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玉楼丛书提要》中“红楼梦”翻刻版本考

《忏玉楼丛书提要》(以下简称《提要》)为首部“红楼梦”书录,一粟先生1958年头版、1981年增补的《红楼梦书录》是在其启示下写作的。[ ]P221作者吴克岐,字轩丞,江苏盱眙人,清末民初人,著有多部红学研究著作,以《犬窝谭红》、《忏玉楼丛书提要》、《读红小识》三书为主。杜春耕先生深以吴克岐未受红学界重视为憾,他从南京图书馆觅得《忏玉楼丛书提要》稿本,立即经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影印刊布,并作序,高度评价了吴克岐这部书的成就,此文发表在2002年第3期《红楼梦评论》上。他看到红学界对吴克岐这个红学大家反响甚微,于是又撰文“未引起足够重视的《红楼梦》研究大家吴克岐”,发表在《博览群书》2008年第5期上,过去五六年之后,据笔者所知,吴克岐依然未被红学界重视。笔者翻阅《忏玉楼丛书提要》之后,确发现有许多值得研究的内容。比如《忏玉楼丛书提要》中所收的六十多种有关“红楼梦”翻刻、批点、续作、研究评论、诗词歌咏、戏曲传奇等方面著作的版本问题就是值得关注的内容之一,虽然作者相当重视版本考究,每本书后都附版本,并将原书的序、跋、题词等全部抄录,但因“红楼梦”版本实在繁杂,有必要进行考证辨识,笔者打算将《提要》中所列的六十二种书籍逐一考证,分翻刻、续作、研究评论、诗词歌咏、戏曲传奇等五类。首先是考证其翻刻书版本情况,《提要》中所列“红楼梦”翻刻本有八种,现一一考辨如下:


一、原本红楼梦八卷八十回(原题石头记)为戚序上海有正书局石印大字本

《提要》称:“原本红楼梦八卷八十回(原题石头记) 上海有正书局石印钞本”[ ]P3。据《红楼梦书录》,上海有正书局有石印大字本和小字本两个版本,都为脂评本。

大字本为民国元年(1912)上海有正书局石印,八卷八十回。扉页题“原本红楼梦”,封面题:“国初钞本原本红楼梦”,中缝题“石头记”。首戚蓼生“石头记序”,次目录。简称戚本或有正本。正文每面九行,行二十字。有双行夹评及回前后总评;前四十回有近人眉批。此本俞明震旧藏,后归狄葆贤,据以石印;原物系手抄正楷,面用黄绫,末有“劭堪眼福”印,存上海时报社,1921年毁于火。俞明震,字恪士,号觚庵,山阴人,生于咸丰十年(1860),卒于民国七年(1918),甘肃提学使、肃政使,著有“觚庵集”。石印本前四十回眉批均出狄葆贤手笔,第六十八回等亦经其删改,卷五封里有征求批评启事一则云:“此书前集四十回曾将今本不同之点略为批出。此后集四十回中之优点欲求阅者寄稿,无论顶批、总批,只求精意妙论,一俟再版时即行加入。”[ ]P13


小字本为民国九年(1920)上海有正书局石印,八卷八十回。扉页题:“原本红楼梦”封面题:“国初钞本原本红楼梦”,题“原本石头记”。首戚蓼生“石头记序”,次目录。正文每面十五行,行三十字。有双行夹评及回前后总评;有近人眉批[3]P14。这些都与大字本同,最大的不同就是小字本系用大字本剪贴重新石印,第六十八回狄葆贤删改处已无笔迹,后四十回并补眉批。《提要》中并未提及删改、眉评和启示诸事,可知作者收藏的是小字本。

《提要》中说:“是本为清初人钞本。笔致秀劲,确系一人手笔。”[2]p6还说:“《红楼梦补序》称:‘原书叙至金玉联姻、黛玉谢世而止。而金玉联姻乃奉元妃之命,并无以钗冒黛之事,其说其图与此本叙至薛蟠娶夏、迎春嫁孙而止不同,未知孰是原本。’是本每回前后有评,第一回无前评,第十五回无后评,第六十七回无前评。”[2]p6魏绍昌考证,有正本是根据原钞本照相石印的复制品。


这部脂钞本是经过他人在文字上整理修订的本子,虽然保留了大量脂评,却看不到脂砚斋的署名,以致俞平伯最初见到有正本时不知道评者是谁。[ ]P24故吴克岐也不知道脂砚斋为谁,但他已经敏锐地感觉到脂评的价值“每回前后或诗或词或骈体或散行,或似诗非诗或似词非词,词意俊逸耐人耐味,均不知何人手笔。至原文与今本字句小异者十之八九,片段大异者十之一二,大致有原文佳者,亦有今本佳者。”[2]p6-7这些结论,都被后来证明是正确的。

