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人帮我报了仇

96
染墨以待
5.1 2019.01.01 14:33 字数 4524

01

痛苦的呻吟声不间断地传进玉婷的耳朵里,让她浑身发软。瘦弱的身躯,似飘零的花摇摇欲坠,无人怜惜。

玉婷盯着眼前的汤药,黑乎乎的惹人厌恶。但却能在今天,帮她解决痛苦的源头。

卧病多年的母亲,已经被体内的魔鬼所控制,并以惩罚玉婷为乐。只有杀死它,玉婷才能得到解脱。

药刚送到母亲手里,就要往嘴边送。玉婷急忙拦住,“还很烫,等会再喝。”老人像个听话的孩子,等待着玉婷的指令。

浑浊的目光,投进玉婷的眼里,有种被抚摸的温暖。玉婷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急忙撂下一句,“喝药吧。”便落荒而逃。

蜷缩在屋外墙角的玉婷,浑身颤抖,如等待末日降临的死刑犯。双眼死死盯着房门,仿佛下一秒,就会有死神从里面走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屋里传来砰的一声,玉婷急忙爬起来冲进屋子。

碗碎成好几块,散落在地面。趴在地上的母亲,用干枯瘦小的手抓着地面,试图把洒落在地上的汤药找回来。

看到玉婷,老人那张没了牙齿的嘴巴,含糊不清地说着“苦”。

玉婷总是在喂母亲喝药时,先给她吃一勺白糖。这次却给忘了。母亲是为了找糖,打翻了药吗?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是上天的安排,玉婷认命般地想着。

她无力地拿起糖罐,递给母亲。低头盯着地上的破碗。身旁的母亲扯着她的衣袖,一遍又一遍念叨着苦。

“糖不是在你手里吗!你还想怎样?”玉婷不耐烦的吼道。抬起头看着母亲委屈的模样,心头更是升起莫名的怒火。夺过母亲手里的糖罐,狠狠摔在地上。

“就只有你苦!谁又来体谅我的苦呢!”

母亲被玉婷的举动彻底吓懵了。在玉婷扭曲的面孔下,缩瑟着身子。讨好地抓着散落地上的白糖,递向玉婷。“苦,吃糖,糖!”

细碎的玻璃渣,隐匿在晶莹的白糖里。一抹鲜红,刺痛了玉婷的视线。那无助的声音裹挟着恐惧,如跗骨之蛆在玉婷身上蔓延开来。她正在做什么?杀死自己的母亲!

谁才是真正的魔鬼!

02

玉婷从去年开始,在董长治的药铺里打杂。董长治是村里的老中医,年近六十。平日里给村里人看病抓药。母亲的病,就是他给开的方子。董长治身上常年有着很浓郁的中药味,玉婷却觉得很亲切。

在药铺干活的玉婷异常用心,因为董长治不仅给免去了中药钱,还乐意教她治病抓药的本事。玉婷看的出来,董长治是有把她收为徒弟的想法。

但玉婷也明白,收她为徒是有条件的。董长治的儿子喜欢她,她是看在眼里的。但对于这个不学无术又游手好闲的家伙,她实在不想搭理,怎奈何躲不开,逃不掉。

但好在董有为缠着她的时候,董长治会出面护着她。有时候玉婷会想,要是有这样一个父亲,那该多好。就算嫁给董有为,也有董长治疼她。

但玉婷终究是不甘心的。她喜欢的人,离她不近又不远。

林玉明算是董长治的竞争对手,他新开的诊所,干净舒适,将身穿白大褂的他衬托的更加光彩照人。

玉婷喜欢他的名字,喜欢里面的玉字,让读书不多的她,总想起林黛玉和贾宝玉的故事。

但林玉明的日子也并不好过,董长治多年积累下的名气,让病人更愿意相信他。而不是去选择他们眼里不靠谱的年轻人。

玉婷心疼他,但自顾不暇的她,哪有能力帮上他的忙呢?玉婷只得想着,要是那天自己得了病,一定要去他的诊所瞧病。

03

林玉明和玉婷年龄一般大小,一起玩着泥巴长大。玉婷小时候家里有个鱼塘,时常偷偷摸摸捉一条带给玉明。玉明说,他就是吃了那些鱼,才变聪明考得好成绩。她心里就乐开了花。

后来玉明去城市做了医生,最后却又不知为何回到村子开起了诊所。那个曾经变得愈发遥远的少年,又重新出现在了玉婷眼前。

看看忙地满头大汗的林玉明,玉婷心疼地拿毛巾替他擦拭。林玉明却抓住她的手,注视着她的双眼,一双有力的臂膀环绕着她,那是期待已久的怀抱。

玉婷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却有点舍不得醒来。

但那双手却愈发不老实,让玉婷开始慌了神,本能的想要挣脱开来。

睁开眼,却是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庞。董长治脸上的皱纹,充斥着猥琐与贪婪。他的手像是怪物的触手,附着在玉婷身上。

