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蓝,枫叶落

文/北江鸟

图/来自网络

深海蓝,枫叶落


有时候放下并不代表放弃,年少时深爱的那个人,永远深爱着。深海蓝,枫叶落……

(一)

三年前,已是黄昏的时候,他疲倦的背着已褪色的帆布牛仔包,走在它的老朋友中间。

微风吹拂着他凌乱的头发。

他缓缓的昂起头,看着它们,欲言又止……

(二)

他,来自城北,名字叫做枫。天生骨子里就带着一股忧郁的气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孤独者。时常看见他一个人走在那儿的中南大道上,春秋冬夏,一载亦十载……

“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了,该走出来了吧,枫?”话语从阿南口中说出。

阿南,同样也来自城北,枫自幼最好的玩伴,从小光屁股跑到大。小时候一起去偷刘奶奶家的枣儿,被枣刺扎的直哭。刘奶奶闻讯赶来,帮他把伤口包扎,还拿小竹竿帮他们打枣子吃。还有,小时候他们两人躲房顶拿着啤酒一人一瓶,躺在巨大的沙枣树荫下,亦古人般对酌,喝的稀碎……嘴里还在争辩奥特曼和超人哪个更厉害。

“呼……是啊,都这么久了,也该去走走了。”枫沉默了片刻望着一颗古老的银杏树说。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像模像样的对话。六月的城北,燥热的天气好像要把大地都烧干一般。男人穿着短袖短裤,女孩子们穿着细碎带花的长裙,裙摆随风飞舞。小孩子们到处打闹,好像这燥热的天气天生与他们无关一样。风吹的那么轻,却依旧可以闻到栀子花淡淡的香味。

在那次交谈之后,枫背起他的破旧帆布包,跳上了往北的火车,一路向北,离开城北这座生他养他的城市……离开的时候,他却不争气的流下了眼泪,没有人知道这泪水代表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年,他18岁。

(三)

刚下火车的枫被周围陌生的城市看花眼,他曾经是想过要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安静的生活一阵子。可是现在这个愿望实现的却这么突然,他像一只惊慌失措的流浪狗,不知该飘荡到何方。

“嗨!你好啊,小伙子”一个模样还算长得清秀的姑娘说着话。约摸二十来岁的样子,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左耳上点缀着一颗骷髅头般的小耳环。

“啊?你叫我啊?”枫迎合着说。

心里想着“初来乍到,一没熟人,二没亲戚,我认识她吗?”不过那姑娘第二句话着实让枫有点摸不着头脑。

“小伙子,住旅馆吗?我们这儿有青旅,不贵还划算。”枫此刻仔细的打量着对面的这个女孩儿,肩上一款不大不小刚合适的登山包,一双不知名的咖啡色皮靴,眼神里透出一种坚强的气势。

“不……不不,不了吧,我……我还有点事儿。”枫极力的推脱着,怀疑的看着这个女孩儿,眼神里有点恐慌。

那姑娘也看出枫心里的忐忑,但还是大大咧咧的说:“小伙子,这么大人了,怕撒,还能把你给卖了?”

她抿抿嘴又接着说:“我来自北部,但不是这个市,因为从小我有个愿望,就是能自给自足的去走一走看一看这奇妙的世界。当然,现在,世界还是走不了,但我还是可以在周边走走啊,我说过,我要自给自足的走,所以一路上要赚取路费,便去青旅打零时工,拉人有提成”。

枫眼中的忐忑渐渐的消散,沉默了一会儿说:“那……好吧,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正好我也要找个住处歇歇脚”

一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来到了青旅。分别领到自己房子的钥匙,互相告别后枫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了房间。

(四)

打开房门,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床位,一股脑儿的翻上去,躺在床上,深呼一口气,心里想着城北的点点滴滴,但很快,由于舟车劳顿,身心俱疲,不一会儿就呼呼的睡着了。

早晨醒来,已是9点左右,一个令人神清气爽的晴天,阳光正好。枫起床整理好了自己的衣物,简单的洗漱以后,便去楼下吃早点。

恰巧,又碰到了那个女孩儿,当然,还没等枫开口,女孩儿又是一句:“小伙子,早啊!睡得可好?”

