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忆清裳】21情敌见面

凤九继任女帝这事终是盛大,可再盛大盛大的事,怎么比得上东华帝君娶妻。继任女帝十五日之后,九重天太晨宫东华帝君娶魔族公主姬蘅。

这一消息一传出,便引得四海八荒众仙友一阵谈论。而凤九自那日昏迷后,硬是在床上躺了五日,才醒过来。这期间险些把苍夷急坏了,天天往桃林里跑。

凤九醒后,自然又是去冥界看了看。只不过走之前留下了一封信,说是去九重天寻白浅了,苍夷看到信自然是去九重天寻凤九了。

冥界冥王殿,白云逸也在此处守着白源,这倒是令凤九没有想到。“云逸,你怎么会在这里?”白云逸看着凤九,“我晓得那个人对你很重要,你醒了便会过来。”

看着白源,淡淡的说着,“是啊,他对我很重要,为了救我,连自己都不顾。这四海八荒有谁能像白源这样,思来想去,我也只想到一个苍夷。”

听到凤九如此说,白云逸突然觉得有些话再不说,便说不出口了。“你可知,东华要成亲了。”

终是震惊几秒,才反应过来,“东华成亲了,娶的谁!”白云逸不好开口。“我以为你晓得这事,毕竟四海八荒都传遍了,怎的,你竟然不晓得!”

“我连我当初是怎么回的青丘狐狸洞,我都不知道,睡了好几日,这一醒过来,便来冥界了。”白云逸倒是完完整整给凤九讲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

凤九说起自己要去九重天寻白浅,白云逸说顺道去看看东华。两人一拍即合,上了九重天。

青丘女帝继位如此盛大的事,这四海八荒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不认识凤九。两人路过南天门时,倒是白云逸被守卫拦了下来。

“你是何人?”守卫拦着,白云逸何时受过这等气,正准备将两人扇开,凤九就来打招呼了,“两位,这位是我的客人!”

青丘女帝的人,谁敢拦,便放白云逸进去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姑娘恕罪。”白云逸也不理会两人,径直走了,“小凤九啊!这天族的守卫还真是没有眼力见!”

除了当年东华是天地共主时,白云逸曾有幸去过九重天,这些年倒是没怎么来。白凤九一路稀奇的跟白云逸介绍着。

走到莲池,凤九突然闭口不言。只是一个人盯着一个地方,久久发呆。此时,白云逸也能猜出来半分,‘定是想起了什么,睹物思人哈,这词应该用的不错。’

凤九倒是没想太多,就是想到了自己当年为在这里吃失魂果,抱着帝君说喜欢他。如今想来,当年也多亏是小,行事也不怕什么。若是放在现在,恐怕又是一桩笑话。

凤九怎的回神的,自己倒是不知道,但是似乎是被一旁的宫娥说话声给拉回来的。

“这魔族公主姬蘅真是嚣张,这还没嫁到太晨宫,便敢对苍夷神君身边的彩儿碧儿动手,真是没教养。”“就是就是!”

一听到碧儿和彩儿被人欺负,还是被姬蘅欺负的,凤九自然是不能忍。连忙拉过那两个宫娥,“你们刚刚说,彩儿和碧儿被人欺负了,可是真的?”

刚刚还在说的青丘女帝,如今出现在两人面前,把两人吓得着实不清。“真的!千真万确。”

凤九怕还是假的,“你们可知,欺骗本女帝可是什么下场,要被扔诛仙台的。”凤九恐吓两人,“小的不敢骗女帝,千真万确的。”

确认清楚,凤九看着远方眼中燃起怒火,“我的人,我都舍不得动,既然姬蘅你动了,那就不要怪我白凤九,手下无情。”

两人一个仙遁便到了太晨宫,守卫正想拦着白凤九,却被凤九一掌扇开。两人闯了进去,找人一问,才知道此时的人在大殿上。

大殿上,东华帝君依旧坐在那个高座,姬蘅则在帝君身边博同情。彩儿和碧儿脸上都有一巴掌,而苍夷正在为两人求情。

见到两人受伤了,凤九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礼仪,跑到两人面前,蹲下来抚摸着两人的脸,“我听说你们受伤了,便快步赶了过来,如今除了脸,可还有地方受伤?”

