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炙爱囚徒(85)

【长篇原创】图文:风听雨夜寐荷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就好好珍惜着过吧!

下午五点,彭少峰来到了笑儿的公寓:”你怎么这么难请呢?去了也不需要应酬什么,就是让你出去散散心。走吧我的大小姐,啊!也当给我做个伴。好不好?”

笑儿瞪了他一眼又笑了:”你这还返老还童了是怎么着?这段时间我还有种错觉,以为你完全变了呢。”

彭少峰嬉笑:”我的内心一直住着一个小小少年。”

“小小少年,我已经是个冰霜老人了,不适合跟你作伴。”笑儿把一杯水递给他。

“谢谢老奶奶,带我去玩玩吧!求你了!”彭少峰夸张的表演着,顺手又拿掉了笑儿手里的书。

“真是被你打败了,去可以,我不会呆到太晚的,最受不了在一群陌生人中消耗时间了。”

“行行行,你说什么时候回来,咱就什么时候回来行了吧?”

“那我说现在直接跪安了吧。”笑儿笑着想去重新拿起她的书。

彭少峰迅速的抢在她前面拿了起来:”你试试看,我是不会让你安静的。”说着假假的翻着书。

笑儿看着他无奈的笑着:”你算了吧,那样翻书,书会生气的。好了好了,你去车里等我,我要换身衣服。你看我的房间就这么点大。”她摊了一下手比着。

“这还差不多!”彭少峰抬腿走了。留下笑儿看着他的背影直摇头。

听说是宴会形式的场面,笑儿还真没有撑得了门面的衣服,她翻出了唯一一件蜡染旗袍,一边换一边骂彭少峰”讨厌的家伙,我是欠了你什么啊?大冬天的,这不是折腾人吗?”

说是说,但她对着镜子,照了照,满意的笑了。

搭配一条净色披肩,外罩长至脚踝的羊绒大衣,但一出门还是被冷风飕飕的灌着。

彭少峰已经尽量把车停的靠近门口了,看见她出来,快速的从里面打开了车门:”快快,快点!你穿什么呀折腾这么半天?”他说着伸手去拽她的大衣衣襟想看个究竟。

笑儿一巴掌拍了上去:”越来越贫了你,好好开车。”

笑儿觉得这次重逢后那种初见的拘谨,在彭少峰那里是基本无影无踪了,他越来越多表现出小时候那种开朗的本性,可是却没有了那份压迫感和强烈的执着。这让她感觉轻松很多,他不往前,她也不推脱,是那种友情以上,但又不是恋人的关系。人和人之间有各种缘分,可能他和她到这儿刚刚好。想到这儿她笑了,笑的温暖。

彭少峰把空调又调高了一点:”你看这样多好,在家里憋着,没病都要憋出病来了。”

倍盛药业的年终晚会可说是在城中享誉盛名,殷实的药业王国,向来喜欢利用这种场合造势。

晚上七点,司仪已经在不遗余力的制造着欢乐的气氛。

欧阳涔被引领着来到外宾席处,其实他的家族也就是普通的供货商。他之所以被邀请,全是因为早年倍盛还是小药厂的时候,在香港注册,自己的父亲帮过忙。所以这么多年来就以世叔伯相称,无论生意还是个人到访,都会给予特殊的招待。

欧阳坐了下来,跟周围的人打着招呼。

而此时入口处,彭少峰正带着笑儿走了进来,他们作为礼品供应商被安排在中场的位置。

各个领导的致辞,节目,游戏,轮番接踵而来。彭少峰不断的跟笑儿分享着节目笑点,笑儿还算愉快的应和着他。可是她还是不太喜欢这样的喧闹,不出一个小时就觉得有点头疼。

她站起来借故说去洗手间,想去外面透透气,清静一会儿。

彭少峰说:“那你快点回来,要是累我就送你回去。”

笑儿点点头,走了出去。

谁知道刚刚走到门口处,正好碰见薛童挽着薛锦云走了过来。原来薛锦云也是受朋友之邀来凑凑热闹的。

薛童看见笑儿,略显慌张的往后看了看,因为尚志去停车了,她们则先上来。她说什么也没有想到,世界那么大,可是竟然那么巧,尚志本是不会来的,可是郑刚喝了酒,不能驾车,所以才让尚志陪着她们来。

在薛童来讲,她们最好永不相见才好。

经过上次尚志住院那件事后,薛童再也瞒不住心里的秘密了。

在姑姑的一再逼问下,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怀疑和感受都告诉了薛锦云。所以这会儿,薛锦云一看见笑儿,心里已经妥妥的给她订上了一个牌子,就好象脑门上明晃晃的写着“狐狸精”几个大字似的。

笑儿此刻要转身已经不可能了,只有礼貌的微笑着点个头,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可是她的脚步刚抬起来,薛锦云就冷冰犀利的开了口:”你站住!”

笑儿迟疑了一下,又站住了脚步:”您是叫我吗?”