枫回答到:“还不错,就是环境有点不适应。”

“过来一起吃早餐吧”女孩道。

枫应邀前去,“清晨的空气总是那么好闻,自然的味道。”

“是吗?”女孩儿试着嗅了嗅,没说什么。

枫观察这周围,由于昨晚太晚了,看不清周围的环境,现在才看清这周围的事物。青旅旁是一条巷子,巷子口有个名字叫做文莽小酒吧,还有一些开个体的小商户。自然,青旅周围群山连绵,也修的一份清净。

“还没问你叫什么呢?”女孩一边喝牛奶一边说到。

枫答到:“枫,枫叶的枫。”

女孩说:“叫我小鱼吧,在深海中畅游的小鱼,吐着泡泡的小鱼。”说完她嘿嘿一笑。不再说什么。扭头看着远方,似乎在想着什么。

早餐过后,他们互留了联系方式,小鱼说:“以后在这里有事可以问我,我早来几天,可能了解的比你多一点。嗯……好了,我要去征服那座山了,看到了吗?就那座,小白头的那座”

枫微笑着说:“嗯,好的,注意安全,我下午也要离开青旅了,谢谢照顾。”

小鱼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随口一句:“谢撒,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举手之劳而已。”枫呵呵一笑,告别了小鱼,依旧背着他那破旧的帆布包,准备开始在这陌生的城市里陌生的生活。

(五)

来到北部的第二个月,枫每晚都会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场景。

皎洁的月光,把街道照的发明亮,身旁那可爱的脸庞显得那么苍白……红色的血,顺着地面的沟壑流淌着的血……

枫每晚都会在梦中惊醒,醒来就头痛的厉害,面色发白,嘴唇干裂的没有一点血色。眼神里充满着绝望和内疚。

“蓝曦,对不起,如果要是我再勇敢一点,你也许也不会离开我……”枫在月光下用双手抱着头,凌乱的头发垂在眼前,泪水从他的双臂缓缓流下,无声的哭泣。

每天枫都会扮演着两个角色,白天是忧郁的少年,看任何东西都那么平淡,读书,晒太阳,睡觉,还有就是和它们说话。晚上则面如灰土,空洞的望着月亮,自言自语,痛哭流涕……

日子持续的这么过着,枫日渐消瘦,他本想逃离原来的地方,来到北部开始新的生活,忘记那段让他心碎的场景,可是,事与愿违。有些东西终究逃避不了,只能勇敢的去面对。

(六)

在一个阴雨的早晨,枫拖着疲惫的身体起床,认真折好那淡蓝色的床铺。想着下雨天外面会不会很冷,他的老朋友,那个它会不会觉得冷?

叮……一阵声响。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未读简讯:“嗨!小伙子,干撒呢?还记得我不?”

不用想,枫在所认识的人当中把“啥”说成“撒”的只有一个人。当然还有那句小伙子。当然,枫的朋友也屈指可数。

枫回到:“下雨天,在看雨”

“看撒雨啊,怪伤感的,出来喝一杯,青旅旁的那家文莽小酒吧,不见不散”小鱼说着。

枫看着屏幕想了想,看了看屋子里,一个人在下雨天呆屋子里确实有点怪怪的。便回到:“12点,不见不散。”

12点,枫准时到那家小酒吧。一路上雨一直不停的下,但枫还是准时到了,因为他不喜欢等待,也不喜欢被等待。

走进这家小酒吧,十几平米的小房子,东西却一应俱全。因为是下雨天。酒吧人不多,小舞台上有位歌手,弹着吉他唱着一首Eason的《好久不见》。

想象着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

往吧台方向看去,看到小鱼一个人坐在哪儿,打着哈欠,手边放着一杯啤酒。可能是早就到了吧,已看出她眼睛里的疲惫。

枫上前去打招呼:“嗨,好久不见,过的可好?”

小鱼转过头,依旧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说到:“还好还好,还活着,哈哈。”

枫找位置坐下后,要了一杯啤酒。看了看小鱼。没有变化,还是跟一个月以前一样,干净利落的短发,只不过肩上没了登山包,耳环还在。

枫打破了沉默。说着:“还在青旅打零时工?”