玉婷想要大喊,可是董长治的另一只手已经捂住了她的嘴。

“别喊!否则别人都会知道,你是个不干净的女人!”冷酷的声音,像一把刀子,扎在玉婷的心上。

“你不是想要当医生吗?我收你做徒弟,你就可以自己治好你母亲的病了。而且,别忘了你母亲的药是我施舍给你的。”

几句话,让玉婷失去了挣扎的力气。董长治手上的力气小了很多,玉婷却觉得被另一只看不见的手,无情地钳住了喉咙。

得到喘息的玉婷,蜷缩在角落,耳边是董长治满不在乎的声音。

“就算你告诉村里的人,有人会相信你吗?他们只会说,你是个婊子,想要勾引我。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你母亲也会死不瞑目。”

闭上眼,玉婷多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但现实的残忍,毫不留情地将那些不堪的画面,印刻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

04

从药铺出来,天色已经昏暗,用力抱紧怀里的中药。玉婷一头扎进眼前的黑夜,像是一颗被投入水中的石子,却没有激起任何涟漪。

玉婷努力的向前奔跑,身上的热量被冷风一点点抽干。董长治那张丑恶的脸,却在脑海里却凝固了起来,阻绝了生活里的所有希望。

有什么东西绊了玉婷一下,怀里的中药飞了出去。腿上传来的痛,并非不能忍受。却在此刻被放大了千万倍。玉婷再也吞咽不下喉咙里的哭声,将体无完肤的自己,暴露在冷酷的夜里。

突然有一束光照过来,玉婷被逼的闭上眼睛。同时耳边传来熟悉而亲切的声音,“玉婷,是你吗?”

走近的林玉明,像是一团灼热的火焰。玉婷不敢抬头,不敢回声,连哭声也收敛住了。任由林玉明帮她捡起地上的中药。

诊所里,林玉明帮她清理着伤口。玉婷却亟不可待的想要逃出去。这房间里的光,把她的皮肤刺痛的像是被针扎。林玉明劝不住,搀扶着她向外走。也许是意外,玉婷失足之下,倒在了林玉明的怀里。

玉婷觉得自己坚持不住了,像溺水的人会本能抓住救命稻草。

眼泪打湿了林玉明的衣服,玉婷将自己心里的委屈和悔恨,通通倒在了林玉明的怀里。

林玉明看着这个快要被生活踩到泥土里的姑娘,往日里机灵动人的模样,走在大街上任谁都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命运的捉弄,让她给自己的生命开出了这样一副绝望的药方。结束母亲和自己的生命。

当听到林玉明说帮自己想办法时,玉婷觉得自己的生命里,又有了光。

“你知道我为什么当医生吗?医生就是为了救人的。”林玉明抓住玉婷的手,将温度传进她的手心。“董长治那样的禽兽,不配成为医生!”

05

黎明前的黑暗是可怖的。站在药铺前的玉婷,努力让自己不被恐惧击溃。她的怀里有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按计划将会记录下董长治对自己犯下的兽行。也会是惩罚董长治最有力的证据。

当然,对于玉婷而言,这样的证据也是最让她难以忍受的存在。不过林玉明答应他,录下的视频绝对不会有人看到。

回想着林玉明的承诺,玉婷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当再次和董长治相见时,她畏缩在林玉明身后。董长治看过桌子上的录像带后,脸色沉闷得快要溢出水来。

”你想怎样?”董长治眼神凶狠地盯着林玉明。

林玉明不为所动,开出自己的条件。“第一,赔偿。第二,关掉这间药铺。”一边扫视着这间快有二十个年头的铺子。

“这是玉婷的想法,还是你的主意?”董长治盯着林玉明毫无波动的眼神。

“有差别吗?这是我和玉婷的事。”

“勾引男人合伙陷害我,这就是你报恩的方式吗?”董长治的目标,转向玉婷。

“不答应,那你就去牢房里后悔去吧。”林玉明厉声打断董长治的话!

