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成原创#观之纪1-我家窗外的猫

96
配音木成
2017.08.22 09:34* 字数 2040

#木成原创#观之纪1-我家窗外的猫

        我有时会在家里平台窗前发呆一会,往往会看到后院的猫,开心自由的过着他们的小世界~看的多了,颇有感慨。

​        我家是个回迁楼,住一楼。非常有趣的是,只有这一个楼是独立出来的,被商品房小区的围墙隔到外面了,而恰巧背面又是我当年的小学,现在是幼儿园的后墙挡住了~于是这个楼就有了幼儿园后墙与我家楼之间的后院。这个后院是死胡同,很多人家种了菜,种了花,我家呢,弄了个很小的仓储房。于是,这个仓储房和篱笆院之间就有了很多猫的故事。

        晚上,猫集团婴儿啼哭般的“叫秧子”,会搅了你的清梦。但是你仔细的听,此起彼伏的,好像藏着不少你白天看不到的有生力量。​如果听习惯了,甚至有种古人梦中生故事的味道。起码猫与猫之间,在彼此吸引,这介乎惊悚与纯情之间的秀恩爱,是夜半萧瑟中的协奏曲。

        猫的习性是多方杂交的,一只母猫可能吸引来多只公猫与之欢愉。我偶然会看到如此景象:一只公猫在排队站岗,角落里两只主角在“办正事”。三只各司其职,井然有序。别有一番情趣。

        那假如多只公猫跟一只母猫好上了,他们会记得谁是爸爸么?通过我的观察发现,他们其实很负责任的。

        因为我家的仓储房的东南角有个小洞,成年猫钻入钻出很方便,里面的杂物也堆的蛮高,而正好也在洞的下方有个木箱和老式的棉絮衣服。这里就成了猫集团最佳育儿地点,也是我家平时的逸趣所在。

        记得有一次,猫集团演了一出特别精彩的悲喜剧。这得从一只黑黄斑点的白猫说起,她是我们小区旁边为数不多住平房的老奶奶养的母猫,每次生猫仔,养到满月,老奶奶都会把她的孩子用笼子摆到门前,上面写着,给爱猫的人,不收费,只赠送。然后这只猫妈妈会一直看守在笼子前,看着自己的孩子们,画面非常的温馨。也就是她,偷偷在我家后院爱上了几只公猫,在我家仓房里生了一窝。很有趣的是,在她做窝,和养孩子的时候,总会有不同的“爸爸”来守护她,今天轮到纯黄色的那只,明天就是纯白色的那只,后天可能是黑色的,甚至有时候会两只一起来站岗,非常的尽职尽责。如果有其他猫作为不速之客在墙沿儿上出现,他们会第一时间守住路口,不让他们通过,发出类似夜晚的那种叫声,但是频率和节奏不同,互相炸毛一样对视,互相吼着,互不相让。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来者往往会慑于守护者,跳墙落跑而去。说明他们的领地意识,或者家庭的意识很强烈。

       等到这只黑黄斑点的白猫生完孩子后,这些“爸爸”们​就不经常出现了,只是偶尔来仓房顶打个盹儿。而“猫妈妈”很尽职,好像把孩子们一个一个的运回了那个老奶奶的家里,还是照常等着老奶奶赠送一样。而我家小仓房里,还留了一只她最喜欢的小黄猫,看来她是想自己把这个孩子养大。经常会看到她带着这个最爱的孩子在我家仓房顶上玩耍,那个时而互相舔舐,又时而互相挠抓挥手般的场面可爱又温馨,让人下意识屏住呼吸,不忍打扰这猫妈妈和猫孩子的天伦之乐,用现在流行语来说,这简直萌翻了。后来直到小黄猫长的跟妈妈差不多大了,她才带走了孩子,据我老妈说,这只小黄猫成了隔壁商品房社区里的一只成熟野猫。也就是说,猫集团又多了一个生力军。其他的猫孩子估计已经成为家猫被主人爱着,只有这只小黄猫,被妈妈培养成了自由猫。

​​​        后院不止有猫,其实也有鼠。有袖珍的田,有花圃,还有前身是我小学的撑了至少60年的老墙,自然有洞,自然会有鼠。那么有鼠,就会有猫的蹲守。以前我并不知道猫怎么捕鼠,但有一次当我看到懒洋洋的猫瞬间从墙上跃下的时候,便聚精会神的看来起来,赫然发现猫的正前方鼠在狂跑,猫在轻盈的追,鼠躲进砖头洞里,猫也不急,四肢蜷曲着,像是坐卧的方式,静静的盯着鼠洞的位置,一刻不离。我们常说,认真做事情的时候最美,我发现猫在这个时刻也很美,仿佛一尊可爱的雕像。我盯了10分钟。我看着猫,猫看着洞,没有变化,时间静止一般。20分钟,30分钟,我眼睛实在有点酸,想休息一下,但是当我眨眼,要转身的瞬间,鼠现,猫动,爪击,嘴咬,鼠挣,飞扑,双爪按,嘴刁,跳墙,走人。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当我还没反应过来,猫已经不见了。用一个词形容就是:专业。

       还有一只猫,让我记忆深刻,我管他叫乞讨猫​。只要有商户或者人家给他吃的,他一准在第二天一早在人家门口蹲守,准时准点。前爪并拢伸直,后腿蹲踞式,然后头微微的低垂,眼睛半闭半张,看样子非常的虔诚。他也来过我家,后来实在没东西给他吃,他就去找门口的商户,挨家挨户乞食去了。然后我每天回家经过那些商户的时候,总会看到他在不同的店铺前,或趴着,或睡觉,或挠痒痒,或虔诚。他真的算是我每天在路上的一道风景线。哦,对了,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他应该是只布偶猫或者杂交的短毛猫,黑灰色斑纹的,他也是唯一一个不怕人,可以给摸摸的野猫。

​        每天都会看到好多猫经过我家后院的墙沿儿,时而悠闲的猫步像是走T台秀,时而快捷的像有紧急军情。当你不经意的时候,就在你的窗户对面睡起了懒觉,直到白天的阳光从他身上晒了个遍,影子都表演了一番技艺后,他才慢哟哟的跳走。

       而我作为旁观者,作为每天“囚”在房子里的人,有时真的很羡慕猫儿们的自由与快乐。​

【回忆日记】观之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