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乌托邦小说】手机城市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嗨,我换了新手机!”

“哦,是吗,我打算下个月换,但还没想好是换M190还是Q438。”

城市的高楼都建设成不同型号的手机形状,新年当天落成的本市最高、最精密手机建筑,内部结构与新版M190完全一致。简直就是一部巨大版的M190手机。

豆子走在外置天线街上,所有的树都修剪成古老的外置天线手机形状,使整个街道充满了复古回忆的味道。

可是外置天线手机到底长什么样呢?

02

豆子是上周刚搬进#字号手机大楼的。

全市有两百座#字号手机大楼,这种大楼最初的设计初衷是模拟手机线路和芯片的大体位置,在细节上做适配性处理。

也就是说,与M190手机大楼的精密化设计不同,所有的#字号手机大楼,都是按照不同型号的手机的内部结构做了粗犷性设计的。

豆子把手放进手机形报到机的天线处(因为处于外置天线街,这里的手机大楼及其内部机械设施均采用外置天线形手机的形状),屏幕上立刻显示豆子的照片、姓名和工作用手机号。

一件消毒后的工作服装从报到机后的抽屉中弹出,豆子按下换衣屏蔽罩按钮后,迅速将便服换下,放进另一个抽屉,穿上工作服装——也是手机的样子。

没人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手机,但是也从没有人质疑手机作为最崇高的社会形态,包容、覆盖、保护、丰富着这个城市,以及城市中的所有人。没人去讨论手机为什么存在,将怎样存在,但是每个人都希望手机越来越多,越来越精密,越来越智能,越来越深入骨髓。

04

豆子走进办公室。

她的工作是处理最棘手的手机病。

在这座城市,手机就是一切。任何问题都能通过合理的使用手机而得到解决。

手机病,顾名思义,就是因为过少使用手机而得的病。比如腰颈侧弯、视力下降、记忆力减退以及伤害性极大的脑部大范围星朵状萎缩性病变。

豆子要做的,就是通过大量的对比实验,找出脑部大范围星朵状萎缩性病变的病因。

现在这个实验已经进行了五年,五年之中,发生脑部病变的人越来越多,症状也越来越严重,他们小组,作为实验时间最长、数据最多的一个部门,已经是这个城市里最重要的人。

但是就在上个星期,豆子正躺在沙发上使用手机,她的眼睛忽然感到强烈的不适。

眼部肿胀感是脑部大面积星朵状萎缩性病变的先期症状。

从被强烈眼部不适攻击那一刻,豆子发现,自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缓慢的、按部就班的从事研究工作。实验的速度必须加快,否则连他们这些实验员也不能免受痛苦。

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可能面临永远无法离开手机,或者永远无法使用手机的厄运。

可是,她同时感受到一种可能,一种十分危险的、邪恶的、早就隐约感召着她的一种可能——减少使用手机会对脑部病变有积极作用。

05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

手机大楼的跳线上有条不紊地运输着下班和换班的人,大多数人已经换上了自己的便服,使透明的跳线电梯呈现出五颜六色的美感。

片状手机汽车载着第一批下班的人向居住区行驶。一辆、两辆、三辆……几十辆片状手机汽车漂浮在空中。再过半小时,片状手机汽车司机下班,智能手机汽车将开始下一轮输送,直到深夜降临,城市进入最大规模的手机使用时段,所有人都像沉睡一般,一动不动的使用手机。

使用手机,就是一切。

工作、穿衣、吃饭、游戏,所有事情最终的目的,就是舒服的、毫无顾忌的使用手机。

06

“嗨,豆子,你准备的怎么样?”