“嗯,快了。再过半个月我就要离开北部了,北部也浪够了,这一个月在北部爬了好多山,包括那坐小白头,觉得挺满足的。下个计划准备去南部飘荡飘荡,看看大海,你知道吗?我最喜欢大海了,小时候看电视看到里面的人吹着海风,看着海景。啧啧,别提多美了,所以,我要亲自去看看。哈哈”说罢,小鱼拿起手边的啤酒喝了一大口。

枫一边听着,一边看着小鱼。猛的喝完了酒杯里的啤酒。

“怎样才能忘掉过去,变得像你一样快乐”枫用空洞的眼神注视着她,突然说出这句话。

显然,小鱼被这句话惊愕到了,片刻后又笑着说到:“生活这么苦,何必再作践自己,心里快乐,身体就快乐啊”

“你放屁!”枫站起来吼道。“冠冕堂皇的话谁他妈不会,我也想变得无忧无虑。”

小酒馆里的人都看着他俩。气氛显然尴尬到极点。吧台老板微笑着走过来,说到:“二位有话好说,再来杯啤酒?”

枫慢慢的坐下来,抱着头,泪水慢慢的流到杯子里与杯底残余的酒混合在一起,低声的啜泣。

小鱼拍拍枫的肩膀,微笑着示意老板再来一杯。小鱼比枫大五岁,所以,一直把枫当成自己的弟弟一般。所以刚才枫冲他吼她也不生气,只是默默的陪在他身边。

等枫平静下来,小鱼喝口酒说到:“枫,你知道吗?没有人总是快乐的,快乐只对于内心充满希望的人。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可以说我爱上了那个人,那时候我愿意为他付出我所有的一切。”

小鱼说到这儿眼眶有点湿润。但她还是接着说:“他,是一个歌手,一个流浪歌手,每天在北部的星寺路卖唱。他唱歌很好听,人也长得很帅,笑起来的样子让人很舒服,每天下午我从学校路过回家都可以看到他,听他唱歌。渐渐的,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了他,期盼着每天能看到他。哪怕只有一眼,回到家我都可以很快乐,也许这就是初恋的感觉吧。那时我刚满18岁,他20岁”

枫慢慢的抬起头,看了小鱼一眼,又回过头来猛喝啤酒。低着头,没说一句话。

小鱼接着说道:“十八岁,我高中毕业,刚参加完高考。高考恰好是我的生日,哈哈。也正是那段时间,我得以每天去听他唱歌,一听就是一下午,一站也是一下午。后来,他终于从人群中注意到我,在一个美丽的黄昏,周围已无多少人,而我还站在那儿,他也站在那儿。由于听的出神,我忘记周围的事物,以及时间。终于我鼓起勇气去跟他告白,那一刻我羞红了脸,而他,只是笑着不说话,看着我。”

她喝口酒抿抿嘴继续说:“然后……我们就相恋了”说着,小鱼哈哈大笑着,只是眼泪从眼角不住的流淌。枫第一次看到有人笑着哭,笑的那么没心没肺,哭的那么清新脱俗。

(七)

枫渐渐恢复正常,想起刚才的失态,心里不免有些愧疚。便递过去一张手纸轻声说道:“小鱼,对不起,刚才不该对你吼得。我只是觉得……”

话还没说完,小鱼直接打断。说道:“没事儿,我比你大几岁,自然把你当弟弟般对待,怎么会生气。”说着用手纸拭下眼角的泪水。

“还想听故事么?”小鱼喝着啤酒说道

“再次提及不会难过吗?”

“有些事要勇敢面对才能走出来”

枫没说话,微微的点了下头,喝着啤酒。

这时快接近下午四点了,小酒吧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声音也嘈杂了不少。小鱼环顾四周,又看看外面的天气,喃喃的说道:“我放弃了大学,陪他去流浪。”

枫转过头来,惊愕的看着他说,“你家里人同意?”

