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含笑饮毒酒

在80年代,离婚还不是一件普遍的事,特别是在这个淳朴的小镇,且离婚的原因还是轰动全镇的丑闻。

那年的素清正是二十好年华,人如其名长得水灵绝美,明明也是在乡野长大的农家女,却与众不同,笑容光鲜明媚、气质超凡脱俗。附近几个镇的人见过她莫不说这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上门提亲的人几乎能把门槛踏平,不乏权贵子弟。

可惜素清的父亲是个实诚人,曾经当兵受过战友救命之恩,偏要把女儿嫁给那战友的儿子阿明。阿明早就父母双亡,一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黑壮、木讷、穷苦,一直娶不到老婆。

镇上的人也微微为她感到惋惜,可是纯良的人们觉得这样报恩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阿明娶了个天仙似的妻子,自然是疼惜有加,不让素清受苦受累,向亲戚借钱开了一个小卖部让她经营。当时很多女人羡慕她,在别的女人还要下地种田晒得黑乎乎时,素清在小卖部静静坐着,脸蛋白皙娇嫩,连女人看了都不禁要晃神一会。

她的美貌就是最好的招牌,顾客自然源源不断,就算是小本生意也有大盈利,如此就慢慢还清欠债,夫妻俩的生活也越加好了起来。可素清脸上的笑容在婚后却消失了,对着顾客也只是疲倦地扯一下嘴角,熟人才聊几句。幸好那时还有一个心心相印的好姐妹玲儿时常来小卖部陪她闲聊。

没多久,素清怀孕了。阿明欣喜若狂,同时也倍感压力,纵然千万般舍不得娇妻,为了让妻儿以后能过上富裕的生活,他还是答应了去当货车司机,帮人家运货,出门一趟就是两个多月。每次回来都会带着各地的新奇玩意,他看到妻子的肚子又膨大了,心里欢喜,只是静静看着她,憨憨地笑。

素清却把头转向窗外,看着绿油油的田野发呆。刚播下的秧苗随风摇曳,也轻轻拨动她的心弦。

知道她内心苦闷和哀怨的,除了玲儿,就剩小卖部外的这片田野了。从嫁他开始到现在也不过八个月,她却感到已经过了八年十八年,觉得自己在悄无声息地急速苍老。

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不是素清心甘情愿的,她反对过,抗议过,绝食过,哭过,可是父母不惜以断绝关系来胁迫她报恩,她又能如何。

丈夫阿明是个好人,而且在全镇人眼里,他是把她当菩萨供着养着,对她言听计从,小心翼翼地讨好她。在大家眼里,阿明的温柔体贴倒显得她的淡漠是不知足不感恩了。

新婚初始,她每每在夜里流泪,默哀自己失去的童贞,惆怅没有期待的未来。听着枕边人响亮的鼾声,和横在她腰间的手臂,她心生厌恶地推开。怀孕之后,她才终究死心,下半辈子也只能这样了。

怀孕之后,她很庆幸阿明去外地运货,让她一个人落得自在。怀着孩子,一个人生活很辛苦也很不方便,玲儿为了照顾便搬来陪她住。

阿明回家的话,玲儿当然要回自家的。阿明这次回来,只留了两天,临走时愧疚地看着素清说,真对不住你,可是为了让咱孩子出生能过上好日子,我还是趁这忙季多跑几趟。素清含糊应了一声,心里巴不得他赶快走。

她扶着腰,跟着阿明出门,看到他走远,然后马上唤来不远处玩耍的小孩,给他几颗糖,让他跑腿去玲儿家。

此时晨光初现,春天的风微凉。丈夫的离家没有让她不舍,反而是克制不住的开心和轻松。她站在小卖部外,仰着头感受初升的阳光静静洒在她脸上身上的美妙。她舒服地闭上眼,所以没有看到自己露出的久违的笑容是多么明亮,胜过一切春花春景。

这一幕,让急急赶来的易华瞬间失去了所有感知,他以为误入仙境,要么怎会遇上这么美的人。他完全失了心神,只会傻傻站在那里。

还是素清先感到异样,莫名的炙热目光让她从晨曦中回到现实。她微微转头一看,也是一阵恍然。

这是她二十年来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子。白净,俊朗,斯文。跟她的丈夫是完全不同的人。可是她竟觉得他如此熟悉。而他炙热的眼神也没有让她排斥或不悦,心里却突生出一种盈然跳跃的情绪。这陌生的加速的心跳,让她慌张不安。

