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兔子,你死了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只兔子,你死了吗?

高中时候,有一个女孩子欺负了我很久。

她长得又矮又丑,戴个眼镜,走路的时候,像只企鹅一样,一扭一扭的。总之,她就是你在高中时候,你们学校里面,长相最难看的那一种女生。

而我却是校花。

我中考没有考好,升高中的那个假期,我的眼睛度数从200多一下子降到了500多,在没有看电视和学习的情况下。

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眼睛看不清可能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因为从小到大,我遇到问题,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做个鸵鸟,把眼睛闭上,以为看不见,就没有伤害。

那是我最孤独的时期之一。

我上了高中,眼睛看不清楚,却不知道去配个合适度数的眼镜。我讨厌学习,却又不甘心做个别人眼里的差学生。我渴望有人能救我于水火之中,却对任何人都不信任。我希望得到所有人的喜欢,可是我却总能看到别人的偏见。我向往的日子是风轻云淡,但是我平静淡漠的表情之后是惊涛骇浪。

那样的日子,对“深刻”一词有着深刻地理解。你的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是深刻的,悲伤、孤独、敏感、迷茫、痛苦、自怜、卑微、嫉妒、愤怒、恐惧、绝望、无所适从、自我厌弃。

你就是一只兽,困在别人的期待与自我的迷失之中,冰与火的冲突,爆发出强大的破坏力,却通通指向了自己。

那个女孩就出现在这样的我的面前。

她家的那条巷子叫做“北街”,据说曾经有过一个很有名的帮派“菜刀帮”。从开学的第一天起,她就致力于宣扬她父亲的使用暴力的丰功伟绩,成功的吓倒了一大批同学。

我听过如下两个传闻:

她的三个哥哥都是有名的混混,从初中起都加入各大帮派,经常参加各路混战,家里藏着几把大刀,只要兄弟们有事,就操起家伙去拼命。

她和很多女生帮派的骨干成员是密友,她遇到麻烦,只要一句话,她们绝对会帮她搞定。她要是看谁不顺眼,不用自己动手,就有人替她报仇。

很奇怪,我们就是一个班的同学,我很容易验证她说话的真实性,可是偏偏的,我被她唬住了,更可怕的是,我被她盯上了。

从此以后,我的麻烦不断。

我不敢和她说话,如果一定要跟她说话时,我必须鼓起很大的勇气,并且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她。

走在路上,我生怕跟她相遇,如果不小碰到了,我会装作没有看见。路过之后,我会忐忑不安地担忧半天,会不会她以为我是故意的,而得罪于她。

高二选文科时,我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跟她同班了。可是一开学,我和她又在同一个班里。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绝望到崩溃。

写到这里,你一定很困惑,她到底怎么欺负你了?

看过校园霸凌的视频,你们是不是觉得,我非得被暴打一顿,才叫做被欺负?

对啊,我也很困惑。

决定写这篇文的时候,感觉有一肚子的话,不吐不快。可是我却越写越气馁。

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哦,她就是背地里叫我“贱人”,她就是不停说我的坏话,负责抹黑我个人作风问题。她就是当着几个同学的面,对我有过一次非正式警告:“你以后给我规矩点。”

很可笑,是不是?

我却整整惧怕了她三年。

时间追溯到两个月前,我和一个高中同学聊起这个女生,她惊讶地对说我:“你说的是兔子吗?她人特别好啊,而且从来没有混过。你说的那些传闻,我一点都没有听说过。”

那个女孩绰号叫兔子。

顺便说一下,这个高中同学和这个叫“兔子”的女孩,至今还有联系。兔子复读一年,考上重点大学,如今人在天津,事业有成,嫁了一个很帅的老公,过着幸福的小日子。

那到底哪个兔子是真的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哪个兔子都是真实的。

活在我的世界里的暴力女孩,由于我的懦弱和敏感,她对我的冷嘲热讽有恃无恐。活在那个高中同学的眼睛里的人很好的兔子,她学习一直都很努力,熟识的人认为她的缺点,就只有“嘴很贱”而已。

兔子折射出的,是那个时候的我对世界的认识。

尤其恐惧,以高铁吞噬站在铁轨上的人的速度,卷席了自己的人生。当时的你,看到的是庞然大物,其实那只是一只小小的蚂蚁。

只要你勇敢地说一句:“你算个屁啊。”

对恐惧,对那个让你恐惧的人,对那件让你恐惧的事,对这个让你恐惧的世界。

你算个屁啊。

别让你的懦弱,而让那只兔子对你变本加厉,肆无忌惮。

那个叫“兔子”的女同学,我不想装模作样的原谅你,我承认那时的我有需要成长的部分,但是遇到你,果然是我的噩梦。那时没敢对你说出口的话,到了现在我想补回来:

“你他妈的去死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晚上代表团队参加了pk,有点紧张。莉塔老师很善于鼓励队员,我也要多展示自己,才能成长得更快。 加粉有很多方式,...
    Doris186阅读 83评论 0 0
  • 时光匆匆,一晃,结婚生子,勤俭持家 带娃儿回妈妈家住,翻出旧时光,想起当年定下的小目标,竟是当一名作家,笑语凝焉,...
    帅好吧阅读 105评论 0 1