“当然不同意啊,我们偷跑的,对,也就是私奔。”小鱼淡淡的说道。

“家里那时候不同意,和爸妈闹得凶嘞。我爸把我关屋子里不让我出来,但是最后,我还是出来了,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我从我们家窗子里爬了出来,四楼的。”

枫这次没有很惊奇,因为小鱼这种野丫头装扮,口气以及生活态度足以说明一切。便转过头看看她,然后替她要了杯橙汁,递给她。

小鱼接着说:“我们连夜离开了北部,踏上了西去的火车,等我爸发现,我早已离开了北部,现在想想那时候真够自私的,留下两个孤寡老人自己就私奔了。但是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小鱼再一次红了眼眶,声音有一丝哽咽,但瞬间一无所踪。

(八)

“他不是想象的那么好,只是我还太年轻”小鱼抬头望着天花板的白色小圆灯说道。

“他带我走了几个城市,日子虽苦,但也快乐,因为有他在身边。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他,要的并非爱情。而只是生理上的需求。你知道吗?”说罢,小鱼哈哈大笑着,和前面一样疯疯癫癫,一边笑一边流泪。

枫转过脸去,同情的看着她,看着她古怪的表情。“真的出来了吗?”枫低声的问到。

“我在努力,五年了。五年前,从我明白的那一刻开始,我剪去了及腰的长发,在左耳打洞,并戴上骷髅头耳饰,变成现在这样,就是为了走出来。”她笑着说。“我回到了家,看到了爸爸妈妈,尽管我才离开几个月,他们却已经苍老了好多,我抱着他们哭,他们却只有一句话。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此刻,窗外天气已转晴了,阳光显得那么美好。

“雨后的晴天空气格外的好闻,出去走走吧”枫说道。

小鱼看看外面,一口喝干了橙汁。随枫来到了小酒吧外面。

枫伸了个懒腰,看着太阳,揉揉眼睛。“走走可好?闷得慌。”枫说着。

北部小城街道上,人没有城北那么拥挤。少但不显得冷清,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雨过天晴,但地上却湿漉漉的,周围散发着泥土的气息,淡淡的很好闻。

“你觉得我快乐吗?”小鱼再一次开口

“挺快乐的啊,每天无脑乐呵呵的,傻傻的很天真”枫打趣说着。

可能是小鱼的那么对生活那种极力的态度影响到了枫,此刻枫居然展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试着走出来,试着放下。有些事,逃避没有用,要想走出来就必须去面对”小鱼望着枫,笑着说到。

枫知道小鱼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但是此刻枫不想提及关于他的事。便答到:“以后再告诉你,在你离开北部之前,好吗?” 小鱼点点头,不再强求。

后来小鱼告诉枫,他在家陪了父母一个多月,但终日愁眉苦脸的,父母知道她从小喜欢到处游走,便对她说:“孩子,出去走走吧,去找回原来那个可爱的女孩儿”。小鱼思索了一夜,第二天挥泪便告别了他们,踏上了北部的火车。一套换洗的衣服,一个登山包。临走时倔强的留下了父亲给她的旅行基金。踏上陌生的地方,开始冒险的征程。励志自己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只为找到原来那个可爱的姑娘。

(九)

一阵微风拂过,吹散了枫和小鱼凌乱的头发,同样长度的头发,“呵,你看咱俩像不像姐弟?”小鱼说

枫看看她,认真的眼神,对她说:“小鱼,谢谢你,谢谢你让我懂得什么叫面对,什么叫找回自己”

夕阳西下,古道西风。

枫送小鱼回到了青旅,临走时,小鱼说道:“小伙子,你欠我一个故事,还有十五天,十五天,一定要讲给我听”

枫低着头,沉默这不说话。

“枫,你要学会面对,逃避是懦弱的表现”

枫抬起头,看着小鱼,点点头,说了句“十五天,一定讲给你听。”便离开了青旅。

回到自己的住处,枫习惯性的给屋旁的大树打了声照顾。这就是枫习惯性的朋友,大树,枫的那个它,他的老朋友。自蓝曦以后一直陪伴着他的朋友。枫的心事全世界也只有大树知道。就算阿南和枫光屁股到大,枫也不会将自己所有的事情说出来。

枫就是那么缺乏安全感,在蓝曦离开后变得更加明显。

回来那一夜枫躺着床上想了很久,久久不能入睡。望着皎洁的月光,不禁心里泛起伤感。但是枫突然想起白天小鱼说过的话。“逃避是没有用的,要走出来就必须面对”。默念这句话,不知不觉进入梦乡。这一夜枫没有惊醒。无梦……

(十)

