爸爸妈妈对此很生气,在网上发帖子回敬那些诋毁和攻击她的人或媒体。而林悦对此事无动于衷,仿佛此事与她无关。丰凯很过意不去,觉得都是自己惹的祸,向她道歉:“我是知道你不愿参赛的,只是我实在太欣赏你的绘画天赋和你这幅画了,却没有顾及你的想法非要拿去参赛。很抱歉,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同时也对以往要求你参加摄影作品展表示歉意。”林悦有点意外,她没料到丰老师会这样做。随即,很绅士地耸了耸肩:“丰老师,我也很欣赏您。欣赏您这种平等待人的态度。也佩服您有向学生道歉的勇气。不过,我要声明:我从未怪过您,此事与您无关,与我也无关,只与那些是非者有关。”

丰凯更加关注这个另类女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