二、红楼梦一百二十回为藤花榭本

金陵藤花榭本的特征为:扉页题“绣像红楼梦,藤花榭藏板”。首程伟元序,次目录,次绣像共石头、宝玉、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李纨、王熙凤、巧姐、秦可卿、宝钗、林黛玉、史湘云、妙玉、僧道十五页,前图后赞,较程甲简略。正文每面十一行,行二十四字。

藤花榭为额勒布的斋名,额勒布,字履丰,号约斋,索佳氏,满洲正红旗人,生于乾隆十二年(1747),卒于道光十年(1830),由笔帖式官至总管内务府大臣。参“耆献类征初编”卷一百零三,“续碑传集”卷九。斋名藤花榭,见叶德辉“书林清话”卷二,曾刊刻“说文解字”、“经学五种”等书。据道光三年曹耀宗“红楼梦百咏词”跋:“予昔游金陵,适藤花榭板初刊,偶携一册,杂置书丛,今越五载,长夏无事,检取评点之”,则此本约刊于嘉庆二十三年(1818)左右。[3]P38

《提要》书页上有一行字,谓“红楼梦辨谓是书成于乾隆五十七年”。[2]P11当误,乾隆五十七年壬子(1792)有个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为萃文书屋活字本,一百二十回,首高鹗序,次程伟元、高鹗引言,正文每面十行,行二十四字。这显然不是此本。

嗣后的耘香阁、济南会锦堂、济南聚和堂、凝翠草堂等刊本均据此本翻印。[4]P53


三、批点红楼梦一百二十回为三让堂本

《提要》很简单,首先标题,次三让堂本、程伟元序,藤花榭本已录。不著批点人姓氏。按曹耀宗跋,凌承枢红楼梦百咏诗词称有吴批红楼梦,未知即是此本否。[2]P25

与《书录》介绍“三让堂本”的特征相符。据《书录》介绍,三让堂本特征是:扉页题:“绣像批点红楼梦,三让堂藏板”。首程伟元序,次绣像十五页,前图后赞,次目录。正文每面十一行,行二十七或二十八字。有圈点、重点、重圈及行间评。每回首页中缝有“三让堂”字样。[3]P41

此版本为道光间(约1829年前后)所刊。嗣后的同文堂、纬文堂、翰选楼、五云楼、文元堂、忠信棠、经纶堂、务本堂、经元堂升记、登秀堂等刊本均据此本翻印。此本据东观阁本加圈点并附简短的行间批刊印。此本打破了程甲、程乙等白文本的模式,有简略的行间批。[4]P53


四、红楼梦一百二十卷为王希廉评本

此本祖本为道光十二年(1832)暮春双清仙馆刊本。嗣后的聚珍堂、翰苑楼、广东芸居楼等刊本均据此本翻印。[4]P54而双清仙馆刊本又是王希廉据东观阁本增加批语并附其他文字刊印。

道光十二年(1832)双清仙馆刊本。扉页题:“新评绣像红楼梦全传”。背面题:“道光壬辰岁之暮春上浣开雕”。首王希廉批序;次程伟元原序;次绣像共警幻、宝玉、黛玉、宝钗等六十四页,各配“西厢”及花名,前人后花;次目录,次读花人戏编“红楼梦论赞”,共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等七十四首,次“红楼梦问答”二十三则;次“大观园图说”,次周绮“红楼梦题词”十首,次王希廉“红楼梦总评”,次“音释”。正文每面十行,行二十二字。每回首题:“洞庭王希廉雪香评”,末有评。

《提要》云:“是书列总评、摘误、音释于卷前,言之不足,则于每卷末分评详言之。大致持论和平,于林薛之间,力事调停,遂使尊林者流群起诟之,其实雪香本意并无轩轾其间也。卷首绘像六十四幅,正面绘像,上题‘西厢’句,反面绘花以比拟之。又以读花人‘红楼梦论赞’(有赞无文,非全本)、‘红楼梦问答’、某氏‘大观园图说’、周绿君女士‘红楼梦题词’四种附刊卷首焉。”

王希廉评。光绪三年(1877)广东芸居楼刊本,一百二十回。扉页题:“新评绣像红楼梦全传”,背面题:“光绪丁丑岁之暮春上浣开雕”,中缝题:“芸居楼藏板”。与双清仙馆刊本一样。[2]P47

