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艳绝望

我是个蛇妖,是个修为千年的蛇妖,我拥有妖界最美的容貌,拥有妖界至高无上的荣耀,拥有全妖界武力最强的称号,可是,偏偏爱上了那个如神邸般的男人,冷清烟,也是在这天下唯一一个能与我匹敌的人。

我站在千年槐树旁,看着他毫无半点感情的俊眸不禁自嘲了几分,那令天下都丢尽颜面的绝世容颜在烈日下更加耀眼了几分,身着白色仙袍的修长身子侧靠在槐树上,“为什么不答应我?”“妖神殊途”“好一个妖神殊途”我凄凉的看着面前的男子,感觉那一刻,从暖阳云端掉入了万丈深渊。

我转眸望向了远处素步而来的女子,清素的气质与身俱来,不算惊艳的美却也让人看的舒服的五官,青丝长达角落犹如仙女一般清新优雅,她的美,似乎比我要淡雅的多,现在才发现,我身上的玫红色艳装与冷清烟是多么的格格不入,而他们二人却是有着说不清的般配,苦涩的笑了笑,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嗓子已经干涩的连出声也很困难。

我冲着冷清烟笑了笑,可这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丝笑容也被他们二人的亲密举动冻得僵硬,冷清烟冲着幽蓝笑了,这两百年来,我是第一次看他笑,笑的那么阳光,那么令人窒息,笑里的暧昧和无限的宠你都在向我诉说着他们的关系,就在我打算转身离去时,冷清烟比我快一步开了口道“茵魅,你我相识两百余年,也算是朋友,不知可否愿意参加我与蓝儿的婚宴?”我怔怔的看着他,随后妖艳的笑了出来,华丽的转了个身,玫红色的长袍落地,红发也在阳光中刺眼无比,在转身的那一刻,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掉落了下来,心中的委屈再也克制不住的涌了出来。

素手一抬,我的掌心上方慢慢浮现了两颗药丹,一颗血红色,一颗纯白色,我一字一句缓缓说起“这便当做是我送的贺礼吧”,果不其然,我说完后,便感觉到了身后幽蓝的情绪波动,似是疑惑,又是感激。

“落仙丹”冷清烟不冷不热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身为神界统领,自然会明白,这是世间每万年才会由妖神练出来的情丹,只要双方吞下了,那便是生生世世都会有不可剪断的情缘,直到跳出六道轮回。

我慢慢忍下了不甘,“冷清烟,我对你的情意,从此便绝了吧”我冷静沉着的说到,在冷清烟说出那句话时,我便已经彻底绝望了,婚宴?,搞笑。“茵魅,多谢成全”幽蓝清脆的回着,顺手将落仙丹收了过去,便离开了去,我慢慢的蹲了下来,抚着心脏的位置,眼泪止不住的流着,丹药诺要练成,必须费了五百年修为和心脏中间的一块肉,这,就是为什么每一届妖神在练出落仙丹后虚脱而死的原因,而这个原因,也就只有妖神一族,才会明白。

千年后     “清烟,你走吧”幽蓝依旧素雅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神仙谷,传到了盘坐在谷顶的冷清烟耳中,冷清烟的背影在峡谷中显得异常没落,早已消失了当年的冷傲风采,这些的原因,也许只有幽蓝最清楚不过,那日在千年槐树下离开后,冷清烟就再也没见过茵魅,结果精神便一日不如一日,好几次都会看着谷外发呆,眼神呆滞,嘴中喃喃着茵魅的名字,他不是疯了,而是明白了,明白了当初只是为了保持神的高傲和那无耻的自尊心才会拒绝承认已经爱上了茵魅的事实,而幽蓝亦是如此,为了所谓的自尊心,她让自己以为爱上了那个神界最为尊贵的男子,然而,却都迷失了自己。

冷清烟听到幽蓝的话后眼前一亮,纵身一跃就消失在了谷顶,来到了当年那颗槐树旁,经过岁月的洗礼,槐树也越来越高大,越来越有威严,槐树精也就如此的形成了,“魅儿....魅儿....”冷清烟看着槐树,失神的喃喃到,“她已经轮回了好多世了,当年你离开时,她已经独自一人承受了很多了”树精沉稳的声音幽幽响起,明明是讽刺的言语在冷清烟的世界中却是一根救命的稻草,他开始发了疯的寻找。

“她已经跳出六道轮回了”冷清烟找到了我最后一世的得道高僧师傅,却被告知了一个震惊的消息,跳出六道轮回,“我要去找她”“可是,我答应过她,帮你消除一切关于她的记忆”

“烟,你怎么了?”幽蓝看着冷清烟开始沉思的脸庞,有些紧张的问到,“没事,只是又梦到那个玫红色头发的女人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