“钱我可以给,药铺我是不可能关的。”

“必须关掉!”林玉明带着不容抗拒的语气说道。“说不定,牢房会里有人等着你给他们开药看病呢!”嘴角带着轻蔑的笑。

“坐牢,反正我也没多少年头可活了。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她可得在外面坐一辈子牢。”董长治指着玉婷,眉间满是鱼死网破的狠辣。

“而且,你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吧,我的药铺关了,就没人和你抢生意了。玉婷,你觉得师傅说的对不对?”董长治的话,让玉婷的目光不自觉落在林玉明背上。

林玉明站起身,俯视着董长治。一边伸手抓紧玉婷的手腕,“我会娶她!”

还没走出药铺,后面传来董长治恼羞成怒的骂声,“臭婊子,你们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林玉明能感受得到那只手的颤抖,他停下来,双手搭在玉婷的肩膀上。“我会娶你的,相信我。”

玉婷在他温柔的注视下,认真的点头。冰凉的身体被一点点温暖着。

06

不报警,是林玉明的注意。“坐牢太便宜他了。等他赔了钱,又关了药铺。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定会让他生不如死的。”林玉明眼里被满足的快感,让玉婷不禁为之心惊。

“当然,也是为了你的名声,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玉婷始终记得这句话。

玉婷的母亲终究积病已久,在一年后撒手人寰。母亲去世后不久,林玉明提出用结婚冲喜。正如当初林玉明所承诺的那样,他给了玉婷完整的婚礼。

婚后的生活,玉婷一直给诊所里的林玉明打下手。到后来,也逐渐能独当一面了。而董有为则染上赌博恶习,不仅日子过得穷困潦倒。还整天殴打父亲,怨董长治不明不白关了药铺,害他没钱花。

而这些消息都来自于林玉明,那绘声绘色的描述,仿佛他就站在跟前似的。

其实玉婷已经不怎么恨董长治了,他心里只有玉明。她却不得不配合着玉明,表现出一副解气的样子。

林玉明说要去外地参加培训学习。三天见不着玉明,玉婷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门口有脚步声传来,玉婷打起精神准备迎接。但看清来人的脸,顿时不知失措。

乱成一团的头发堆在头顶。满脸胡茬后,藏着若隐若现的黄牙,让玉婷有种呕吐的冲动。但那双像是碰到猎物的眼睛,释放出特有的野性,让她本能的强迫自己保持镇定。

“我要感冒药。”董有为沉闷的声音,充斥着房间。玉婷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

慌乱地走进药室,返回时却不见董有为的身影。小心翼翼走出门口,看到他已经走远的背影,才松下一口气。

返回房间,桌子上的袋子里是一盘录像带,还有一张纸条。“准备好钱,我还会来的。”玉婷不明所以。

当屏幕上的画面映入眼帘,玉婷惊恐的尖叫出声。是当初那个以为已经结束的噩梦。董长治的面孔,近的能呼吸到恐惧的味道。当皮肤被抓出道道血痕,灼烧的痛让玉婷逐渐安静下来。

钱,对,她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她要找玉明,有他在,一切都会好的。

关机。再打还是关机。这一夜是煎熬的。玉婷准备好钱。守候着玉明的消息。

看着钱被董有为收好,玉婷还是没有开口的勇气。

“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董有为有些戏谑般地问道。

“我要等我丈夫回来。”

“回来就有用了吗?杀了我吗?哈哈!”董有为笑的很张狂。让玉婷感到似曾相识。

不到两天,董有为又要求玉婷拿钱给他,地点不再是诊所。玉婷不敢猜想此行的后果,但她别无选择。

当玉婷伤痕累累回到家时,房门已经被打开了。鱼汤的香味从厨房里飘出来。

林玉明似无所觉,体贴地将鱼汤放在玉婷面前。在玉婷死死盯着的目光下。林玉明终于开口。

“我喜欢鱼。鱼腥味很难闻,但对很难吃到肉的人来说,会强烈刺激人对荤腥的欲望。

我喜欢看着我妹妹吃鱼的样子。可是她死了。

是董长治害死了她。要不是他开错药,我妹妹怎么会死!那个畜生还伤害了你,他该死!”林玉明干净的脸,被仇恨扭曲着变了形。

“我不想你受到伤害的。可是复仇总要付出代价的,不是吗?而且,我也是在帮你报仇!”

“录像带是我托人给董有为的。”玉婷的眼神剧烈地颤抖,呼吸急促。耳边的声音听不清,眼前的身影也变得模糊。

“我要董长治看着他儿子,一辈子待在牢房里。让他儿子恨他一辈子!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林玉明还在说着什么,但玉婷已经无动于衷了。

村里的诊所门口,常坐着一个女人。口中念叨着她丈夫怎么还不回来。她要让丈夫给她做鱼汤喝,喝了鱼汤,宝宝才会变聪明,像他爸爸一样。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