五、增评补图石头记一百二十回为王、姚合评本

《提要》称此本为上海广百宋斋广东徐氏排印本。[2]P31

《书录》称:光绪间上海广百宋斋铅印本,一百二十卷。扉页题:“增评补图石头记”。首程伟元原序;次护花主人批序;次太平闲人读法附补遗、订误;次护花主人总评,护花主人摘误,大某山民总评,明斋主人总评,或问,护花主人论赞,周绮题词,大观园影事十二咏,大观园图及图说,音释;次目录;次绣像共青埂峰石绛珠仙草、通灵宝玉、辟邪金锁、警幻仙子等十九页,前图后赞。[3]P57

杜春耕认为此本不是“广百宋斋本”,实为“同文书局本”,出版时间为1884年。这本子取名为广百宋斋徐氏排印本,是根据《提要》的一段话:“清光绪间,广东徐雨之观察润创广百宋斋于上海,铸铅字排印书籍,爰取家藏此本付印,以公同好,纸墨精良,校对详审,世颇称之。”[2]P32而这本子与红楼梦最早的石印本——上海同文书局本完全一致,所不同的是扉页背面为空白,同文书局本的扉页印“光绪十年甲申上海同文书局用石影印”。据杜春耕推测,光绪十年同文书局将《增评补图石头记》刚排好,《红楼梦》就已作为“禁书”被查禁了,徐润只好自留,待到徐润创广百宋书斋,将这部书正式出版时,就撤去了“光绪十年甲申孟冬上海同文书局用石影印”这一版权页,留下了一页空白。[5]P128

嗣后光绪间所出刻本(如1892年古越诵芬阁刊本)、铅印本(如1886年《增评绘图大观琐录》、1905年日本铅印本)及石印本(如1898年上海石印本、1900年石印本)等均据此本翻印。提要说:“考《红楼梦》最流行世代,初为程小泉本,继则王雪香本,逮此本出现而诸本几废矣。”[2]P32

六、增评补像金玉缘一百二十回为王、张、姚三家合评本

《提要》称为上海石印本。[2]P33

《书录》介绍上海石印本:王希廉、张新之、姚燮评。光绪十年(1884)上海同文书局石印本,一百二十回。扉页题“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背面题:“光绪十年甲申仲冬上海同文书局石印”。首华阳仙裔序;次目录;次太平闲人读法,护花主人批序,护花主人摘误,护花主人总评,明斋主人总评,大某山民总评,读花人论赞,或问,大观园影事十二咏,周绮题词,音释,大观园图及图说;次绣像共绛珠仙草通灵宝石、跛道人疯僧、宝玉、黛玉、贾母一百二十页。光绪十四年(1888)小阳月望日华阳仙裔识。[3]P60

忏玉楼丛书提要:“石印本与徐氏排印本同时出版,然风行海内,究不敌徐氏本也。卷首绣像一百二十幅,系临王芸阶本,题咏亦仍之。……每卷前有图,卷中有太平闲人夹评,无眉评、旁评,卷末有太平闲人分评,而护花主人、大某山民分评附焉。盖是本以太平闲人评为主者。[3]P62

这个版本的主要刊本有六种:

1.光绪十年(1884)上海同文书局石印本,一百二十回。扉页题:“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背面题:“光绪十年甲申仲冬上海同文书局石印”。正文每面十七行,行三十九字。

2.光绪十四年(1888)上海石印本,一百二十回。扉页题:“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背面题:“戊子仲冬沪上石印”。正文每面十七行,行三十九字。

3.光绪十五年(1889)上海石印本,一百二十回。扉页题:“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背面题:“己丑仲夏沪上石印”。“正文每面十七行,行三十九字。”

4.光绪十八年(1892)上海石印本,一百二十回。扉页题:“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背面题:“壬辰仲夏上海石印”。正文每面十七行,行三十九字。

以上几种,书首均有华阳仙裔光绪十四年小阳月望日序,内容及版式均同,当属同一系统。

5.光绪十五年(1889)上海同文书局石印本,一百二十回。封里题:“铁城广百宋斋藏本,上海同文书局石印”,扉页背面题:“己丑仲夏上海同文书局石印”。卷首内容同光绪十年本,“但绣像仅四十二页”,正文每面十八行,行三十九字。

6.光绪三十四年(1908)求不负斋石印本,一百二十回。扉页题:“增评全图足本金玉缘”,背面题:“光绪戊申九月求不负斋印行”。“但华阳仙裔序末署 ‘光绪三十四年九月望日华阳仙裔识’”,“多评论六条,绣像共青埂峰石绛珠仙草一页(前图后赞),通灵宝玉、辟邪金锁二面(图赞同面),宝玉、黛玉二页(前赞后图)”。另有绣像十八面,“图赞同面,多错乱。”正文每面十八行,行四十字。[3]P66-68

