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领导都是最后才吃

本周读的是沈石溪的《斑羚飞渡》。这是一篇初中课文,我已经读过N遍,也讲过几遍。但是每一次重读,依然会热泪盈眶。有些文章就是这样,记得上学时候学过一篇《一碗阳春面》,也是具有这样的催泪效果。

我一次次试着慢慢读,细细体会,看看究竟是哪些文字连着泪腺。结果每次都不一样,多数是在羚羊起跳以及完成对接的描写段落,作者用笔那么细致,用慢镜头一点点展示出老羚羊从容赴死的过程。因为慢,就有足够的时间调动起读者的情感体验,让读者从疑惑到震惊再到感叹。眼泪不自觉就出来了。

可是今天当我还只是读到这句“当时他(村长)一定已预感到会发生惊天动地的不平常的事”,就已经泪满眼眶了。可能因为太熟了,看到“惊天动地”这个词脑海里就已经自动播放起斑羚飞渡的画面了。可也不完全是因为那个画面,而是斑羚飞渡引起的来自人类的肯定和赞叹。“惊天动地”,确实是这样。

就是因为惊天动地,才会有人质疑这篇文章的真实性,说动物们不这样。可是这又如何呢?难道这篇文章不曾感动你?不曾让你去反思一个人究竟该如何屹立于族群?究竟该怎样去更好地活着,哪怕是为了那些已经逝去的先辈?

而我今天要说的是领导。因为“世界越混乱,越需要真正的领导者“。文中的镰刀头羊就是真正的领导者:他处变不惊,心理素质强大;他头脑灵活,看到彩虹就能想到飞渡的好办法;他具有威信,其它的羊都听命于他,这应该来自于日积月累的信用;他舍己为人,把自己留到最后,从容赴死。

Simon Sinek有一本书,叫《leaders eat last》(领导人最后吃),从生物学和社会学的角度来分析领导组织。他认为人们首先是在寻求一种安全感,而能够给予人们安全感的就是领导打造的安全圈。这就跟文中的羚羊遇到危险的时候,全都惶惶地看着头羊一样。而头羊的作用就是给他们指出一条通向安全的明路。而他们同样用生命的代价去信任并服从自己的领导。

面对死亡,领导者为什么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Simon Sinek 提到了人体内的Serotonin(血清素)让人喜欢追求荣誉感或者自豪感。文章最后镰刀头羊被猎枪打中,“它摇晃了一下,但没倒下去,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那道绚丽的彩虹……它走了上去,消失在一片灿烂中。”它用智慧和生命成功地指挥了一场种族生存大战,难道不值得骄傲吗?“我自横刀向天笑”,那种视死如归的自豪感原来也是有据可依。Serotonin和人体的另一种物质Oxytocin(催产素:促进人际关系)是两种leadership chemicals。

人们不介意在团体中,领导者可以占有较多的好处,相反人们愿意让领导者先享用好处,而代价就是领导者必须在危机来临时挺身而出。好的领导者应该让团队感到安全,领导不只是一种地位,而是一种选择。选择去保护身边的人,这时你就是在领导,所有人都可以成为领导。

Simon Sinek还特意解释了“最后才吃”是什么意思,他说这就像是危险来临时,妈妈把孩子覆在身下,先保护孩子而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一样。妈妈此时就是最强有力的领导者。而真正的领导都是这样的。

“一个领袖人物必须正直、诚实、顾及他人的感受,并且不把个人或小团体的利益和需要摆在一切衡量标准的首位。否则人们就不会追随他。”——约翰 · 科特(John Kurt)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