两人都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了,凤九准备将两人扶到一旁坐着,而苍夷却让凤九不要多生事端,凤九却告诉苍夷,自己能应付。

凤九的到来,让看好戏的东华也坐正了,姬蘅也不哭了,苍夷也退后。凤九这才对着东华帝君恭恭敬敬的行礼。

“青丘女帝白凤九,见过东华帝君,刚才失了礼数,还请帝君见谅!”对凤九点头,算是知晓她的行礼。

凤九又道,“本帝听闻,本帝的人,不小心冲撞了姬蘅公主,在这里,本帝先给姬蘅公主赔不是。地上凉,公主也别坐在地上。太晨宫有的是椅子。”

说完,自顾自的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又接着说,“既然她们冲撞了公主,不如就请公主给本帝讲讲,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姬蘅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只能说。“我在花园里走着,便遇到了她们二人,许是我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彩儿姑娘便要同我动手,下人为护我,便不小心打了彩儿姑娘一巴掌,而彩儿姑娘似乎有些不愿意,还准备打我,这一巴掌便有碧儿姑娘受下。”

听着姬蘅说完,凤九觉得这种人不装逼都不会死。这种谎话也编得出来,定是司命的话本子看少了,日后,定要好好推广那些话本子。

“姬蘅公主可说完了!”姬蘅也不知凤九此话是何意,“说完了!”

“既然姬蘅公主说完了,那么彩儿碧儿你们说,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凤九要问两个下人,姬蘅连忙脱口而出,“你怎么可以问她们两个下人!”

凤九眉头紧蹙,却道,“姬蘅公主,按辈分,你应该换我女帝,而不是说你。我乃青丘女帝,这四海八荒除了见东华帝君本帝要行礼以外,就连当今天君夜华见我,行大礼我都是受得起的。”

凤九顿了顿又说,“下人,你说她们是下人。且不论她们二人是何等身份,就算是下人,那又如何。在我眼中,她们两个的地位,不比你差多少。”

有没有觉得这一段有点相识呢!没错,就是凤九饰演的阿兰若时,曾经说过的话。虽说电视剧早已结局了,但脑海中始终有这个片段。

且不论你说的是真是假,就是是真,阿兰若当时又如何得知呢!眼前的铁证,眼前人的言辞不是更为可信吗?我记得我曾经问过陌少,阿兰若有一天恨你,是因为什么原因,阿兰若说,肯定是因为得到过,而又失去了。

在凤九的默许下,彩儿开口了。“我们跟着君上,前来九重天白浅上神那里寻君后,君上想着前去拜见帝君,我们便来了太晨宫。”

“我们本来在一旁等着,却不知此时的姬蘅公主怎么过来了。一上来便说了君后的坏话,彩儿也是忍不住了。”碧儿

“但彩儿时时刻刻谨记君后的教诲,不能在神宫外面惹事。所以彩儿便没有动手,而姬蘅公主身边那个姑娘,准备做出是彩儿将她绊倒的模样。”彩儿

“而彩儿顺利的躲开了,那姑娘见此计不成,便上前大了彩儿一巴掌,彩儿正还回去,而又有人要打一巴掌,碧儿这才替彩儿受下。”

与两人相处这么久,凤九自然是知道两人不敢骗自己。真当是好一台戏,可惜在我白凤九眼中,什么都不是。

果不其然,两人说完,姬蘅便连忙开口,“她们竟是在胡说八道。帝君,你要相信奴啊!”