此本既云在铅印之前,但华阳仙裔序称光绪十四年,一本题‘光绪十年孟冬上海同文书局用石影印’,亦有华阳仙裔序,故存疑。

198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整理出版的《红楼梦》三家评本,就是以光绪十五年上海石印本《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为底本整理出版的。张新之,号太平闲人,似为汉军旗人。其评本曾有单行的《妙复轩评石头记》,光绪七年(1881)湖南卧云山馆刊行。因光绪间曾将《红楼梦》悬为禁书,故书坊将此合评本改名《金玉缘》。

七、红楼梦索隐二十四卷一百二十回为中华索隐本

《提要》称为上海中华书局排印本,有悟真道人自序。序末题款:岁在癸丑嘉年平月,悟真道人识于滬上。癸丑为民国二年,原题“悟真道人戏笔”,按:道人,姓王字梦阮,或谓与沈瓶庵同作此书,以影射明末清初事为纲目。[2]P42

悟真道人为王梦阮、沈瓶庵索隐,题“悟真道人戏笔”。书前有“清世祖五台山人定真相”彩色插图;悟真道人作于癸丑(1913)序;例言;《红楼梦索隐提要》。正文中夹注索隐,每回回末又有索隐。此本据王、姚合评本删去其卷前各种图文及正文中批注,但仍保留每回末的护花主人评和大某山民评。

这是《红楼梦》版本史上唯一以索隐为主的一个本子。民国五年(1916)九月上海中华书局铅印本。


八、红楼梦六册一百回

《提要》称为上海群学社排印本,首徐啸天删改补,次程序,次戚序,次自序。[2]P47

《书录》云此本:许啸天句读,胡翼云校阅。民国十二年(1923)二月上海群学社铅印本,一百回,前有楔子。首许啸天“红楼梦新序——初稿”,次程伟元序,次戚蓼生序,次目录。正文每面十三行,行三十九字。有新式标点。[3]P75

正文经许啸天删改。吴克岐对这个版本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是书自称就文学、理论两种上删改补正。然‘红楼梦曲’、十二钗册等类之大关目何可删去;其谬误处,又不取原本而改之;其所补者,仅尤老娘等类之小事,而又不能完全;至大相矛盾处,悉仍其旧,并未略正一二;胆大妄为,彼自己言之,真‘红楼’之罪人也。”[2]P47-48

参考文献:

[1]杜春耕.忏玉楼丛书提要•序[J].红楼梦学刊 2002(3)

[2](清)吴克岐辑.忏玉楼丛书提要[M].北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2

[3]一粟.红楼梦书录[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1981

[4]魏绍昌.红楼梦版本小考[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

[5]杜春耕.石印本《红楼梦》(自存)综述[J].曹雪芹研究 201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节、 版本研究的意义 林冠夫撰有《红楼梦版本论》,其中导论是《〈红楼梦〉版本概述》。 林冠夫写道:“《红楼梦...
    燕贼阅读 1,242评论 0 4
  • 文/回风舞雪李子硕 《红楼梦》的版本共十四种,可分为两个系统:一是脂评抄本,简称脂本,大体有十二个版本,分别是:甲...
    回风舞雪李子硕阅读 1,793评论 5 12
  • 南京图书馆古籍部藏有《读红小识》、《犬窝谈红》、《忏玉楼丛书》,均稿本,为吴克岐辑著的红学丛书,另有《忏玉楼丛书提...
    燕贼阅读 703评论 0 0
  • 安全感 没有绝对的安全感,因为世间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如果总是想等万事俱备再开始,很可能会错过机会。 信任 古人云...
    萌小Q在路上阅读 99评论 8 12
  • 11月8号 星期四 晴 今天早上五点的时候我就从家里走啦! 昨天晚上我跟矫珂鑫说,明天早上妈妈要早点走,因为明天妈...
    珂鑫妈妈阅读 120评论 0 0
  • 没错,这是我制定的“小目标”——把《子夜》这个庞大故事讲清楚。和“一个亿小目标”一样,不过,在我心里是难以达到的“...
    苏木木苏阅读 449评论 0 0
  • 吃了很多冷的水果。 上床前备了三个热水袋。 两个裸的,一个躺脚边,一个抱手里。 还有一个穿珊瑚绒外套的,放膝盖处。...
    nekoneko阅读 18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