清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枫睡眼惺忪的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阿南的声音:“妈的,死哪儿去了?丫的,不问你家里还不知到你踏马撒丫子了。一个月前那次聊天我还以为你只是说说,该出去走走了,没想到你丫的第二天就溜了,号码都不给发一个。丧心病狂了啊,是不是从小光屁股长大的了?”听着听筒里阿南气呼呼的说完这么长的一整句,突然有点小愧疚。

便吱声说:“南哥南哥,别生气,您消消气,这不,想出来散散心。打算忘记以前的事情吗?我又想来一个没熟人的地方,便谁都没告知,一个人只身前往了。”

阿南在那头儿不耐烦的说:“别废话,地址,哥们想喝酒了”。

枫推脱着:“阿南,再等等,再等我两个月,两个月后我就回去,回到以前的自己。”

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沉默了一会儿,又突然说:“枫,没事吧,自从蓝曦……啊,自从三年前开始你小子说的每句话可没从超过十五个字过,今天怎么听不出忧伤的感觉,这么平淡?你不会……哎,兄弟,别他妈瞎想啊,我这就过去,地址。快!”

枫知道阿南在想什么,便回一句:“两个月后等我,就两个月,两个月后的今天,城北的老酒馆,谁不去谁是狗!”便挂了电话。

被阿南的电话扰了清晨的睡眠,枫便起床整理好淡蓝色的床铺,收拾衣物,洗漱过后准备出去走走,顺便去看看他的老朋友它。

枫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在改变些什么。

(十一)

迎着晨光,枫穿好运动鞋,试着第一次在屋外的树林里晨跑。看着他的老朋友们,枫感觉到全身心的放松,闻着树林里自然的味道,听着鸟鸣,闭着眼睛……

“我该放下以前的东西了吗?”枫问这他的老朋友们,而他的老朋友们依旧不说话,依旧沉默着。

逃避是没有用的,要走出来就必须的面对。

这句话久久的在枫脑袋里回荡,他似乎听到了蓝曦的声音,那么微弱,转瞬即逝,又显得那么清晰……

日复一日,枫渐渐的不再晚上从梦中惊醒,不再抱头痛哭,他依旧想着蓝曦,依旧爱着他爱了很多年的蓝曦。总是能回忆起和蓝曦的点点滴滴,一起念书,一起上学的场景。这种感觉使他很轻松。

第十五天,告别小鱼的第十五天。枫决定把他的故事讲给小鱼。

一大早,枫发简讯给小鱼,“青旅旁的文莽小酒吧,12点,不见不散。”

小鱼只是简单的回答了一句:“不见不散”

11点半,枫提前来到了小酒吧。等着小鱼,因为他不喜欢欠别人什么,上次小鱼等他,这次要交换了。

12点,小鱼准时出现在了小酒吧门口,枫起身示意小鱼,小鱼慢慢的走过来,脸上还是洋溢着快乐的笑容。头发没变,精气神却又跳跃了不少,骷髅头小耳环也还在,只不过换了一件衣服,像是刚洗过的,还散发的淡淡的洗衣粉的香味儿。

枫向吧台要了两杯橙汁,转过头对小鱼说:“你要走了,为了不耽误你的行程,咱今天就不喝酒了”。

小鱼笑了笑,说道:“准备好面对了吗?”

(十二)

“蓝曦”

枫突然低着头,颤抖着身体,艰难的说出这个名字。

小鱼仰起头认真的听着,并拍拍枫的肩头。

“蓝曦,我深爱着的一个女孩儿。我们住在同一个街区,自幼一起上学,放学。小时候,不懂什么是爱,只是觉得对蓝曦喜欢的紧”枫笑着说道。

“蓝曦,如她的名字一样,忧郁的蓝色,柔和的晨曦。长着一双大眼睛,一眼就可以看到她眼里的纯真。留着齐肩的头发,经常会用一条淡蓝色的发带扎着她的头发。笑起来的样子像幅画。她喜欢淡蓝色,她穿着淡蓝色长裙的样子我也很喜欢,喜欢和他走在一起的时候,俯视着蓝曦,因为她比我矮一个头,所以我经常叫他蓝不点,而她叫我“疯”傻个子”说道这儿,枫的脸上洋溢着幸福。