素清转身想走进小卖部避过他紧紧相随的目光,却不小心差点绊倒,易华飞快冲上前扶住她的手。

素清彻底失神,眼里莫名涌现盈盈眼光。她不解地低下头,不知心底的委屈从何而生。她忘了道谢,有点逃难似的进了小卖部,还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门外的他唤道:“你是素清吧,我是玲儿的表哥,她昨天扭伤脚,见你一大早叫小孩过去叫她,以为你有急事需要帮忙,才叫我过来看看。我叫易华。”

素清更加不安,他的声音都让她心里的温热越加明显,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想,这男人让人如此不安。

她声音微微颤抖,“我很好,没什么需要帮忙的,谢谢。”

易华在外面没说话,静静站了一会,见素清没开门,就走了。可素清分明听到他走时的那声叹息。

中午,易华又来了,给她送来一盅老鸡汤。他站在门口微笑解释,是他大姨,就是玲儿的妈妈,为了迎接他的来访特地杀鸡熬了一早上的。他想素清怀孕喝鸡汤正好,就殷殷地送来。

素清微微皱眉,想拒绝,却不由自主地移了身子,把他迎进小卖部。素清放下戒备,让他的眼神里露出无比惊喜和愉悦。

素清低头静静喝汤,两个人相对无言静静坐着。突然素清抬头,紧紧盯着易华,莫名其妙带着责备地问:“你怎么不早点来?”

易华一怔,随之明白了她的意思,眼神默默移到她的肚子,也喃喃自语:“是呀,我怎么不早点来。”

恨不相逢未嫁时,这个让他一见倾心的女子已是别人的妻,也即将为人母。他又叹息。这声叹息重重压在素清心上。

“可是,迟了吗?”易华牵住她的手,迫切地问。素清惶恐而迟疑,他厚实温热的手掌成了她的梦魇,第一次让她感受到故事书里所说的爱情的奇妙。

素清把易华赶出去了,他却痴痴站在门口,期盼着她会心软开门。他现在是离开一刻,也会疯狂地想她,恨不得把她贴在心肝上好好呵护着。易华在见到素清之前,只听玲儿说过阿明出远门帮人运货,现在对那个朴实的丈夫,易华充满了怨恨,他怎么舍得丢下素清一个人在家待产呢。

易华一直站着没走,还是差不多天黑的时候,玲儿拄着拐杖找来。看着易华痴痴盯着小卖部紧闭的门,玲儿懵懵懂懂,却心生不安。

可是玲儿在那一刻,幻想着素清和易华站在一起的画面,那是怎生一对神仙似的眷侣,风采绝伦。可惜呀,素清已经嫁人了。

玲儿叫唤他好几声,好说歹说才把他劝走。

易华这一天的异样举动,已经让邻居纷纷议论,他们在惊讶易华的翩翩英姿之时,也是等着看好戏的心态等候事态的后续。大家能猜测的最大限度也不过是乡野幽会之类的韵事,可是他们低估了易华的果敢和浪漫。

易华在城里长大,因着这俊朗面容也是引得无数女孩子芳心暗许的人。他查探过阿明的情况之后,决定要把素清带走,她值得更好的人,更好的生活。他已经做好所有舆论非议的准备,无论如何都要娶素清为妻,一刻也不能等。

第二天,大家都被洪亮深情的呼唤声叫醒。

是易华在天蒙蒙亮之时,就到了素清家门,一声又一声叫着:“素清,跟我走。我要娶你为妻。我要当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我一辈子对你们好,绝不负你。”

邻居开灯,出来看热闹。

易华仿佛当他们不存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素清跟我走’,直喊到声嘶力竭。有人对这场闹剧看不过眼,跑去告诉玲儿妈,玲儿也跟着母亲同来。玲儿妈不禁羞愧脸红,想不到外甥会做出这样的丑事,还闹得人尽皆知。

她苦口婆心地劝,暴跳如雷地骂,也叫不回易华的魂魄。最后愤然离去,恶狠狠地不准易华再回她家,想把易华赶回城去。

邻居默默在想,这易华也太惊世骇俗了,才来小镇两天就这么轰动地勾引有夫之妇,而且还是怀孕六个月的孕妇。他们想素清肯定不会出来丢人现眼的。

可是,夕阳西下之时,素清却打开了门,在众人瞠目结舌的呆愣中,走到易华面前,把手放在他手心,笑得很淡,坚定地说:“我跟你走。”

他们手牵手离去,留下一脸茫然震惊的观众。

易华的父亲在镇上还有一处旧宅,易华带着素清住进去。他本可把素清直接带回城,可他要等阿明回来,让素清离婚,名正言顺地嫁他为妻。易华已经做好一切心理准备迎接阿明的恨意。

阿明的亲戚震怒,一家又一家地去易华祖宅要把素清带回去,可是任凭他们如何叫骂,易华都挡在门口,护素清一个周全。素清的父母也来了,任凭父母劝诫责骂,素清只是默默跪着,说是跟定易华了。父亲说要跟她断绝关系,再也拉不回素清的心,父母这才死心走了。

此事辗转传到了阿明那里,半个月后他回来了。

阿明有点无法置信,他先是去问了玲儿,好艰难地开口,“真的?”