“公主殿下不必着急,本帝相信你。不知打伤我的人,的那人,可方便见一见。”帝君使眼色,司命马上领会,便把那人带来过来。

那人跪在大殿上,看了眼姬蘅的脸色,才对着东华帝君行礼。“奴婢清婉拜见东华帝君,青丘女帝。”

凤九点了点头,此人还算有眼色。“听说,是你伤了我的人。”清婉倒也镇定自若,“奴婢倒也不是有意而为之,只不过那两个贱婢险些要伤到姬蘅公主,奴婢这也是心急。”

“心急~呵!”凤九冷呵一声,清婉感觉背后发凉。“你们是想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们动手。”这话明显是问被清婉打伤的两人。

“这等小事怎敢麻烦君后,我们自己动手便是。”还是碧儿先反应过来了,回答了凤九。“也行,免得脏了我的手。”

两人忍着伤痛,有人一手给了清婉一巴掌。犹如杀猪般叫声响变整个大殿,清婉不可置信的摸着自己的脸。

凤九起身走到姬蘅目前,“我的人,做得再不对,那也只能由我来教训,还轮不到外人替我管教。还请公主管好自己的人,今天清婉是这个下场,本帝不希望下次,会是公主的下场。我的人,你别动!”

“当真是让我开开眼,东华你当初不入红尘不鸣则已,如今一入红尘一鸣惊人。”说完白云逸从殿外走进来。

“云逸,你当真有些不想活了!”万年不开口的东华帝君开口了。白云逸也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这次倒是对着凤九说。

“我在莲池等了你许久也不见你出来,便去太上老君那里借了这妙华镜,喏,先借你玩玩记得到时还给我。”

白云逸说得这般轻松,谁能想到,白云逸去找太上老君时,差点没把太上老君吓得尿流。这万年不出神界的神尊,居然在今天来了自己这地方。居然还要借走妙华镜,太上老君本着肉疼的感受,硬是把东西借了出去。

凤九对着妙华镜施法,白云逸则打量了姬蘅。不禁感叹到,“又是一个眼瞎的喜欢东华,我这些年就没见他对哪个女人动过心,果真你还是太年轻。”

妙华镜里面呈现出清婉教训两人的情景。那一段看完,众人才知道是冤枉了两人。“一个宫娥就敢随意教训人,这太晨宫的宫规有些松。还请未来的帝后娘娘好好管教。”

继而又对碧儿彩儿道,“日后行事,除了不能惹事,受了欺负还得还回去。”

说完这句话,凤九便扶着一人离开。苍夷扶着另外一个人。凤九走后,帝君一直在想凤九说的话。

他知道自己娶姬蘅,已经不可能再求得凤九的回心转意。可听闻魔族有刻名字的办法,刚好旭阳又要自己娶她的妹妹,顺手之举倒也答应了。可九儿跟云逸是怎么认识的?

恐怕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有等白慕灵回来才解释得通。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梵音谷,那个传说中很神奇的地方。梵音谷开谷,一甲子只开一回,一回只开一条缝,一条缝还那么一小点。但好在有白云逸这个...
    笙笙不息白笙阅读 1,343评论 3 19
  • 凤九逃命似地奔上九重天,又被她姑姑这么一板一吓,终于过关后,身心松懈下来,便觉倦意来袭,寻了个卧榻倒头便睡。醒来已...
    乐生慕鸿阅读 13,689评论 10 32
  • 连宋看着走出去的赤之魔君喣阳和魔族公主姬蘅,终于松了口气说:“这魔族公主怎么就瞧上我了呢?”夜华摇了摇头说:“三叔...
    苏殇璃阅读 2,445评论 1 30
  • 美国NASA华裔教授鲁文基博士正在从事一项关于太阳系起源的天文学研究。他的妻子梅丽同时也是他的女助手,她的英文名是...
    高级黑第一名阅读 199评论 0 0
  • “如约而至”是个多么美好的词,等的辛苦,却从不辜负。 ​ ​​​​
    半憨儿阅读 72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