“后来呢?”小鱼喝着橙汁说到。

枫不紧不慢的说:“我俩上了同一所初中,每天依旧上学放学,偶尔蓝曦也帮我带早餐,我自然也就成为蓝曦的护花使者。这样的日子过得平淡而又快乐。蓝曦在心里也知道我喜欢着她,我们都心知肚明,即使不捅破心里的那层纸也无所谓,有些感情是天生的。”

小鱼脸上洋溢着羡慕的表情。笑了笑,没说话。

枫又继续说道:“那时候,蓝曦长得漂亮全是全校皆知的,算是校花,当然全校比我优秀的人却数不胜数。但是蓝曦始终没喜欢过其他人,有时候我也不明白蓝曦脑子里在想什么。但是在我面前却总是显露出一种傻傻的气质,18岁,我们深爱着对方。”说道这儿,枫突然沉默了,眼眶已变得红红的,泪水已止不住的溢出来……泣不成声。

小鱼惊慌失措,她从来没看到过枫哭的这般伤心,从来没有,就上次枫的啜泣也只是轻微的。小鱼依旧拍拍枫的肩膀,不知所措,递上一张手纸,看着枫,没再说什么。

沉默,久久的沉默。

小鱼察觉到枫的异样,怕他再次难过便说道:“没事的。枫,不讲了。你的承诺你做到了,你讲了你的故事。”

枫红着眼眶,憔悴的看着小鱼。这种瞬间产生的憔悴让小鱼看的害怕……“逃避是没有用的,要想走出来就得去面对,不是么?”枫苦笑着说道。

小鱼道:“真的没事么?”

枫顿了顿,喝了口橙汁。

(十三)

那是一个明媚的月夜,月光将整个街道照的发白。

“由于快要中考,我和蓝曦打算加紧复习,考同一所重点高中。这是我们的约定。一天我和蓝曦下晚自习后结伴回家,一个平常的夜晚,一次平常的回家路。结果却不是那么平常”枫艰难的叙述着。

“蓝曦在学校漂亮是出了名的,自然有很多人想追求他。可是蓝曦她总是那么固执,就如同那古老的银杏树一般。不喜欢的人统统不屑一顾。对喜欢的人却视若生命。其实我以前该察觉到的,我应该告诉父母的,都是我的自私。”枫此时已全然忘记了自己身处小酒吧。不顾一切的痛哭着。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一句话“都是我的自私,都怪我”

小鱼像安抚弟弟般,让枫靠在她的肩头,一个18岁的少年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依靠着只见过几次面却可交心的23岁少女。

等枫平静,沉默,又是很久的沉默。时间已到下午。小鱼依旧耐心的安抚着枫,舞台上的吉他手还是安静的唱着Eason的那首温柔的歌《好久不见》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枫渐渐的停止哭泣,傻傻的听着这首歌,喃喃的说着:“蓝曦也喜欢这首歌,她还喜欢喝橙汁”

那天晚上,那个流里流气男孩又来找蓝曦。

“在此之前,那个男孩来过很多次,因为我是蓝曦的护花使者,自然每次都是我叫着同学把他吓跑,我们谁都没在意这件事。然而,就在那晚,街上不知为什么只有我和蓝曦两个人,我们依旧说笑着往家里赶,每次回家我们都会路过一个小小的过道才能到家。事情就发生在那个过道”枫闭上眼睛,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我该察觉的,我该告诉父母的。都是我的自私,我觉得我可以保护他。”

“就在那晚,那个流里流气的男孩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后面还有几个社会小青年。当然,他们的目标这次不是蓝曦,而是我。那个流里流气的男孩和几个社会小青年没说什么,上来就对我拳打脚踢,我拼命的反抗着。同样回应着他们,终究双拳难敌四手,我被打到在地。蓝曦拼命的护着我,不让他们在打我。我说过,蓝曦对喜欢的人视若生命。”枫的眼神中充满懊悔。

小鱼此刻以为故事就会这样结束。但是并不是……

“我被打倒的那一次,蓝曦扑过来护着我。那几个社会小青年看我不服,就继续动手。蓝曦护着我也因此被他们所伤。我愤怒,愤怒到极点。因为,动我可以,要是动我爱的人我可以视死如归。我跳起来与他们扭打在一起,终于一个小混混忍不住了,说了句“X你妈的,弄你死。”说着便拿出一把水果刀像我刺来。”