玲儿心里为难,“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听到什么就是什么吧。”

其实她趁夜里偷偷去看过素清和表哥,他们笑得那么幸福,易华把她当宝似地疼着爱着。

阿明去了易华家,易华把他迎进厅堂,噗通一声跪在阿明面前,“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必须这么做,见了她之后,我再无法失去她了。”

阿明眼睛瞪得红红的,是震怒,是屈辱,是不解,他第一次狠狠地骂了素清,“怀着我的孩子,为什么还跟他走?”可是他也清楚,如果连孩子都留不住素清,他这个一向不受她待见的丈夫又能怎么挽留她。

跟来的玲儿心惊胆战站在一旁看着这三人,怕他们打起来。

老实巴交的阿明沉默很久,“你可以走,但要把我孩子留下,这是我的骨肉。”说完就走出易华家。

玲儿同情阿明,面对妻子的叛离,这个老实人都不知道要怎么表现自己的悲愤和委屈。可是看着易华和素清,她又不忍心责怪,确实是一对情深意切的璧人呀。玲儿也默默走了。

四个月后,素清生下一个儿子,是阿明的姑母接生的,一生下就把孩子带走了,素清都来不及看一眼,哭得昏过去。

玲儿妈终究心软,一个是亲外甥,一个是和自己女儿一起玩到大的人,她还是主动来照顾素清。

易华那么爱她,对她失去骨肉的痛感同身受,尽管知道可能徒劳,可他还是去求阿明,让素清抚养孩子。在阿明家门口跪了四天。

素清休养好身子能下床后,一步一步走到易华身边把他拉起,“我不要孩子,你带我走吧。”

仿佛感应到母亲的狠心,屋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

素清一愣,身子软倒,她眼含泪光,央求易华,“带我离开。”易华怕她承受不住这孩子哭声的诱心,把她抱起走了。

之后,素清坐月子,二十多天没出门。终于还是到了离开的时候。易华和素清去拜别父母,被拒之门外,他们磕了三个响头才起身离开。

只有玲儿去送他们,玲儿问他们是否后悔。他们两人都坚定摇头。

最后素清在玲儿耳边悄悄说:我们十六岁那时,你偷偷带来第一本爱情故事书,我忘了内容,却刻骨铭心记得一句话,爱情是含笑饮毒酒。可是有他陪着,毒酒也甘愿的。

看着他们手牵手远走的背影,玲儿想起那句“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遇上一个夺了你心魂的人,就算是毒酒,也会含笑陪君一醉,不诉离殇。

后记:

“爱情,是含笑饮毒酒。”这句话是在网上偶然看到的,也不知出于何人何处。当时直觉这句话惊心动魄,让我惦念了几天。某天与玲妈吃饭,听来一个同样震撼的爱情故事。大致是一个美若天仙的新婚孕妇与一个路遇的俊男一见钟情,义无反顾,顶着各种舆论压力也要相守的故事。

于是便有了这篇小说,文稿初成,我心叹之。勇敢相爱的私奔男女,在那个年代算是轰动一时的丑闻,也是颇让人羡慕的爱情传奇。

故事是曲折的,但结局是美好的。听说他们两人后来结婚生儿育女,一直到现在都还幸福地一起生活着。

以背弃骨肉为代价,他们的幸福未必心安理得,但付出代价之后,还是愿他们白头偕老。也祝愿被留下的丈夫和孩子拥有属于他们的幸福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纯粹是以一种调侃自己的语气 提起一面被刷这件事的 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真的没能想到 在有生之年还能够知道事情的真相...
    尾鳍的崽阅读 153评论 0 0
  • 题目1: 为什么要使用模块化? 在JavaScript发展初期就是为了实现简单的页面交互逻辑,寥寥数语即可;如今C...
    南山码农阅读 95评论 0 0
  • 什么时候到的这种状态的呢?我也不知道了,准确却又模糊的答案,就说成在不知不觉中吧。或许是从第一份鸡血般的工作辞职之...
    白鹭风沙阅读 16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