“嗯,没什么可准备的,所有的数据,都在我的脑子里。”

“你应该说都在你的手机里,你总是用脑子,这样太不尊重手机了。”

“对不起,这是个不好的习惯。”

“我不会跟别人说的。半小时后启动飞机,你要快点到楼上来。早上所有的跳线都人满为患。”

“我知道了,谢谢你。”

今天豆子要去离城市很远的一块流放地,那里住着几十个因为犯罪而被剥夺了手机使用权的人。在这个年代,没有手机,就没有希望,没有手机,生活毫无意义。

但是值得让豆子他们仔细观察的是,在流放地,除了有过一个在过去之前就已经的了脑部星朵状萎缩性病变的犯人,其他人从来没有得过这种病。

在流放地生活的人,因为没有手机,整日浑浑噩噩,只能与花草昆虫为伴,慢慢也失去了信仰,再也不敬仰手机,渴望手机。豆子觉得,那样的流放,慢慢的也会失去意义。曾有过短期流放的犯人,在十几年的脱离手机的生活后,决定再也不是用手机。因为城市里对手机有着强烈的依赖,他决定永远生活在流放地。

飞机的螺旋桨慢慢转动,越来越快。球状视野中能看见无数个集成现代化手机建筑,人流按照严格要求在步道上行走,准时进入不同的大楼。一切都是计划好的、约定好的,就像手机芯片中运行的各种进程,速度极快,极有条理,从无混乱。

混乱是最大的罪恶。手机。

他们急速向流放地飞去。

“怎么你一个人去?”

“他们害怕没有手机的地方。”

07

一块平整的绿草地映入眼帘。巨大的广告牌上画着最先进的M190手机。下面写着:手机城市专用流放地,非工作人员严禁入内。

没有直升机,没有人能到流放地来。

飞机降落在古老的停机坪上,扇叶停止转动,驾驶员摘下耳机,笑望着豆子。

“我在这里等你,是一个小时?”

“是的,我想一个小时已经是极限了,对你来说将会很快。”

豆子把与手机有关的东西都留在飞机上。

“对你也是一样,恐惧同样让时间变速,愿手机与你同在。”

“谢谢,再见。”

豆子看见一个矮胖的人迎面走来。

“你好,我是这里的管理员,请跟我走。”

豆子跟管理员上了一辆古老丑陋的汽车。在流放地,没有手机。

现在正是春天,已经下了几场大雨,河里有很多水,野鸭子三五成群在水中嬉游。

豆子第一次来流放地,心里由衷感到不适。

“犯人多少有些妄想和行为不稳,你必须紧跟在我身边……”管理员按部就班的向来访者讲述基本规章。

“好的。”

豆子在脑子里搜寻对流放地做过的功课:荒凉、寒冷、干渴、 野兽、没有依靠的夜晚。

好在只有一个小时,采样和观察都要分秒必争。

08

车停在一个木头房子边的空地上。房子旁边有个方形木头建筑,里面有些东西在动。

“那是鸡,一种远古家禽。这里的人吃它们的蛋。”

豆子感到一阵强烈的恶心。

但随即她想到,这里的人没有脑部病变,极有可能跟饮食有关。

“我可以拿一个……蛋,回去研究一下吗?”

“当然可以。”管理员走到建筑旁,伸手向里面掏了一会,拿出一个有着体温的白色椭圆形东西,“鸡蛋。小心,皮很脆弱,掉在地上会破。”

豆子从书包里拿出采样袋,撑开开口,让他把鸡蛋放进去。

“刚开始我对这里的东西也觉得难以接受,但是犯人们一代传一代,早就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也早就有一套简单的方法,让新来的人快速习惯这的生活。”

豆子越来越感到匪夷所思。她想:“难道管理员也得了妄想症?”

09

走了几百米,就到了犯人聚集的地方。

房子和管理员的房子很像,但更加矮小,丑陋,完全是史前的东西。

犯人们在一块空地上弯腰忙碌,手里拿着长长的工具。

“那是在种地,种子放进土里,浇水,过几个月就能长出蔬菜、瓜和莓果,还有粮食。手机城市里面在工厂车间生产的食物,在过去,在这里,就是这样生产出来的。”

“太可怕了,他们这样辛苦的工作,几个月后才能吃得上!法律真是太残酷了,竟然让他们过这种生活。”

“是的,要不是只在这里工作一年,我一定早就疯了。死也不会做这管理员的。简直就和被流放的这些犯人没有区别。”

管理员的脸上表情复杂。

“你也要干这些活吗?”

