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改变世界,以教育的方式

一、

重视成绩是办学的原则之一,但更重要的是要看升学率是怎么来的,你靠什么样的方式取得了升学率?

如果你为了升学率,不惜代价不顾其他这种做法,就没有对学生一生负责,如果你的升学率是在按照教育教学规律,适合学生身心发展,兼顾学生德智体美劳综合素质的情况下取得的,这是可敬的,也是我们追求的。

二、

学生观也是两句话,第一句话:学生是不一样的。一次意大利一个全球著名的音乐家来我们学校访问,听说我们给这些学生开的是数学I(北京十一学校实行选课走班式教学,孩子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去选适合自己的班级,数学I应该是数学对数学学习要求不太高的课程。),他非常兴奋,一把抱住我:“谢谢你了,千万别叫这些孩子学会数学,他们一旦学会数学会严重伤害他们的艺术细胞。”

第二句话,孩子是来学校犯错误的。也就是说,孩子在学校会犯错误是正常的,在学校里犯错误,成本最低。

三、

有记者采访我的老乡莫言老师,问他如何才能写出好的作品。他说了三点,第一点,把好人当坏人写。你不是好人吗?你也有七情六欲,我把你内心深处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给你揭示了。第二点,把坏人当好人写。坏人也仗义疏财也劫富济贫,第三点,把自己当罪人写。莫言老师,这三点从某种意义上把人性观说明白了。

四、

在升官发财的同学、朋友们面前,老师拥有哪些值得骄傲的资本,几番争论之后答案有了:从学生对社会的贡献中寻求自己的价值,一个老师若没有这种心态、境界,永远成不了教育家。

五、

使命“就像地平线上指引的恒星可以永远的追寻,却永远不可能达到”。“尽管使命本身不会变化,它却能激发改变。”当年,乔布斯为了把百事可乐总裁约翰斯卡利挖到苹果公司来,用的就是使命激将法:问对方是想卖一辈子糖水,还是想获得改变世界的机会。

十一学校为了吸引优秀的应届毕业生,发出的召唤是:来北京十一学校,和我们一起改变世界,以教育的方式。

六、

美国桥水基金创始人、《原则》一书的作者达利欧说,如果你现在不觉得一年前的自己是愚蠢的,那说明你这一年什么都没有学到。

七、

王笃年。是根据学生的问题组织课堂教学的,“学生如果没有问题,那我就没有什么好讲的”,他近10年来坚持四环节教学:自学自研,问难讨论,精讲点拨,应用评价。

课堂是学生学习的地方,是学生的舞台,并非教师展示,自我的地方减少讲和听,增加说和做学生已经会的不讲,学生自己能够学会的不讲,即便讲了学生也不会的不讲,这些观点是全体教师讨论的结晶。

每一个学生都有机会成为某堂课某份试卷的主讲者,在马莱丝同学的班上,学生会按照名单轮流讲解英语试卷,把一套试卷分析透彻,比做很多套试题更有用,她说,“当时有拼命要把别人讲明白的冲动”。

高三让人诟病的原因还在于他的急功近利,“高考考什么,就学什么”。但十一学校大胆提出“不唯高考,赢得高考”。他们认为在高三还需要继续为“培养有想法的学生”努力。

有几位老师在课堂上提问,学生时从不说“你们懂了吗?”而是问“我说明白了没有?”这样一问,立马就把自己的姿态摆的比较低,学生就愿意沟通了。


很早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要干好教育这一行,绝对不能只在教育圈中混,绝对不能只读教育方面的书,恰恰相反应该尽可能多的和圈外人交往,尽可能多的读教育以外的书。

我们需要经常把耳朵竖起来,放到教育圈外,只有站在教育圈外时,我们才能看清未来社会的走向,才能理解,作为教师的使命是为尚未存在的社会培养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