“对,我叫的就是你。我说姑娘,你也不小了吧?难道你还没有结婚吗?就算你没有嫁出去,做为长辈我也想劝告你几句,别惦记着人家的丈夫,也别有事没事勾勾搭搭的。我在警察局工作了一辈子,像你这种家庭出来的孩子,我见多了!可是家长再怎么不济,年轻人还是要自爱。还有,别妄想不属于你的东西,免得缺了德行,坏了名声,还影响了自己和别人的生活及前途,岂不得不偿失。”薛锦云面色凛然的说着。

“你……”笑儿涨红了脸,却很难说出有力的话来辩驳薛锦云。

薛锦云利眼圆睁,挑着眼稍,等着看笑儿会说什么。

“姑姑,不要说了……我们走吧。”薛童不想被尚志看见这样的场面,心里急切的想着,还是迎回去比较好。

笑儿转了个身,在薛童前面几步的位置停了下来:“我应该怎么称呼你?薛小姐,不,还是叫柳太太吧。无论如何,你请放心,我不会像你们想的那样,介入你们的生活。我承认,我喜欢过他,但从始至终我没有想过要占有他。他确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所以你的眼光很好,缘分也很好!时间也很好,那就好好珍惜着过吧!不用处处防备着别人,因为防是没有用的,不如想想怎么让自己不可代替。更不用那么在意我,因为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的,所以你们大可安心了。”

“这位太太,你刚才的讲话太无理了,我想你应该和她道歉才对。”欧阳涔用特有的南方普通话对薛锦云说道。

笑儿扭头惊愕的看着站在一米之外的欧阳涔:”你……你怎么在这儿。”

“道歉,这就要道歉了呀?我还没有说更难听的呢!这还傍上大款了呀!看来你真是手段高明,有本事让男人围着你团团转。”薛锦云厌恶的撇了撇嘴。

“你说错了,她不用傍大款,拜托你不要用自己的狭义眼界去衡量别人。”彭少峰迈着大步边走边说。他看笑儿好久没有回来,出来看看,哪里知道竟是这样的的场面。

“啧啧啧!呵呵呵,真是不得了,还有没有来救场的呀?”薛锦云有些夸张的瞪大眼睛问。

“这位太太,您不分青红皂白的以人家的身世攻击、羞辱别人,未免太过分了吧?”欧阳涔生气的对薛锦云追问着。

“你又是什么人,在这里多管闲事!”薛锦云负气的怼着欧阳涔。

“我是什么人也没必要和你这样的人交代。”

欧阳涔拉着笑儿的手腕有些气恼说:“走吧,你为什么还跟这些人多费唇舌?”

彭少峰伸手探上欧阳的手腕:”请不要随便拉拉扯扯的。”

笑儿看了彭少峰一眼说:”没关系的你放手,他是我先生。”

这时尚志刚好走到离他们不足两米的地方,他和在场的所有人一样,愣在了当场。

彭少峰条件反射般,一下松开了握住欧阳涔的手,眼神探究的打量着欧阳涔。

“对不起,我本无意打扰你们,可是现在既然给你们的生活带来了困扰,我真的很抱歉!以后不会了。”笑儿再次对薛童姑侄二人表明态度。

不远处的柳尚志心里像搅着刀子,但是,这就是他们必须面对的现实,就算只是适可而止的见面,也是世俗礼教所不容的。

“欧阳,你来连城怎么没有提前跟我说一声呢?”笑儿眉头轻锁边说边抽出了自己的手。

“我今天到的,本来打算明天再去找你的。”

薛锦云有些怄气的靠近两步:“既然结了婚,更应该好好相夫教子。怎么还好意思来打扰别人的生活呢!”

“姑姑,够了,能不能别再说下去了!”柳尚志尽量压制着自己的声音。

“对不起……”笑儿一句话还没有说完。

“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柳尚志恼怒的发出不能忍耐的低喝。

“你有做过她们说的或者怀疑的事情吗?”

“我是说我要先走了,以后不会再打扰各位!如有得罪之处还要请你们原谅和包含。”笑儿扫视了大家一圈。

再对彭少峰说:“我和我先生有些事情要谈,你就自己回去吧。明天再联络。”

“抱歉,我们先走一步。”笑儿领先走了出去。

薛锦云还要再跟上去说什么,被薛童给拉了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长篇原创】图文:风听雨夜寐荷 危险关系 为了方便复查和后续治疗,笑儿没有听妈妈的意见回家乡修养,她依然回到了自己...
    风听雨夜寐荷阅读 250评论 2 4
  • 教师节是1985年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通过,国务院真正确定的1985年9月|O日为中国第一个教师节。 从...
    清清白白灬阅读 199评论 0 1
  • 如果放弃那一年就上了五年制中专如果放弃那一年将错过高考如果放弃那一年便上了野鸡大学如果放弃那一年将会辍学务工如果放...
    改_变阅读 145评论 0 0
  • 张清的日精进第154天 分享一篇老文章 中国人叫企业,老外叫COMPANY,也是伙伴的意思,从中可以看出人在企业里...
    kiyoi2017阅读 57评论 0 1
  • 母亲节就要到了,你想为妈妈做些什么? 为妈妈订了充满爱的饼干(见下图) 如果你已身为母亲,你期待收到什么礼物? 我...
    爱梦晶阅读 120评论 0 0
  • 春天,好像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午后,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里,满桌金色,好不耀眼。一个女孩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耳边的碎发...
    a喜哈哈阅读 12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