“是的,不然时间怎么打发呢?我会帮他们,请你不要汇报吧,每个管理员都会做一些。虽然他们都像精神病似的热爱这些事情,但是要把他们当成无害的孩子,他们确实无害,从不伤人,一起说说话,吃饭,打牌,还是很有趣了。我真想念有手机的日子。他们不能见到手机。”

“看来我对这里的了解确实太少了,请你帮我向他们提取血样,十个人,记录好名字、年龄、性别,何时因何罪被流放,按照表格上。”

“好的,我去去就来。”

管理员拿着豆子的取血机,像为犯人体检一样,挨个取血,记录数据。

10

回到公司后,豆子将带回来的样本送到实验室,并将提前向管理员要求的长时录像装在她的M190工作手机上。

豆子瞬间进入8维度全体验幻境中。

一个女人站在肮脏的小房间里,手中拿着一个巨大的勺子,回过头来向她微笑。

“你好,研究员。”

这是管理员告诉她的,如果对着镜头说话,研究员看的时候就像她们两个人面对面的谈话。

豆子不需要走动,眼前的景物自然变化。

女人向右侧迈了一步,露出她面前的一个巨大的盆。

“这是铁锅,我在做饭,里面有肉,还有我们地里长出来的蔬菜。”

豆子又觉得反胃,想起他们每天吃的能量丸,吃饭简洁、有效、健康。

11

从实验室传来消息,直接显示在豆子的手机视野里。

“血样检测完毕,无特殊抗体。鸡蛋样本检测完毕,无特殊抗体。”

豆子关掉手机全体验幻境。

她的眼部不适又出现了。

“也许我应该在流放地多待一阵子。一天,或者一个星期,或者就像管理员那样,一住就是一年。”豆子坐在椅子里,闭着眼睛默默地想。

手机医院已经研制出一种缓解脑部病变症状的药物,但是她不想吃,关键是不敢吃。

12

管理员的眼神躲闪,像有什么话不敢说。

豆子也怕他说什么可怕的事,让自己一下子无法接受,所以她也不去问。

两个人在田埂上迈步,豆子的塑胶软鞋上沾满了泥巴。但是她已经比上一次感到舒适一些了。

田垄上已经有些冒出头的植物,风一吹就慢慢的摇动。田边的杂草冒着绿芽,一条清细的流水从田地最边上的小沟里哗哗流淌。

豆子不敢再去看这一切,这画面太生动,有魔法般的吸引力。可是她仰起头,天空碧蓝如洗,两条棉花做成的白云长长的铺在天上。

豆子无法继续体验,暂停体验后,关掉了全息体验罩。

“蔬菜样本检测完毕,无特殊抗体。水样本检测完毕,无特殊抗体。”实验室的消息还是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豆子感到了一种前多未有的绝望。

流放地在向她招手,管理员和气礼貌,做饭的女人热情,干活的男人肌肉有力。田间散发着青草、雨水和泥土的清香。

她忽然有一个可怕的念头:是否能尝一尝他们的食物呢?

13

豆子的流放地采样实验已经持续了一个月。所有可能抵御脑部病变的样本都已经检测完毕,但是没有任何抗体出现,没有任何线索指明流放地无人生病的原因。

“我就说是传染,你还不信。”

一个长相十分精致的男性实验员走过来,手里拿着几粒嚼口零食。

“可传染源和途径还无法证实。”

“咱们都在假设,就像手机城市,把大楼建成手机的样子。”

“你什么意思?我觉得你的话里有些不尊的成分。”

“科学。我想你不会不理解我的意思,别自欺欺人了。”他突然放低了嗓音,“所有人都得病了,这些零食里,早就混入了抑制剂。”

豆子瞪大了眼睛。

“你经常眼睛难受吧?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不吃零食。”他把一粒黄色嚼口零食放在豆子的手机屏幕上,“试试。”

豆子站起身,拦住他的去路,拉一下他的胳膊,带他去休息室。

“你到底什么意思?”豆子问。

“我的意思你早就知道,你要是不信,何必再问我呢?”

