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雷:心中有剑,走到哪里都是天涯

赵雷火了。他终于可以带着自己纯粹的音乐,全国巡回演唱。

正如一名网友所说:如今已经买不起你演唱会的门票,我却欢欣雀跃,我可以穷点,但赵雷必须火,民谣不该穷困、梦想不能穷困潦倒。

从没见一个明星,火得如此名副其实、万众一心。

在太多人心中,赵雷就是民谣,民谣只听过赵雷。

其实,2016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就颁发给了美国的一个原创民谣歌手:鲍勃·迪伦。文学奖给了唱歌的?是的,原创音乐人一定是诗人,迪伦是,赵雷同样也是。

专业角度讲,赵雷不是中华民谣的创始,自然也算不上最优秀的歌唱家,他却赢了。

撇开音乐本身,赵雷的真诚、梦想、勤奋,都足以征服听众。

此前,我没有为任何明星留下褒扬的笔墨,但这次,破例了。当得知他走向火遍全国时,有点刺耳,耳边又一次传来“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把我画在那月亮下面歌唱”,苍凉低沉的声音,难以抑制的兴奋,久久不能平静。

赵雷是否夺冠,对我来说,并未关注,重要的是,他还是那个住在北京老胡同的赵雷。

艺术是人格的外现。那些词、声音,只属于赵雷,也只有赵雷,能唱出心灵共鸣的高度。

我最喜欢的,是他的《画》。刘欢评价他的词,听到的最美的歌词。美的不仅是画面,不仅是文字,更是跃然腾起的孤独和期许,残酷的现实与美梦意境的强烈碰撞。

“画上灶炉与柴火”“画上母亲安详的姿势”“画上四季不愁的粮食”。一只孤独的笔,也是一颗真诚的心,把最本真的生活带进了艺术。细节是最好的素材,真诚是催泪无形的杀手。

真诚是人际间最大的默契。

喜欢上一个歌手,一首音乐足矣!

这是音乐的魅力,是民谣的魅力,唯独是赵雷征服我的魅力。

面对成长道路的崎岖和无奈,赵雷的执着,也迸发出无限的力量。

高中毕业后,毅然放弃大学录取通知书,只为坚守一把破旧的吉他。他没有选择音乐的专业深造,而是走进苍茫的大地,足迹遍布陕西、甘肃、云南、西藏。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赵雷做到了,他不但去看了,而且选择了最荒凉,人文、民族底蕴最深厚的远方。他是在修行,积淀了最纯朴的诗意,来自土地、人性的灵气、精气。

《开往北京的火车》《咬春》,都是他旅途中灵感的结晶。后来广为传唱的《南方姑娘》《成都》,也都道尽人世的漂泊、旅途的苍凉、际遇的温情。

2001年,赵雷尚不到18岁。为了填补生活,他仍没有放弃音乐,成为一名地下歌手。背着心爱的吉他,穿梭在北京的地下通道,停留在嘈杂的酒吧。不变的是他的音乐,动人心魄的声音!

走过了那么多的路,积攒了多少故事,多少次醉倒在、深夜的某个角落。他背着走过的山河胡海、人情冷暖,开口唱的,仍是震撼人心的情怀,心心相印的纯真年代。

音乐的赵雷,永远“无法长大”。他把人与路,诗与酒,都融进自己的歌词、声音里,贴上地域的标签,渗入纯粹的情怀,往听者面前一放,触动了每个人内心的柔软。

在我心中,没有原创性的歌手,和凭着嗓子在KTV的嚎叫,没有太大的差别。赵雷笔下的灵动,不仅成就了优美的歌词,更为他的声音增添质感和厚度!

赵雷一路流浪着,带着寂寞的吉他,带着他的诗意和美好。过去十多年的音乐道路,他始终如一,我们相信赵雷,能用梦想的执着和脚踏实地的勤奋,在商业化的浪潮中不被淹没。

心中有剑,走到哪里都是天涯。心中有梦,天涯海角都是舞台!

红,或者不红,永远是那个赵雷。无需华丽的灯光,淡定的眼神和面庞,简单而舒适地撩拨和弦,前奏结束,他也不会抬头,只听到孤独、苍凉的声音: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

老罗晚安】赵雷的歌,适合安静的时候听,最好在晚上,最好是一个人。最好的音乐,一定是用细节编织的意境。赵雷的红,衬托出今天的音乐界,太缺乏原创性,更别说优质作品。明星很多,真正的好歌词、曲严重不足,程式化、无病呻吟泛滥,诗与歌的分离。呼唤动听的音乐,需要更多的诗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