“蓝曦对于喜欢的人视若生命的”枫闭着眼睛说。

刀没有刺像我,而是蓝曦,那一刀本该刺向我的腹部,可对蓝曦来说,那里是心脏。

“皎洁的月光,将大地照的苍白。红色的血顺着地面的沟壑流淌。我失声痛哭,怒吼……晚了,一切都晚了”枫习惯性的用手抱着头。抽泣着。

小鱼眼眶也慢慢的变红,但是还是坚强的忍着。转过头看着窗外的街道,不敢回过头来看枫。

(十四)

不知过了多久,小酒吧已到深夜,几乎没有人在吧台了。枫轻轻的说:“耽误你的行程了,对不起,谢谢你的陪伴,小鱼。蓝曦走了。她带走了我的灵魂,让我如行尸走肉般生活”。

此刻,小鱼却突然红着眼眶吼道:“你真他妈的是傻X,蓝曦从挡你一刀开始就是为了让你好好的活在这世上,她希望你快乐,而不是就这么堕落颓废一辈子!不是她带走了你的灵魂,而是你三年来让她的灵魂无处安放,为你担心”枫愣住了。平常笑嘻嘻的小鱼此刻却显得异常愤怒。第一次冲他吼,气势足以压倒一片人。

“蓝曦的灵魂”枫突然醒悟,回想自己这三年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

此刻他低声的喃喃自语,好像蓝曦此刻就在他对面:“蓝曦,对不起,你为我献出生命,我却让你的灵魂三年来无处安放。对不起。”

从今以后,你的魂魄在我身体安放,永远。

当枫醒过来时,小鱼已不见了踪影。吧台留着一张便签,上面写着:

“枫,谢谢你的故事,很美。我打算以你的故事写一本小说,如果你不介意我把你的故事写入书中,就照上面的地址给我写信。我走了,去南部,看海。愿你接下来的日子好好对待蓝曦的灵魂,好好对待自己。小鱼留”

(十五)

从来到北部,枫还没有真正的去看一看北部的风景。于是他收拾着自己的破旧牛仔包,那是蓝曦六年前送他的,现在已破旧的褪去了颜色,但是枫依旧视它如珍宝,如影随形。

枫准备在北部徒步一个月旅行,带着蓝曦的灵魂,还有她临走时那根淡蓝色的发带。去努力的看看这世界的美好。

离开小屋时,枫对着他的老朋友们说:“我走啦,我不会忘记你们的,我的老朋友们,你们永远是我的那个它,也是蓝曦的那个它,谢谢你们这三年来的陪伴”

一个月,枫带着蓝曦去看了北部的沙漠,还有小鱼所说的那座小白头的山,很多很多……心情也变得开朗许多。他依旧爱着蓝曦。永远不变。

又回到了城北。

城北的环境还是和以前一样,熟悉的中南大道,但是枫却不再疲倦和萎靡,他要接受新的生活,快乐的生活,他生活的快乐就是对蓝曦最大的回报。

原来放下并不代表放弃,枫依旧爱着蓝曦,深爱着。

城北熟悉的老酒馆里又传来熟悉的声音“丫的,都这个点儿了,不会是框我吧”。

此刻枫站在门口微微一笑,手腕上缠着那条浅蓝色的发带,破旧的牛仔包依旧。

他回头,看着他的老朋友们,向它们挥挥手问好。

暖阳午后,自然的空气总是那么好闻。

深海蓝,枫叶落……

深海蓝,枫叶落


             

                                                       2016年12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不懂人情世故,内心一片荒芜,爱情也需要人情世故,两个人总有点难相处。我们的纯真,耿直,率真都被二货,傻瓜所代替在...
    乖乖小米粒阅读 129评论 0 0
  • Just begin the research of the HBase.
    DuanSky阅读 77评论 0 1
  • 来自美丽的泉城济南,IT公司质量工程师。中年宝妈,儿子11岁。爱好广泛,对喜欢的事物保有热情的学习之心。画画是我的...
    lynne0116阅读 14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