“你知道反对手机的后果。”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只跟你说。”

“别闹了,你说的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啊?”

“豆子,我从来都没跟你说过谎。”他的眼神灼热,“别再进行下去了,那个流放地实验是没有结果的,永远也不会结束。你必须按照过去的思路,远离流放地。手机城市会给你发工资,补贴,让你活的舒服,但是流放地实验如果进行下去,那就只能永无止境。我们都病了,这种病在这里根本无法治愈。”

豆子一下支持不住,跪倒在地上。

14

半个月内,手机医院里忽然涌入大量患者。眼科人满为患,脑科学科不得不关门谢客。手机城市迎来有史以来最大、最深刻的危机。

“你晚上用不用手机?”

“用啊。”

“不是说,脑萎缩病是使用手机引起的吗?我都害怕了,可是不用手机干什么好呢?”

“用吧用吧,没事的。”

“听说#字号大楼脑科学的实验员都进医院了,怀疑是脑部萎缩性病变,你不知道啊?”

手机城市的街头巷尾忽然多出很多无所事事的人,交头接耳,彼此交换零食,谈论脑部疾病和实验进展,有的说危机很快就会过去,有的却说手机城市早晚要完。

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病床上的豆子终于看完了管理员上交的流放地图像。

一排排被毁坏的房子和耕地,牛羊躺在血泊中,男人将拆房子时相对完好的砖块从废墟中运出来,女人们在临时搭建的灶台上做饭。

豆子的脸上自然呈现游览手机景区时,礼貌、标准的微笑,刚一打眼,她就像一个人造蜡像。

管理员被晒黑的面容出现在画面中。

“研究员你好。以上就是我为您准备的影像资料。这里有很多犯人,都曾是流放地的管理员。我们每到工作的最后,都会向城市的相关部门汇报流放地影像资料。因为无法掩饰心中的惋惜,更不能漠视真像,我决定向你告知……”

15

豆子在管理员的帮助下,得到了一张表格,并且也得到了填写表格需要的答案。只要将表格交给政府,她就可能会成为下一任流放地管理员。

“那些在田地里干活的人到底犯了什么罪?他们当过管理员这样重要的工作。”

“他们并没犯罪呀!”

管理员把原木放在更大的原木断面上,用长长的斧子去劈砍。

“罪恶是个相对的词。”

一下。

“就像善良是个相对的词。”

又一下。

“你可能觉得自己,非常善良,但是罪恶从来就没有消失,哦,或者说,从一开始每个人都是有罪恶的,只不过为了生存,就说小婴儿吃奶,邪恶的孩子有得吃吗?所以罪恶被隐藏了。”

木头被劈成两半,从大原木截面上落下来。

“你在这里,会发现曾经的自己,充满罪恶。”

管理员把木头稍粗的那半又放在大原木截面上,然后抡起斧子,使劲一砍。

“你的意思是,这里的人,因为做了管理员,都发现了自己的罪恶,所以自我流放,所以主动决定不再使用手机?”

“哈哈,手机,跟手机没有什么关系了!”

他放下斧子,走近豆子身边,用他的一支胳膊向远处指着:“看,这里多美!那,那是一群羊,非常温顺,你不知道他们多好,把小羊照顾得又健康又肥胖。那,仔细看,是河,里面的鱼游得很快,味道鲜美。”

“我刚来的时候和你一样,陌生,恐惧,渴望回到城市。”

豆子叹了一口气,随即使劲地呼吸。

“那些破败的房子是怎么回事?”

“资料里的?”

“对,资料。”

“因为这里是流放地,流放地就应该破败。”

“那你们总要有住的地方。”

“城市政府每年会用直升机将30%的房屋毁坏,这样大家就必须一直不停地干活。”

“你们不反抗吗?”

“总比回到城市要好啊。你不是正在研究脑部疾病吗?这里没有那种疾病。而且房子很快就能再建好,在建新房的时候大家挤在老房子里,彻夜长谈。”

豆子看着管理员,心里忽然开朗了许多。

16

豆子把管理员给的食物放在书包里。

她从管理员处得知,城市提供的胶囊类食物中含有致幻剂,能让城市居民长期生活在手机崇拜之中。只要不吃那些胶囊,人就能变得清醒。

许多手机形状的公共设施被毁坏了,越来越多人开始拒绝使用手机。城市面临瘫痪的危险。

越来越多人要求减少零食发放,提出拒绝胶囊形充饥品,停止过度真实化幻影游戏产品。政府日夜不停处理突发事件,导致日常事务都停滞不前了。

街道上人流攒动,被黑暗吞噬的夜晚显得非常荒凉。一些夜间活动,跳舞、购物、电子游戏不知不觉的占领夜晚的时间。这些活动一放开就不可收拾,正以可怕的速度蔓延。彩灯从黑市铺设到大街小巷,宠物、水果汁、薄纱衣服。

豆子又微笑起来,其他人从身边经过时,也露出类似的笑容。大家在长久的手机的保护下,对自然流露笑容已经不那么习惯,而今天,他们好像开始努力恢复这种能力。

“手机早晚要毁灭,只是个时间问题。”

豆子回忆起这个城市秩序井然时的样子。

正是她的实验造成了眼前的混乱,也正是这实验,让她站在医院顶楼,最有人情味的地方,最富有善意的地方,不仅能看见混乱,也能并且必须竭尽全力尽快完成实验。

“实验结束了。”豆子给最高实验长打电话。

最高实验长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摞文件,最上面的,是豆子的两份相反的任免书。他皱起眉头,准备好倾听任何答案。

“流放地的水中有一种矿物质,虽然不是抗体,却能够营养大脑,有效阻止脑部萎缩性病变。”豆子的语气平和。

实验长叹了一口气,随即脸上露出轻松的微笑。

豆子向口中投入一颗嚼口零食,眼部不适慢慢缓解。

“我可以作为第一个入驻流放地的实验员,保证取水安全。”

放下电话,豆子十分低落的坐在沙发里。电视的声音就像窗外的汽车和蚊虫,与自己毫无关系。她没办法融入到去流放地之前的生活中,那些生活已经一去不返了,那时的心安理得再也没有了。

她拿起水杯,里面泡着一袋最新款的修身手机茶,淡绿色的茶包是手机样式的,有着精细的屏幕图案,就像一个真的手机。

她抚摸着温暖的杯壁,那薄薄的水杯陪了她几年。可是她真的不太了解这东西,就像这个家里其他东西。她的手指划过杯口,一个明显的凸起,被清楚的感受到。

原来这么精细的东西,也会有这么明显的瑕疵。

豆子一口饮尽茶水。

手指一直抚摸着杯口的凸起。

17尾声

豆子微笑着坐在桌边,手中捧着一碗甜蔬菜汤,听胖女人讲她儿子在林子里打猎野兔的故事。

城市政府没有采纳她取水的建议和当管理员的请求,但她还是名正言顺的来了流放地。

一种名叫“麦馨子”的食物开始风靡全城。麦馨被称为“流放地的仙草”,已经在城市的专门研究所进行栽培和提炼,其种子麦馨子中营养极其丰富,可有效抵抗脑部萎缩性病变。

豆子被指控,与流放地囚犯过往甚密,宣扬威胁性言论,对手机不尊,严重威胁手机城市的安全,成为城市有史以来第一个科研犯,要在流放地生活,致死不得进城。

本文作者:
蒋云儿
个人简介:
爱生活平淡,也爱极限挑战;写小说,也写读后感;钟情桃源世外,也沉迷世俗红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